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泡菜篇观后感
高一 读后感 1446字 923人浏览 阳光的好PPT

青岛农业大学

本 科 生 课 程 论 文

论文题目《舌尖上的中国——东北泡菜》观后感

专业班级 电自化1201

学生姓名学号 彭浩 20122829

指导老师 刘新阳

完成时间 2014.5.25

《舌尖上的中国》上一季播出应该还是前年的事了,时间来去匆匆,似乎转眼之间就又过了两年。但其间又确实等得焦急,但也终于等到了这一季的开播。

几千年来,中国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地域的辽阔造就了各地饮食的差异。但即便差异再大,饮食中也有一种味道是相似的,那就是家的味道,故乡的味道。我想,很多人看舌尖上的中国,不仅仅是因为它激起的口水使我们兴奋,也因为从各地的饮食中我们“看”到了家里的味道。

离开家久了,就经常会想起家里的一碗饭一桌菜。也许我们并不怀念故乡,也许只是故乡对我们魂牵梦萦。

时间是食物的挚友,时间也是食物的死敌。为了保存食物,我们虽然已经拥有了多种多样的科技化方式,然而腌腊、风干、糟醉和烟熏等等古老的方法,在保鲜之余,也曾意外地让我们获得了与鲜食截然不同、有时甚至更加醇厚鲜美的味道。时至今日,这些被时间二次制造出来的食物,依然影响着中国人的日常饮食,并且蕴藏着中华民族对于滋味和世道人心的某种特殊的感触。

秋日的清晨,古老的呼兰河水流过原野。它发源于小兴安岭,蜿蜒曲折地注入松花江。这条古老的河流,千百年来滋润着松嫩平原东部广袤的土地,养育着这里的居民。9月,两岸肥沃的黑土孕育出中国最优质的稻米。在金秋的丰收之后,这里很快又将被冰雪覆盖,成为一片寸草不生的白色海洋。

在漫长的冬季,当地人习惯存储大白菜以备过冬。朝鲜族称辣白菜为“冬季半年粮”。如今虽然都不难在冬季获得新鲜的蔬菜,但是这种风味独特的腌制泡菜却已经成为一种让本地人难以割舍、甚至走向全球化的风味美食。

金顺姬从小在呼兰河边长大,对她来说,故乡,就是这种让她魂牵梦系的泡菜的味道。金顺姬的父母在这里已经共同生活了40余年。由于冬季里鲜菜匮乏,所以过去每到秋末,东北人都习惯把鲜菜制成干菜、腌菜储藏。如今,母亲会把菜园里的收获晾晒、腌制后寄给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孩子们。

菜园里的白菜是母亲每年7月头伏时种下的。白菜选用的都是心紧叶嫩的品种,这也是制作辣白菜的上等食材。今天,女儿第一次和妈妈学习做泡菜。切好的白菜,要先用盐水渍出多余的水分。由于年年压泡菜,石头已经变得无比光滑。做泡菜是全村人在入冬前的头等大事,一大早,各种准备工作就陆续开始。涂抹调料是做辣白菜最重要的步骤,调料包括辣椒、苹果、白梨、鱼露和虾仁等等。调料的口味各家不同,只有现磨的干辣椒粉必不可少。

朝鲜族凡喜庆之日必食打糕。将糯米蒸熟,用木槌反复锤打直至粘润。香甜软糯的打糕,配合清新爽口的辣白菜,就成了最完美的组合。左邻右舍的妇女们早有默契,轮流帮助每一个家庭制作泡菜。小院里弥散着鲜辣的味道。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个自家的菜窖。半个月后,经过乳酸静静地发酵,每一颗成熟新鲜的白菜将变成合格的泡菜。

尝鲜的愿望是永恒的,但时间久了,吃习惯了,这种被腌制出来的滋味也许就变得比新鲜还要诱人。岁月愈久,味道愈浓。泡菜将是今天晚餐里的主角。朝鲜族泡菜品目繁多,而且即便只是一个品种,也可以呈现出多种不同的味道:凉食的清爽,加热后的鲜香。而每个主妇都认为自己的手艺最棒。

当金顺姬的父母在呼兰河畔忙着腌渍各种蔬菜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同胞,他们的心里想必一定惦记着家乡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