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读后感
初一 议论文 1295字 8950人浏览 老练茨

且听,仅仅是且听而已。

我们要认识的对象和实际认识的对象之间,总是横陈着一道深渊,无论用怎样的尺都无法完全测出其深度。 ——《且听风吟》

风仅会从我们身旁掠过,无论强弱温凉,风之语终无可能传入我们的心,最多可捕获的也仅有掠耳而过的风吟,仅此而已。至于风说了什么,或它要表达什么,我们无从知晓。那人类肉体的距离无言地横陈在我们与风之间。也是情感的虚与肉体的实的距离。而这距离对语的两者——人与风,都无力..

跨越。我们实际认识的风与要认识的风之间横陈着如是的深渊。彼此的不解已由此深渊决定,而对情的追求,对距离的缩短,对风语的渴求其解,对忽而过的风的吐露真情,如此种种的努力仅会使你坠入那深渊,在那其中品尝渊中的暗奉上的名为“无力感”与“距离感”的甜品。努力跨越深渊的回报仅此而已....

。 “无力感”与“距离感”在肉体的存在下绝无..

了无踪迹的可能,它们刻写在生命的螺旋之中,像系束于无休止螺旋中的诅咒。但也不妨将其看作恩赐,如同泰戈尔的名句:“距离产生美。”一旦与所求事物之间距离归零,在努力缩短与其距离时所携的斗志,对拥有的渴望,对渺茫可能性的追求,如此种种,都将在那一瞬,化为空白,“茫然感”也悄然而至。

而《且听风吟》这部作品就落笔于“距离感”与由此引发的“无力”与“茫然”。整部作品时时刻刻都在无一例外地映射着(不如说暗示、警示着)“距离的存在”。而这距离也不仅仅是存于实际上的可度量的距离,更升为开头中所提及的“认识的距离”这种不可测的距离。通过“我”与“鼠”的故事,各自身旁的人来人往,作者可能更想展现的是人与人、心与心、情与情之间可悲又可怖的距离。正如书中写到:

“二十岁刚过,我就一直尽可能采取这样的生活态度,因此不知多少次被人重创,遭人欺骗,给人误解,同时也经历了许多莫可言喻的体验。各种各样的人赶来向我倾诉,然后浑如过桥一般带着声响从我身上走过,再也不曾返回。这种时候,我只是默默地缄口不语,绝对不语。”

这种距离带来的不都是愉悦,还有警醒与焦虑。作者似乎想借这种“距离”使我们注视着藏匿于社会暗处的什么。不光是“被人重创”这种直接的伤害,更有“倾诉”这种温柔的暴力。虽是倾诉,但仅是形式,其实只是言语无端的倾泻,将自身的推向他人,然后浑然无事地消失,留下粉饰着的恶。即便是倾诉也是有“距离”的。而在这充满距离的世界里,“我”也厌倦了、惧怕了与人心拉近距离,于是习惯了充斥着距离感的生活,时刻与人拉远距离,将自己远离于世之外。

作品中“我”没有任何直白的情感宣泄,与人交流也仅是一问一答,仿佛自身已丧失。但这丧失是适应环境,适应着“充满距离感的社会”的必然。既然社会用“距离”加以伤害,“我”也用“距离”加以反击。于是在这种相互攻击下,“我”转而将依托转向了温柔的动物与无言的事物。村上宁愿写猫狗、羊、大象也不愿写人,在《1983年的弹子球》中从未参加过葬礼的“我”却庄重地为配电盘举行了葬礼,如此种种荒诞,起源不是荒诞的人,而

是这个荒诞的世界。在这个充满“距离”的社会里,对人丧失兴趣也是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