语文版(八下)作文教案:改写《十五从军征》
初二 记叙文 2620字 3407人浏览 月儿圆月亮船

改写《十五从军征》

【教学目的】

将《十五从军征》改写成一篇以记叙描写为主的记叙文,要求展开合理的想象,细节突出,600字以上。

【教学流程】

一、关注诗人眼中景

问题启智——全诗给我们描绘了哪些景物? 这些景物有什么特点?

1、诗人眼中景物—阅读区间定位在4---8句诗

2、塑造的意象——松柏、丛冢、跳兔、飞雉;庭院、旅谷、水井、旅葵。

3、景物特点———荒凉寂静 无人踪迹(塑造了哀景)

二、关注诗人塑造的人物形象,揣摩人物情感的波动

1、战争结束后归途所想:家里有阿谁?

(家里还有人活着吗?谁活着?父母呢?兄妹呢? 或者„„)

人物心情如何:道逢乡里人 (逢人便问,心急如焚)

2、回家所见:远望——松柏冢累累

近看——兔从狗窦入 雉从梁上飞

中庭生旅谷 井上生旅葵

人物心情如何: 悲伤 寂寞 孤独 无奈 (从军生活的苦衷无人倾诉,无人能够给他亲人般的安慰,诗人无语)

3、人物行动: 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 (行为发泄内心的不平静,也只能自己煮饭) 人物心情如何:羹饭一时熟,不知饴阿谁 (思维一时停顿、内心受到巨大的打击)

4、与人物对话,寻找历史与现实对照产生的内心共鸣

思考:这个时候最易产生对往事的回忆,请你想像一下,人物可能想到的生活。 回忆离家时设宴送行的场景

5、情感高潮——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老泪纵横 茫然不知所措)

6、人生感悟:

为之垂泪,为之震撼,为之担忧(抒发了哀情)

三、范文引路

改写《十五从军征》

我是一个老兵,当年为了驱逐匈奴。我被迫告别父母,瞒着怀孕的妻子,卖掉了赖以耕地的黄牛买了兵器鞍马,就这样随军出征了。几十年的刀光剑影、金戈铁马,我看过无数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像一具行尸走肉冲冲杀杀,在边关我一呆就是几十年。

现在,我老了,牵着一匹瘦弱的马,赶着回乡还是很高兴。心想:父母还在吧,妻子儿子都怎样了,孙子该有了吧。我想着回家,想着五亩良田,想着天伦之乐,我归心似箭。在前线多少个日日夜夜想念着的父母妻儿,我就要见到他们了。

走近家乡,家乡的山秃了许多,在秋天,落叶像黄蝴蝶一样飘着,翻过山头就可进村了但是村里变了,变得让我感到陌生。村里萧索破败毫无生气,几处颓垣断壁杂草丛生,这时一个面容枯蒿的男子牵着一头老牛从我面前走过,我兴奋地上前询问。多少年来不管我的头发掉了多少,白了多少,我的乡音依旧未改。男子听了出来,“哦,你是锁二叔,你家。在那山脚边。”我很激动:“哪儿!”“那儿有几棵松柏树的地方。”男子回答。我激动兴奋踉跄地奔过去,几十年的等待,今天要实现了,我几乎落下泪来。

哦,对就是那儿。陌生而又熟悉,在梦里魂牵梦绕了千万次,几十年前那个秋天月夜,我就是从这走出去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手,我好像在做梦,我又在想象在家中的情景,父母妻儿、儿媳妇„„我推开门,扑了进去。我有点害怕,很失望,我被眼前破败的景象吓

呆了。野兔从狗洞进进出出,野鸡在残垣断壁间飞来飞去,院子里长满了和人一样高的杂草,井口残破不堪,布满青苔。我好像被人用棒子打破了头,昏昏沉沉,耳朵里嗡嗡地响。三座坟墓啊,我眼前直发黑,我的腿一点不听使唤,直发软,很重很重。乡里人告诉我一座是父亲的、一座是母亲的,一座是儿子的,我喊不出声,只是口中“啊„„啊„„!”内心疼痛万分。

原来,我走的第二年父亲死了,第三年母亲死了,第五年,儿子死了,妻子昵?乡里人说家都没有了,妻子还能呆下去吗?

我拖着一具空壳,走进家中,眼前又浮现出几十年前的景象,父母妻儿的音容笑貌就像在我眼前忽然出现。我坐在厨房的凳上,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在院子里扯一把野草野菜,找一个破锅生火做了一点汤饭,但我一点都吃不下,我一瘸一拐地出去,门前的青石板没变,树荫没变,小溪没变,物是人非,我端着饭菜望着天边的夕阳落下,金黄的夕阳映在墙上,黑夜的黑暗即将吞噬一切。我瘫坐在井口,是在沉思,又好像在回忆。我不知道饭菜能和谁分享。我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浸湿我破旧的衣衫。

生 日

(改写《十五从军征》)

我只不过是一只兵卒,社会大棋盘上的一个小小的棋子,被棋手摆布一生。 ——题记

前言

已亥年四月初,战争依然继续,老兵李轩宁实在走不动了。将军允许他告老还乡。——李轩宁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年我已经八十岁了。再过三天就是我八十岁生日,能在我有生之年回家和家里人过这八十岁的生日,是我此生最后的梦想。

六十五年一个轮回。这么多年以来,南征北战,随着军队展转流离,风餐露宿;看花开花谢,冬去春来;在刀山剑海里冲过,在战火硝烟里走过,在死人堆里爬过,我根本记不清已经过了多少个年头。我的记忆中尽是战争和鲜血;多少神勇威武的将领死在烟火里,多少朝暮相处的战友倒在血泊中,我却一次次地死里逃生。看惯了硝烟,看惯了战争,看惯了撕杀,看惯了血泊,看惯了生死,也看透了我的一生。

我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大黄坡村的,更不知道是怎样回到阔别了六十五年的家中。父亲、母亲、大哥、大姐、三弟他们全在这里,但是没有人能告诉我,他们谁是谁?他们都躺在泥土下面了,再也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垒起来的坟墓荒草丛生。家里的院墙已经坍塌,野兔从家里探出头来,睁着发红的眼睛疑惑地盯着我的举动。推开摇摇欲坠的屋门,房梁上几只野鸡惊叫一声,煽动翅膀,噗噗地飞串出去,掀起滚滚尘埃。阳光斜照进来,投下了一道光柱。光柱下躺着几段断掉的凳脚,散了一地的发霉的稻草,几件扔在地上的破衣。一股陈腐的腥臭扑鼻而来„„在这一刹那,我几乎要晕掉,这就是我的家?!

在院子里弄来些野谷和野菜,架起炉火,煮饭充饥。猎猎篝火燃起,烟火中,往事历历在目:父亲、母亲、大哥、大姐、三弟„„如今,一切都无可挽回地走向了毁灭。夕阳西下,晚霞像一块巨大的血块在天地间凝结。整个村庄死了一样的宁静,听不到母亲的呼唤,也听不到战马的喧嚣。

人,要用一生的代价来明白生死之道:一生,只不过是社会大棋盘上的一个小小的棋子,注定被棋手摆布一生。

后记:

已亥年五月十七,也就是李轩宁生日那天,战争依然继续,村庄依然宁静。有人从弥驼河里把李轩宁捞上来,捞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湿淋淋的尸体,肚子涨得老高。但是需要声明的是:没有人知道这天是他的生日,人们只知道今天是他的死祭。

四、作文训练题目:

将《十五从军征》改写成一篇记叙文,600字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