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诵冬
初二 其它 5956字 279人浏览 火花之星

梅花

朝代:唐代

作者:崔道融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译文

初放,花萼中还含着白雪;梅花美丽孤傲,即使要入画,都会担心难画的传神。 花香中别有韵致,清雅的都不知道冬的寒冷。

梅花的枝干横斜错落,似愁似病,北风如果能够理解梅花的心意,就请不要再摧残她了。在孤寒中的梅花,坚韧顽强,傲然独立,潇洒的北风啊,请你放慢脚步,精心的呵护她吧!你忍心在如此严寒之中再摧残她吗?

梅花 / 梅

朝代:宋代

作者: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译文

那墙角的几枝梅花,冒着严寒独自盛开。为什么远望就知道洁白的梅花不是雪呢?因为梅花隐隐传来阵阵的香气。

鹧鸪天·雪照山城玉指寒

朝代:宋代

作者:刘著

雪照山城玉指寒,一声羌管怨楼间。

江南几度梅花发,人在天涯鬓已斑。

星点点,月团团。倒流河汉入杯盘。

翰林风月三千首,寄与吴姬忍泪看。

注释

①羌管:即羌笛。西北羌族之乐器。

②“倒流”句:夸张地写月下畅饮,酒如天河倒流入杯。 ③“翰林”句:用欧阳修《赠王安石》诗句,此以李白自况。 ④吴姬:泛指江南美女。

问刘十九

朝代:唐代

作者: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译文

新酿的米酒,色绿香浓;小小红泥炉,烧得殷红。天快黑了,大雪将要来。能否共饮一杯?朋友!意译我家新酿的米酒还未过滤,酒面上泛起一层绿泡,香气扑鼻。用红泥烧制成的烫酒用的小火炉也已准备好了。天色阴沉,看样子晚上即将要下雪,能否留下与我共饮一杯?

江雪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译文

所有的山,飞鸟全都断绝;所有的路,不见人影踪迹。江上孤舟,渔翁披蓑戴笠;独自垂钓,不怕冰雪侵袭。

除夜 / 巴山道中除夜书怀 / 除夜有怀

朝代:唐代

作者:崔涂

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

译文

跋涉在道路崎岖又遥远的三巴路上,客居在万里之外的危险地方。四面群山下,残雪映寒夜,对烛夜坐,我这他乡之客。因离亲人越来越远,反而与书童和仆人渐渐亲近。真难以忍受在漂泊中度过除夕夜,到明天岁月更新就是新的一年。

白梅

朝代:元代

作者:王冕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春。

译文

白梅生长在有冰有雪的树林之中,并不与桃花李花混在一起,沦落在世俗的尘埃之中。忽然间,这一夜清新的香味散发出来,竟散作了天地间的万里新春。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朝代:唐代

作者:刘长卿

日暮苍山远,

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译文

暮色苍茫,更觉前行山路遥远。天寒地冻,倍觉投宿人家清贫。忽然听得柴门狗叫,应是主人风雪夜归。

沁园春·雪

朝代:近代

作者:毛泽东

原文: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译文

北方的风光,千万里冰封冻,千万里雪花飘。望长城内外,只剩下无边无际白茫茫一片;宽广的黄河上下,顿时失去了滔滔水势。山岭好像银白色的蟒蛇在飞舞,高原上的丘陵好像许多白象在奔跑,它们都想试一试与老天爷比比高。要等到晴天的时候,看红艳艳的阳光和白皑皑的冰雪交相辉映,分外美好。

江山如此媚娇,引得无数英雄竞相倾倒。只可惜秦始皇、汉武帝,略差文学才华;唐太宗、宋太祖,稍逊文治功劳。称雄一世的人物成吉思汗,只知道拉弓射大雕。这些人物全都过去了,数一数能建功立业的英雄人物,还要看今天的人们。

雁门太守行

朝代:唐代

作者:李贺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译文

敌兵滚滚而来,犹如黑云翻卷,想要摧倒城墙;我军严待以来,阳光照耀铠甲,一片金光闪烁。秋色里,响亮军号震天动地;黑夜间战士鲜血凝成暗紫。红旗半卷,援军赶赴易水;夜寒霜重,鼓声郁闷低沉。只为报答君王恩遇,手携宝剑,视死如归。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朝代:唐代

作者:岑参

北风卷地白草折,

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译文

北风席卷大地把白草吹折,胡地天气八月就纷扬落雪。 忽然间宛如一夜春风吹来,好像是千树万树梨花盛开。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朝代:唐代

作者:韩愈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译文

篇谏书早晨上奏给皇帝,晚上就被贬官到路途遥远的潮阳去。想替皇上除去有害的事,哪能因衰老就吝惜残余的生命。云彩横出于南山,我的家在哪里?在白雪厚积的蓝田关外,马也停住脚步。知道你远道而来定会有所打算,正好在瘴江边收殓我的尸骨。

别董大二首

朝代:唐代

作者:高适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译文

千里黄云蔽天日色暗昏昏,北风吹着归雁大雪纷纷。不要担心前路茫茫没有知己,普天之下哪个不识君?

和张仆射塞下曲·其三

朝代:唐代

作者:卢纶

月黑雁飞高,

单于夜遁逃。

欲将轻骑逐,

大雪满弓刀。

译文

夜静月黑雁群飞得很高,单于趁黑夜悄悄地逃窜。正要带领轻骑兵去追赶,大雪纷飞落满了身上的弓刀。

绝句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译文

两只黄鹂在翠绿的柳树间婉转地歌唱,一队整齐的白鹭直冲向蔚蓝的天空。我坐在窗前,可以望见西岭上堆积着终年不化的积雪,门前停泊着自万里外的东吴远行而来的船只。

青松

朝代:现代

作者:陈毅

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译文

厚厚的一层雪压在松枝上,仔细看一看,这青松又高又直。

要想知道这青松又多么纯洁多么高大,那就要等到树上那层厚厚的雪化了之后才能看到。

终南望余雪

朝代:唐代

作者:祖咏

终南阴岭秀,

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

城中增暮寒。

译文

遥望终南,北山秀丽,皑皑白雪,若浮云间。雪后初晴,林梢之间闪烁着夕阳余晖,晚时分,长安城内又添了几分积寒。

别老母

朝代:清代

作者:黄景仁

搴帷拜母河梁去,

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

此时有子不如无。

译文

因为要去河梁谋生,所以把帷帐撩起,依依不舍要向年迈的母亲辞别,看到白发苍苍的老母不由泪下不停,眼泪也流干了。在这风雪之夜,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却要掩柴门凄惨地远去,不禁令人兴叹:养子又有何用呢?倒不如没有啊。

从军行七首·其四

朝代:唐代

作者:王昌龄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译文

海湖上乌云密布,连绵雪山一片黯淡。边塞古城,玉门雄关,远隔千里,遥遥相望。守边将士,身经百战,铠甲磨穿,壮志不灭,不打败进犯之敌,誓不返回家乡。注释⑴从军行:乐府旧题,属相和歌辞平调曲,多是反映军旅辛苦生活的。

早梅

朝代:唐代

作者:张谓

一树寒梅白玉条,

迥临村路傍溪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

疑是经冬雪未销。

译文

一树梅花凌寒早开,枝条洁白如玉条。它远离人来车往的村路,临近溪水桥边。人们不知寒梅靠近溪水提早开放,以为那是经冬而未消融的白雪。

征人怨 / 征怨

朝代:唐代

作者:柳中庸

岁岁金河复玉关,

朝朝马策与刀环。

三春白雪归青冢,

万里黄河绕黑山。

译文

年年岁岁戍守金河保卫玉关,日日夜夜挥舞马鞭手握刀环。时届暮春白雪飘飞归来塞外,万里奔波渡过黄河绕过黑山。

观猎

朝代:唐代

作者:王维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译文

弓上箭射了出去,弦声和着强风一起呼啸!将军和士兵的猎骑,飞驰在渭城的近郊。枯萎的野草,遮不住尖锐的鹰眼;积雪融化,飞驰的马蹄更像风追叶飘。转眼间,猎骑穿过了新丰市,驻马时,已经回到细柳营。凯旋时回头一望,那打猎的地方;千里无垠,暮云笼罩,原野静悄悄。

早梅

朝代:明代

作者:道源

万树寒无色,

南枝独有花。

香闻流水处,

影落野人家。

译文

雪花落下,给植物披上了银装,一点颜色的都没有;在南边的树枝上有一些花,没有叶子。在小溪旁我都闻到了香味,抬头一看,只见梅花的影子映在农家的墙壁上。

夜雪

朝代:唐代

作者:白居易

已讶衾枕冷,

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

时闻折竹声。

译文

夜卧枕被如冰,不由让我很惊讶,又看见窗户被白雪泛出的光照亮。夜深的时候就知道雪下得很大,是因为不时地能听到雪把竹枝压折的声音。

墨梅

朝代:元代

作者:王冕

我家洗砚池边树,

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

只留清气满乾坤。

译文

我家洗砚池边有一棵梅树,朵朵开放的梅花都显出淡淡的墨痕。不需要别人夸它的颜色好看,只需要梅花的清香之气弥漫在天地之间。

描写冬天的词语成语和句子

好词

立冬 初冬 孟冬 仲冬 寒冬 深冬 隆冬 严冬 残冬 冬至 冬季 冬天 冬月 腊月 凛冽 阴冷 大雪纷飞、鹅毛大雪、雪压冬云、白雪铺地、白雪皑皑、风雪漫天、瑞雪飘舞、冰凝雪积、滴水成冰、千里冰封、呵气成霜、寒风彻骨、寒风凛冽、风雪交加、傲雪凌霜、雪满长空、漫天风雪、雪花飞扬、寒风怒号、白雪茫茫、银装素裹、万里雪飘、千里冰封、寒冬腊月 寒冬腊月 冰天雪地 雪盖冰封 三九寒天 数九寒天 天寒地冻 天冻地裂 滴水成冰 朔风怒吼 北风飕飕 漫天雪花 满天飞絮 严冬时节 冬去春来 白雪皑皑 冰天雪地 寒气袭人 冰清玉洁 滴水成冰 瑞雪纷飞 冰封雪盖 漫天飞雪 冬寒抱冰 寒气逼人 雪上加霜 阳春白雪 冬温夏清 雪中送炭 霜露之感 冷暖自知 冰封雪盖 漫天飞雪 天寒地冻 北风呼啸 漫天飞雪 雨雪交加

冰封雪盖 寒冬腊月 寒冬袭人 冰天雪地 数九寒天 雪花乱舞 白雪皑皑 傲雪凌霜 寒风刺骨 寒风呼啸 滴水成冰 呵气成霜 雪满长空 漫天风雪 雪花飞扬 寒风怒号 鹅毛大雪 天寒地冻 隆冬季节 滴水成冰 寒意肃杀 大雪纷飞、 鹅毛大雪、 雪压冬云、白雪铺地、白雪皑皑、风雪漫天、 瑞雪飘舞、冰凝雪积、、千里冰封、寒风彻骨、寒风凛冽、粉妆玉砌 冰封大地 数九寒冬 寒气逼人 鹅毛大雪 大雪纷飞 风雪交加 银装素裹

好句:

冬天, 这里的天总是阴沉沉的、灰蒙蒙的, 太阳好像怕冷似的, 从东边向西边一滑就过去了。

冬天,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格外壮观。

冬天,一层薄薄的白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覆盖在这广漠的荒原上,闪着寒冷的银光。

初冬,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寒冷的严冬,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

冬天,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

数九寒天,冰封雪地,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箱,山冷得在颤抖,河冻得僵硬了,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

寒冬腊月天,雪堵着窗户,冰挂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

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在寒风中发抖。

这年冬天,地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大雪满天飞。 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

数九寒天,冰封千里。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箱,山冷得在颤抖,

河冻得僵硬了。

冬天,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格外壮观。

一层薄薄的白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覆盖摘在这广漠的荒原上,闪着寒冷的银光。

初冬,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冬天,大雪下起来了,这时的小院才好看呢! 无花果树变成了“圣诞老人”,桃树成了“米老鼠”,葡萄藤则在阳光照耀下,变成了一条条“白练带”。

纷纷扬扬,一场瑞雪而至,清晨,遍地皆白,千树万树开满了梨花。

一夜的北风使玻璃窗上结了一层晶莹的冰花,冬天,就像这冰花那样透明。 金秋迈着欢快的脚步走了,严冬拖着蹒跚的步子来了,严冬虽然寒冷,但它是春天的摇篮。

严冬这神奇的力量使玻璃窗挂上了一层厚厚的霜,编织成了一幅幅精美的画卷。

初冬,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呼——呼——”,狂风呼啸,大树在狂风中摇晃,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

松树苍翠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随着凛冽的西北风,摇晃着身

子,发出尖厉刺耳的呼啸,像是有意在蔑视冬天。

刚到下午4点多,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好像也怕冷似的,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

十冬腊月天,雪堵着窗户,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

那年冬天,那个冷呀,把人冻得鼻酸头疼,两脚就像两块冰。 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在寒风中摇曳。

这年冬天,地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大雪满天飞。 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

他走了不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冻结在皮帽四周,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

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东北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

他走了不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冻结在皮帽四周,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

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东北风呜呜

地吼叫,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

他走了不一会儿,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冻结在皮帽四周,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

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东北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地在旷野地奔跑,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

初冬,像一位美丽的、高贵的、矜持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寒冷的严冬,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似乎恬静地睡着了

冬天,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 置身于这纯洁无瑕的世界里,感受着童话般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