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初三 记叙文 1272字 4384人浏览 LAPUTA神圣天使

痕迹无处不在,有些或许在悠长岁月中慢慢褪去,有些或许被遗忘在了某个时刻,而有些痕迹,深刻的烙印在了心里,惦念到了现在。

我的童年跟外公度过,一座陈旧的铁轨,一栋简陋的小屋,这是我唯一对那时外公家的印象,门口总是因外公的喜好种了一些花草,有些叫得出名字,有些叫不出。外公总爱拿着锄头,蹲在门口,关注着他的那些花草,他时不时用锄头松松土,或用手抚摸那翠绿的叶子,似乎那时件多么伟大的事。在我的记忆中,外公酷爱铁树,门口有三两棵铁树被外公细心的养着,外公会看着那植物说道:“不知什么才会开花?”

我总是笑外公盼铁树开花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这时,他会板起面孔,像个孩子一般反驳我:“它一定会开花的……”外公喜静,从不掺和热闹的事,就爱与他的花草打交道,别人问他话也不搭理,只专注着那些花草。外公素来不愿与人交往,一直一人呆在家中,或是去郊外,外婆劝他出去与别人多谢交流,他总不肯,渐渐地,外婆也不再提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外公得病的那一年,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他的花草,我很震惊,身子健朗的外公怎么会得重病。那之后,原本不与人交往的外公更加与世隔绝,将自己封闭起来,我找他说话,逗他开心,他也是心不在焉的望着窗外。我不知如何是好,大声嚷嚷着,拔了他最爱的铁树,他果然闻声出来,看到在地上被我拔起的铁树,惊呼一声,一脸心痛的蹲下身去,只是默默地用手指将泥土拨开,将铁树上的泥土拍去,重新植回土里,双手小心翼翼的将周围的土拢到一起,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

自从外公得病以后,他越来越不爱说话,我总是想方设法的逗他笑,有时会扮鬼脸冲他傻笑,有时会给他讲我认为有趣的事情,但是,这些都没有用,外公每天干的事情就是照顾他的花草。直到有一天,我准备去找外公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尖叫声传了很远,我吃痛,抬起头来只见外公手拿着锄头出现在了我面前,他放下锄头,将我扶起,我咬紧牙关站起来,外公慢慢过身去:“痛吗?我背你上楼。”我很惊讶,因为这是我从小到大外公第一次背我,但我还是趴了上去,外公的背很温暖,一节一节的楼梯,我能清楚的看见他早已花白的头发,他的脚步很稳,一直到走完楼梯,才将我放下,又去忙他的花草了……

自那之后,每当我讲些有趣的事,外公不再像从前那样,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眼睛里的笑意,那让我感觉非常满足。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分别的那一天戛然而止,外公的老家在苏北,他要回到那里去看病,我得知消息时还是在清晨,当天的火车,我连鞋也顾不上穿,直接奔向火车站。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四处寻找外公的身影,我望见一个熟悉的轮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奔跑过去,看着手中抱着花盆的老人,外公将手中的花盆交到我的手上,那是一株铁树,还没有发芽,只是一个胚,我问外公:“你什么时候回来?”他淡淡的看着铁树:“等到它开花。”说完,走上火车,我愣在原地,火车呼啸而过,只有手中的铁树还留存外公的气息。我木然的过身,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外公的一切,泪不知何时已落下……

外公只留给我了这棵铁树,虽然不知道它何时才会开花,也不知外公何时才会回来,还会不会回来,但那棵铁树却早已在我心底发芽生根,永远留下了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