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作文:黄东邪的桃花岛
四年级 记叙文 5675字 2159人浏览 lzs0352

材料作文:黄东邪的桃花岛

阅读下面的文字,选择一个角度,写一篇文章,800字以上,文体自选,题目自拟。

有学者在评价金庸时认为,一部射雕,表面上是写武侠,骨子里却全是至情至性的文人。最称心如意的是那个旷世的黄东邪,他有一个自己的岛,外人的进入是不被允许的。这岛上桃花盛开,山石奇秀,他有箫有剑有明月有好风有爱女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因此他懒得与人往还,因为他只爱他自己的岛——那只有他那样智力的人才配居住的岛。难怪有人说,做人一定要学黄东邪:你可以顽皮,你可以偶尔犯点邪气,但你一定要有一个别人无力进入的、只属于你的美丽的岛。

【审题提示】

题目要求学生从材料中选择一个角度发表自己的看法,材料中信息比较多,同学们可以抓住其中一些关键语句进行立论。例如黄东邪“有一个自己的岛,外人的进入是不被允许的”“他懒得与人往还,因为他只爱他自己的岛”“做人一定要学黄东邪:你可以顽皮,你可以偶尔犯点邪气,但你一定要有一个别人无力进入的、只属于你的美丽的岛”等等。可以写成一般的议论文、时评、短论,或者其他能够表达自己看法的文体。

学生从下列角度立意可视为切合题意:

1、人应该有自己的精神追求(个性、爱好、兴趣„„)

2、珍爱(坚守)自己的或“身边的”美丽(拥有、)

3、做至情至性的人

3、活出真我(个性)的风采

4、做人不要苛求完美

5、与其独有,不如分享

6、其他言之成理的角度

【作文点评】

使自我常在(题目即为中心论点)

黄雅齐

金庸大师笔下的黄东邪,顽皮,偶尔犯点小邪气,却为众人称赞、羡慕,为何?因为他有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美丽小岛。(引材料,简洁明了,强调“属于他自己”,

暗示自己的切入角度。)其实,这只属于黄东邪的美丽的小岛,不只是指“岛”,更是指一个强大的“自我”,一个独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点明“岛”的象征义,审题准确,且为下文展开论证确立了恰当的切入点。) 一个人为什么需要一个独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为什么要使自我常在?(提出问题,从“为什么”的角度拓展,这是议论文的一般思维模式。)这值得深思。记得仓央嘉措在《问佛》中写下这样的对话:

我问佛:“如何能常?如何能静?”

佛曰:“寻找自我。”

呜呼,这简洁的对话里包含了多少众人淡忘的哲理!(选用的材料很典型,很有文化味。)流年换颜,时光椎人,芸芸众生无不向往恬静、从容、洒脱的生活,只是真正懂得“自我”意义的人往往是少数。台湾圣严法师说得好,“心随境转是凡夫,境随心转是圣贤”,很多时候,生活质量如何,不是取决于外部因素,而是取决于一个人的“内心”。这内心,指的便是“自我”,指的便是自己的心灵世界。只有心灵世界安定而富足,才有可能不为外利所诱,不为外名所动,不为外象所惑,才有可能心如止水,从容恬静,处变不惊。如果能够如此,则何所往而不潇洒?何所往不能寻觅到黄东邪所在的那种美丽的小岛?(这一部分论证“为什么”要拥有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让自己心如止水,从容恬静,处变不惊,获得潇洒。) 那么,如何才能守住自我,使自我常在?(从“怎么办”的角度拓展,层进式思维。)

让我姑且辩说一回。 要使自我常在,应当有一份美好坚韧的追求。(分论点)苍鹰慕空,凤凰栖梧,草木向阳,漫漫生灵尚且知道要给自我一个追求,更何况人乎?追求犹如青鸟翱翔的彼岸,是人生在世的不竭动力。这追求可大可小,大至“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小至为双亲创造一个温馨的家,但只要心怀纯正,都是无可厚非的。这追求不必繁,不必杂,抱有一个,常吟之颂之,牢记于心,便可使“自我”有明确的方向,而至于恬静、淡泊。 要使自我常在,还应当有一份和而不同的仁爱。(分论点)世间万物自有其来去。亦自有其精彩。生而为人,我们在为自己的灵性欣喜的同时,也要欣赏万物个性的存在。试想,若万物如一人,没有不同哪里来的精彩纷繁?须弥纳芥子,芥子也可纳须弥。心怀和而不同的仁爱,便可视诸物于一家,宽容待万事。在领略众生百态之后,愈发坚定“自我”的存在。所以要使自我常在,必少不得这一份极致的仁爱。(这一部分论证“怎么办”——应当有一份美好坚韧的追求,有一份和而不同的仁爱,层次清晰。)

发现自我,守住自我,使自我常在,而且有追求,有和而不同的仁爱,又何须为世俗所困, 为金钱所累?为名利所诱?困惑时,迷茫时,不妨想想这句话——

宠辱偕忘,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随意,任天边云卷云舒。

当此之际,何所及而不从容,何所往而不潇洒?(总结全文)

心存莲花

王昱炜

我心中有一只猛虎在细嗅蔷薇,一刚一柔如此交融,故,坚若冷石,心中仍存柔弱莲花。 ——题记

生活中,有时不是缺少宁静,而是缺少体会,不是缺少诗意,而是缺少发现。做人当如黄药师,你尽可顽皮,尽可邪气,但你一定要有自己的桃花岛——宁静与诗意。(提出自己的观点,角度独到。)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弘一大师用他自己方式阐释出了宁静的深意,我们仿佛看到他闲庭信步,观庭外花开花落,望天边云卷云舒。这是何等高远的境界!弘一大师虽有家国之痛,但心中仍有如莲般的宁静岛屿,不为外物所动,不为名利所累,一心向佛,苦心修炼,赢得万众敬仰。试想,如果没有这种内心深处的宁静,他又怎会悟出人生的真谛呢?(阐释宁静的境界对人的重要性,选取“弘一大师”这一素材为论据,典型深刻。)

“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域之王。走在拉萨的街头,我是世界上最美的情郎。仓失嘉措用“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般的诗意为我们诠释了人生一种新的境界。他虽叛逆,但心中仍存一朵傲气红莲,那便是他内心的诗意。如此,他问遍了佛理,他率性自然,诗意地栖居在人生的旅途。(阐释生活的诗意对人的重要性,仓失嘉措这一用例也很有文化味。)

如今,我们的宁静早已不知所踪。“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们正如那“庸人”般,整日为名上下奔窜,为利左右窜奔,(语言有味道,“奔窜”“窜奔”妙!)许多人的心中早已没有了宁静,没有了那支只属于你的莲花。更何况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对李白、杜甫感兴趣的越来越少,对迪奥、奥迪感兴趣的越来越多,(妙!)我们的诗意早已缺失,间或有“伪诗意”窜出,只能被人所耻笑,为之所痛心。远有“羊羔体”之辨,近有“文化故里”之争,内有程式化的新闻报道,外有“要正面宣传”的专断„„如此种种,怎能不令人因宁静与诗意的流失而痛心疾首!(反面切入,与前两段形成对比,使论证充分而有力度。) 究其根本,还是源于我们对宁静的体会不够,对诗意的漠视与淡忘。学一学黄药师吧,为自己留一个空间,种上心中美好的莲花,换回内心的本具,是在这个社会之中不被丑化,不被欲化的根本方法。(回望材料,很规范的写法。) 日本法师吉田兼好有这么一句话:“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遵循万物的宁静天道,诗意地栖居,才能在这个社会中找到自己的桃花岛。而我,甘愿为一

株辛夷坞芙蓉开在世间种种圆满的规则之外,心怀宁静与诗意,踏踏实实的完成自己的人生使命,走出小我,成就大我。(从怎么办的角度切入,与前面的几段形成层进式结构。) 栖息在这个社会的现代人都需要一座宁静与诗意的岛屿,都应该心存莲花,活出人生的高贵与高度!(呼应中心论点,回眸一笑。)

你的特色,你的岛

柏思茗

如材料中的黄老邪一般,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座岛,也可以有萧有剑有明月。这是属于你的岛,只有你有进入的口令。这岛,是你的个性倾注而成的特色岛屿。 有的人拥有一座忧伤的岛。许知远,这个80年代的文艺青年,用80年代人特有的忧伤填满他的岛。在这座岛上,连空气都呛人,连天空都在流泪。他在风靡全国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毫无保留地展示出他的迷茫和对文化缺失的呐喊。虽然如此,但他不允许别人踏进,或者说,没有人能踏足这座忧伤的岛,这是他的特色,有人能否认这个文艺青年的忧伤特质吗?拥有一座忧伤岛的人还有很多,如帕慕克,即使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无法舒缓他的愁。他以伊斯坦布尔人特有的“忧伤”构建了他的岛,构建了他的文学殿堂。敢问,这世间有比他更深的忧伤吗? 有的人拥有一座辛辣的岛。尽管充满唇枪舌战,但你又不得不钦佩它,尊重它。古往今来,或许没有人的笔比他的犀利,没有人的思想比他的更深刻,没有人敢否定他,只有人崇他敬他支持他,他就是鲁迅。鲁迅用他独特的辛辣的语言讽刺祥林嫂孔乙己们,用挺直的笔杆抨击资本主义的乏走狗们,用投枪似的杂文讽刺那些伪爱国者们。鲁迅构筑了他的辛辣之岛,构筑了一个别致的精神家园。 欣赏了这么多前辈的个性特色之岛,我不禁要问:我们的特色,我们的岛呢?我们这一代人似乎特别失落,似乎特别没有价值。我们,是被前辈称为90后的一代人,被贴上叛逆的标签,被骂没有出息。难道我们就没有个性,没有特色?当然不是。我们一手撑着无边的夜,一手握紧笔杆。虽然我们的笔不如李白豪放,不如李敖狂狷,不如乔姆斯基犀利,但我们稚嫩的笔尖同样注入了力量。我们为将来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谋一席之位而苦学,我们在这个步履匆匆的世界与古人交流、与世界对话,我们努力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寻觅自我,守护个性。不久之后,你且看,我们的构建的个性之岛,特色之岛会让中国的未来更加美好。 毕淑敏说:“是的,我很重要。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这样说。”朋友,请大声说:我很重要,我要努力建出属于我的特色,我的岛!

筑我那宁静的小屋

陈思

常想黄东邪,常羡黄东邪,叹他虽然顽皮,虽然偶露邪气,却拥有一个别人无力进入的、自我专属的小岛。歆羡之余,我自语,我需要属于我自己的精神小屋,我要建造那宁静的小屋。 为什么要筑我那宁静的小屋呢?因为宁静是一种精神力量,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宁静能够荡涤心灵,去除污垢,扩大胸怀,让你能够包容万物,感受星云大师口中那“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大境界,顺利抵达内心更高远的世界。天地之大,宇宙沧桑,何足惧之,我有我那宁静的小屋。 古今中外多少智者,他们都深谙“宁静致远”之理,穷其一生建宁静小屋,享宁静况味。梭罗说他的屋子里只有三把椅子,独坐时用一把,交友时用两把,社交时用三把。我想,那属于自己的椅子就是他的“小屋”吧?村上春树在谈自己的创作时,说到自己需要一个暗室,走进这个暗室,走进属于自己的世界,闭门不出,日子久了,一篇篇好东西就出世了。那样的暗室,关乎村上春树,也关乎你我吧?海子说他渴望“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不仅是海子的梦,更是我的宁静小屋的美好蓝图啊!周国平说,生命的最好境界就是丰富的安静,独处是一个人生命的必需,那不论性格,不论环境。人的精神中必须要有一个宁静的核心。以宁静的内心去追求生命的丰盛。诚如是也。

奔腾不息的岁月之河从古代淌到现在,这样的智者还有很多,不一而足。正是拥有了宁静小屋,他们才了悟生命的真谛;正是拥有了宁静小屋,他们才创造了人生价值。试想,如何他们没有铸就专属的宁静小屋,他们会成就伟大,在历史长河留下痕迹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小我,要如何去筑就宁静小屋呢? 从记日记开始吧。一如王光美所言,最美的日记是用最美的心灵写成的;一如鲁迅先生坚持记日记直至生命最后一天,留下82万字的日记„„记日记,记录生命的长成,追踪内心的成长,见证自我的成熟,何乐而不为?记日记,对话心灵,滋养宁静,等待成熟。同时,我们也要学会腾出沉思的空间,腾出一个独享内心宁静小屋的时间。就像世界女子网坛领袖小威廉姆斯所言,自己每天下午都会趴在窗台眺望,不是发呆,而是在与未来和未知对话。在沉思中沉淀自己,在沉思中成就自我。 惟愿你和我一起,一点一滴,感悟宁静的真谛;一砖一瓦,砌起宁静小屋!建造属于自己的桃花源,待来日,邀请成功先生,来访一访自己的宁静小屋吧!

自己的岛屿,自己的歌

欧芸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人世茫茫,生如寄旅,如有着经天纬地之才黄药师,偏安一生于那疏影缤纷的桃花岛,只怕流水年华春去渺。生如茶蘼,我们又何不仿效黄东邪,在属于我们自己的岛屿上,借来他那只青玉萧,按一曲个性之歌?

忽而想起了历史上最寂寞的帝王——雍正,他大刀阔斧地改革,不顾旧贵族“雍正弑兄逼母篡位夺权”的骂名,最终也只是正了正脊梁,以帝王之傲,写了一本寄告天下的《大义觉迷录》,那般地低下身段,却没有让历史看轻。仿佛那匍匐在前往布达拉宫路上的藏民一样,将身低进尘埃里去,却不得不让人肃敬起来。若雍正一味迎合贵族势力,丢掉了自己“治大国如烹小鲜”的个性,又怎能缔造乾隆盛世的前音?若雍正不把这天下作他自己个性的岛屿,又怎能创下皇权顶峰这古今未有之变局?若少了一泓个性之泉,桃花岛不过死山死水死岛而已。

黄土高坡是唢呐啸落黄沙的故乡,雪域高原是马头琴舞乱扬雪的殿堂,而只有那草长莺飞的江南才是二胡生生不息的磁场。在历史的转身处,是二胡选择了江南,还是江南选择了二胡?费思量,难端详,也不得而知,如风起于青萍,这只与个性有关。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只在那老树昏鸦之地,雨落青苔的小巷,才有二胡那空灵婉转的凄洄之音。若无这个性的选择,怕是那将二胡演绎地如阳光不锈般的瞎子阿炳,只能在一风雨晦晦的夜里,颓然死去。半生茶蘼,半生净,清净而生,清净而去。若缺了一曲个性之歌,黄老邪那引以为傲的碧海潮生曲,最多不过一曲哑音。

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盛衰荣辱之道自有其律可循,你且看那竹林里携琴自唱个性之曲的嵇康,在那乱世中龙吟方泽出海底;且看那江南“换得桃花作酒钱”的唐寅用一只个性的笔,画出的积墨寒鸦宛在轻啼;且看那自谓“世间最美情郎”的六世喇嘛藏央嘉措,因多少闪闪发光的个性之诗,让人匍匐,只为触得他指间的轻灵?

观之今世,有多少“孔乙己”跟在名利尘世之后亦步亦趋?有多少人自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酸腐书生只知追名逐利?而你们又把个性——这朵浮云、这抹风影、这人生的指向标置于何地?

在你心灵的桃花岛上,是想要死泉戈壁,还是烟霞万里,全在你的一念之间,而在这岛屿上,少了个性,却是寸步难行。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在耳旁萦绕不绝,此时何不以个性为经纬,织出只属于你的朗朗天地?

人且做,天且看——浮云世事,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