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时如金破万卷
五年级 记叙文 7705字 152人浏览 啦啦咔咔22

惜时如金破万卷

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在不久的将来科技会不会控制人类呢?展望未来,电脑和机器可能会比人类聪明这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不容置疑。但是这真有可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对人类又意味着什么呢?英国雷丁大学的控制论教授凯文·沃里克说:“如果就我自身来讲,那么我至少尝试过,至少尝试过去改变一些事情,至少我还进行过一些科学研究。” 凯文·沃里克已经写过大量论文和专著,例如《机器的智力世界》。《X 档案》中的女主角吉莲·安德森竟称他为“机器人时代的英国大预言家”。

肩膀里的一枚芯片

1998年,沃里克开始了他备受争议的实验,他将一枚微芯片植入了自己的左臂。这枚芯片通过无线电波与他办公室里的天线进行信息传输。它监测沃里克的行动并将信号传送到电脑中,然后电脑会执行诸如打开实验室门或者打开灯这样的指令。在2001年夏末,沃里克更深一步推进了他的实验,他将一枚微芯片植入自己的手臂当中,以便在自己的神经系统和电脑之间传送信号。他成功地首次将超感官(超声波)植入人体,也首次实现了真正的人与人之间神经系统的电子交流实验。他最初的试验已经“震惊”了科学界,毫无疑问,他即将进行的这项试验将会掀起轩然大波。《卫报》援引沃里克的话说到,“平平淡淡很轻松吧?恐怕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想尝试去改变事物,在彻底改变人类方面做些尝试。如果我的想法让你感到有些不安,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我可绝对不会半夜里为此担心得睡不着觉。”

沃里克相信新技术的影响是不可预测的,而且有可能产生与我们期望相反的结果。一个典型的佐证就是:工业革命时期,人们非常担心机器会取代人的工作;恰恰相反,对于机器的需求和使用却创造了更多的工作机会。另外,人们曾经担心电脑的使用会使纸张消失,但1999年全世界的纸张产量创了新高。随着电脑、因特网和移动电话的出现,人们的工作场所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本来期望着新科技能够缩短工时,缓解工作压力和就业压力,但事与愿违,人们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工作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忽视休闲娱乐,忽视人际关系了。沃里克预言电脑和电话线能够让更多人在家里工作。他设想将来会创造出氛围让我们觉得并相信家就是办公室。目前,往返于家庭和办公室之间以及管理一间办公室的费用都非常昂贵。在家里工作意味着会留给孩子和自己更多的时间。然而,1999年的调查却显示:商务航班的利用率达到历史新高,而且办公面积也在增加。也许这一切的根源在于人类本来就不是完全孤立的生物,需要面对面的交流,人们仍然需要社交。到2020年,在家工作的人数可能会有所增加,但不会达到技术所能允许的规模。 脑波学习

到了2020年,我们将不再通过键盘和语言进行交流了,沃里克认为人类将通过思维意识进行交流。人与人之间将有可能通过思维意识进行交流并通过这种方式操纵技术。这种革命性的交流方式惟一的要求就是在大脑当中安置一个简易装置。人类需要学习如何使用这种新的交流媒体,人类还需要对新的思维方式做广泛的研究。将来,语言交际的时光就只能出现在回忆里了。沃里克还预言将来语言交际将被视为原始的交际方式,他声称在2020年之前,网络和邮箱将成为人类的代言人。电脑将代表我们管理邮箱,回复一些邮件以及索取信息,这样我们就有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了。网站将会成为我们主要的交流工具,我们会对网站进行编程设置使其了解我们的爱好和需求。网络营销员或者网络中间商将会通过网络搜索我们想要购买的东西,通过电子货币进行交易,而我们目前已知并使用的货币到那时就没用了。网络营销员将受到网络代理商的管理,网络代理商将对用户网站进行监控并预测用户的需求。

网络警察

未来的电脑能够自主学习、调节和思考。未来会出现大量的无人驾驶型车辆和无人操纵

的军事器械,它们在技术战争中大肆拼杀,这就大大减少了人的伤亡。网络警察的职能就是专门抓获网络罪犯。

过去,机器被用来从事那些较艰苦的体力劳动。如今,电脑可以思考并为我们做出选择,而且比人脑的反应速度还要快。未来我们会看到机器从事我们人类所有的工作,而那些对于电脑而言太低级的工作则会留给人类,比如清理垃圾。人工智能将会在诸如艺术这样的领域中发挥作用,人类的思维达不到的地方,就由电脑来做,而且是多维的,从美术和音乐创作到雕刻无所不能。观众甚至会为电脑的创作所征服。这些“创意机器”将引发工程设计理念革命,而且将会远远超出人类的思维能力。尽管人类仍然需要给电脑提供动力源泉和原始数据,并将设计付诸实践,但是人脑的创新性与电脑相比将不再具有优越性。

沃里克正在为人工智能的运用开创先河,并向人们展示过去的以及当今的理论如何陈旧落后。我们过去总是认为人类优于机器,沃里克则向人们证明未来的情形恰恰相反。沃里克欣然接受技术和工作场所发生的变革,就像人类正在欣然适应机器一样。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个概念看起来是另类的,不现实的,并且是令人恐惧的,然而事实是:如果哪位科学家能够在技术上有所突破,整个社会肯定会紧随其后。

歌唱女神的罗曼史

在席琳·迪翁歌唱事业如日中天的同时,她心里对年长她很多的经纪人勒内·昂杰利尔的感情也悄然滋生着。“我知道,”迪翁的前任宣传员也是她的好朋友米娅·迪蒙说,“我那时就猜想她已经爱上那个男人了。”《人物》杂志的副执行编辑皮特·卡斯特罗说:“他是她的保护神, 是她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 不仅是她的经纪人, 而且更像个慈父。难怪迪翁会爱上他。”在席琳眼中,勒内体贴、坚强、稳重、坚定、有志向、有进取心。跟他在一起,她总是能感受到关心和爱护;她与他共同经历着人生的起起落落,分享着欢乐与痛苦,分担着泪水与欢笑……

随着时间的流逝,席琳·迪翁再次以一曲“当我坠入爱河”而风靡全球,此曲选自1993年推出的专辑《爱之色彩》,并成为电影《西雅图未眠夜》的主题曲。同时,收录在同一张专集里的“爱情的力量”成为她第一个位居榜首的主打歌。一位曾经与迪翁一起工作过的词曲作家兼制片人大卫·福斯特评价道:“那是一张了不起的专辑。时至今日依旧魅力不减当年,当你播放这张唱片的时候,你会觉得它如十年前一样悠扬动听。”

这首歌也表达着她对昂杰利尔的情感,这一点她的歌迷并不了解。当他们的关系对外保密了5年之后,51岁的经纪人与25岁的流行歌星做出决定,要将这一消息写在唱片封套上的说明里公布于众。迪翁说:“我在专集的后面写了这样几句话——勒内是我的爱人,我再不能将这秘密深藏在心底。这爱已经变得太过强烈。就让我说出这个事实,告诉你我的感受。勒内,你就是我爱情的色彩。”

歌迷们并没有一丝沮丧。相反,他们在1994年12月17日那天聚集在蒙特利尔大街两旁,希望能在迪翁和勒内的婚礼上一睹他俩的风采。为迪翁操办婚事的是她的好朋友,也是她的前任宣传员——米娅·迪蒙。在她眼里,为迪翁主婚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嫁一样。迪蒙说:“我问她,„你想要的是什么?‟她回答说,„我想要那种能让自己终生难忘的婚礼‟。”所以我就做了一件我希望能让她终生难忘的事——为她安排了一场童话般的婚礼。

1997年,一首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巩固了迪翁超级巨星的地位。1999年底,迪翁告别了歌坛。她暂别歌坛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将她20年的音乐生涯推向巅峰。那是一个献给她丈夫的,有欢笑也有泪水的夜晚,并以一首12岁时妈妈写给她的歌曲“那只是一场梦”结束了整场演唱会。在她20年的音乐生涯中,她曾五次荣获格莱美奖,销售一亿两千万张唱片。《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更是风靡全球的情歌。

但是就在她名声大震之时和事业的巅峰期,迪翁选择了离开她的事业,去享受自己的生活。2000年初,迪翁决定按照自己的计划,将事业暂歇两年,用这段时间来照顾她的丈夫,并且生个孩子。就在她宣布这个决定几个月之后,在飞往德克萨斯途中她发现丈夫的脖子上长了一个肿瘤。这个肿瘤是癌症。昂杰利尔立刻开始接受放疗,迪翁开始照顾这个一直守护着她的男人。五天后,在拉斯维加斯,这对夫妇在一个极为阿拉伯化的仪式上,当着亲人和好友们的面重温了结婚誓言。

“那是我必须做的事。我必须告别歌坛两年。那是我第一次直面生活。”她说,“我陪伴在丈夫身边,那是他人生中最需要我的时期。”2000年的1月1日那天,她从公众的目光中消失,接下来的两年是她人生中最具挑战性的两年。皮特·卡斯特罗说道:“腾出时间生孩子,建立一个家庭,照顾她的丈夫勒内,是啊,他正在与癌症抗争,并在进行体外授精。我的意思是说,这有点像一部肥皂剧,可以名为„当席琳的世界发生了巨变时‟。”

五个月过后,2000年的6月8日这对夫妇一起收到了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消息:昂杰利尔的癌症病情有所好转,同时迪翁怀孕了。五年间,这对夫妇一直尝试要一个孩子,却只是徒劳一场,直到迪翁实施了体外受精。在她怀孕的八个月零一周的期间里,迪翁注意不做任何有可能导致流产的事。她说:“因此我不做任何剧烈运动。我足不出户,不打高尔夫,避免过多日晒,也不做太多锻炼。”2001年1月25日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迪翁顺利生下勒内·查尔斯。他们的朋友说这个孩子的降临是一次改变人生的经历。莫托拉说:“我还记得在席琳生下勒内·查尔斯之后,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席琳,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席琳。”

休息期间,席琳·迪翁很少抛头露面。2001年7月在她为儿子做洗礼的时候,几百名歌迷和狗仔队齐聚在大教堂门外的大街上,这使得洗礼超乎于一个家庭仪式,而更像是一个盛大的典礼。“席琳做事情并非是完全保密的。”卡斯特罗说,“很不可思议,她的孩子的洗礼仪式就是又一个与歌迷分享她的生活的例子。”

三月,迪翁带着她位居榜首的唱片重返舞台,那时的她已经对生命的重要意义有了全新的认识。“迈出的第一步,长出的第一颗牙,做的第一场噩梦,经历的第一次耳痛,第一声叫„妈妈‟,那对我来说真是太重要了。”她说,“如果我可以兼顾两样,让孩子和丈夫的生活过得更好,同时可以来这里把一切讲给大家听,期间再唱上几首歌,我将再开心不过了。” 拥有了魅力、名望和财富,她从来没有忘记那个加拿大的小村庄,她来自那里。“我知道自己来自何方。我了解自己要去向何处。我爱他。我的孩子在等待着我,他是快乐的,我正盼望着今晚与他共进晚餐。”她说,“我真的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样幸福。这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知道吗,我的余生都将这样快乐着。”

互联网及相关技术

近期互联网革命和网上公司的迅速发展已经使越来越多的人熟悉了电脑和互联网。 好像如果没有一台联网的电脑在身边的话,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就会变得一筹莫展。电脑网络交流方式的出现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交流方式。电脑不再是放在我们桌子上的摆设,让我们只是为之称奇的机器,而是非常实用,必不可少的交流工具。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居住的社会环境迫使我们与这种技术结交朋友。这就是不论是在朋友间的社交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使用电脑和互联网作为首要交流工具的原因之一。人们不断发现新途径去完成工作:不再是通过在电话边久等,而是通过点击进入某个网页,或者用电子邮件或即时信息系统来传递信息。

当互联网发展成为普通人日常交流的工具时,传送信息的工具以及由互联网而产生的文化应运而生,日新月异。支持这种发展的工具之一就是一种叫作“博客”的在线交流工具。

事实上,在互联网时代的初期,博客便已经存在了。第一个博客是由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的蒂姆·伯纳斯 李开创的,所有的网站一经创立便会被收罗到此博客中。在“雅虎”还不存在,“谷歌”还远没有诞生之前,伯纳斯·李创建的博客就已经是我们在网上搜索新信息的地方了。

博客是一个更新频繁的网站。引导你去读本网站上的文章,或引导你去读来自其它网站的文章,通常还加上评论。博客就像一种没有终点的旅行,同行的是一名你逐渐熟识的导游。有很多导游供你从中选择,每一个导游都会培养出自己特定的“游客”。发布博客的人之间也有“同志之谊”,他们在博客里以图解、循环回路等方式彼此相互链接。

在互联网普及的早期,网景在开辟 “新消息”栏目之后,许多博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当今,有成千上万的博客以相似的方式运作着。但是对于这个特别的话题,更有趣的是一个叫作“赛我”的特殊的博客站点。这是一个半门户半博客形式的站点,是一个基于万维网的网络系统。它让人们可以通过简单的几个步骤创建自己的主页,朋友们可以随时发帖子,也可以随时删除,更可以阅览日志和图片,与此同时,留下评论。更有趣的是“赛我”随时和其他人的主页保持链接,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在不同的主页之间切换浏览。我们可以像在即时信息系统里那样添加联系人,从而将“赛我”中互相链接的单个的不同用户的主页组建成一个社区。建立博客的易操作性和不同用户之间的互相链接性是“赛我”的主要特色,而这正是互联网早期传统博客所不具备的。“赛我”的另一个有趣的特色体现在社交方面。传统博客的建立只是为了让任何一个互联网用户就已发表帖子的内容交换意见,但“赛我”不仅供人们发布基于个人兴趣的帖子,还对社会上发生的事件做摘要重述。绝大多数是通过上传所拍摄的图片、留下短消息和剪贴内容来完成的。“赛我”的巨大成功(其每天的净收益达到八十万美元)意味着人们倾向于在网上拥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并通过博客与他人分享他们的想法。

与“赛我”和大多数网上博客不同,(抛开明显的差别不谈)即时信息系统为用户之间提供快速即时的联系。虽然声讯交流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信息的传递大多数都是通过键盘打出的文字的形式。对于那些熟知即时信息系统术语的用户来说,这种方式使他们能更便捷、更容易地表达情感和传递短信息。我们需要在这里指出的一点是信息系统的特色在不断地改进和完善。只要连接到合适的硬件上,大多数信息系统现在都支持视频聊天、语音聊天,以及其他特色服务功能。它正在成为新兴的互联网用户进行交流的首选工具。

作为一种交流工具,互联网已经证实了自己的强大和高效。历史上我们从未有过这样一个时代 —— 如此大量的信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却能传播得如此之远。但是强大的链接和沟通功能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例如:我们再熟悉不过的电脑病毒、骇客(不同于电脑黑客)、网络空间的故意破坏者,以及那些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到的负面效应。控制住互联网此种来自于互联网用户而不是源自于网络技术本身的负面威力并非易事。那些在现实社会上有效的法律框架、社会准则、安全标准等在网上不一定有效。这是因为互联网不仅仅是一项技术,也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纽带,是一种由之产生的文化。像即时信息和博客这样的技术,只不过是一种传达思想、价值观、信仰和观点的手段和有形的体现形式罢了。

“我想象不到居然会有人想在家里配备电脑。有什么用呢?” 以上这句有些荒谬的话引自1977年一个数字公司总裁。我们现在知道他的预言完全是与事实相悖的,但是如果我们设想未来十年在交流技术领域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名为互联网二代的新一代互联网的研发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宽带可达每秒几千兆字节。目前我们只能去想象迅猛的技术给未来的数字化交流所带来的前景。

在线学习的热潮——中国的下一场革命

中国有望成为全球在线学习的大国,这是因为它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需求甚大,科技

吸纳能力很强,以及诸多令人惊异的成功范例。

在北京的“CEO在线学习”会议上,我作了主题发言“在线绩效支持的前景展望”,发言结束后从台上走下来的时候,一位来自中国一家大报社的记者挤过人群拦住了我。

在我们谈话期间,一组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加入进来,希望为当晚的新闻节目做现场采访。同时,来自两家主要杂志的几名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也请求当天晚些时候我能与他们做个两个小时左右的专访。

中国媒体对我的话题如此感兴趣,我感到很惊讶。他们认为我关于知识和公司发展的观点是具有突破性意义的。我说得越多,他们问得越多。我注意到他们提的大多数问题都切中要点,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个领域了解甚多。此外,他们的知识面以及出乎我意料的热情引起了我的好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明显感觉到中国网上学习的发展可能会比西方国家更加重要和迫切。而且,最近各种技术的结合使“在线绩效支持”成为可能,而这种结合也会变成中国整体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加速器。

中国快速发展的原因有三点。一是其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的规模:中国的公司数量相当于纽约市人口的总数。二是其对增长的极大需求量:在今后的20多年里会出现近四百个新兴城市和数百万个工作岗位。三是经济的不平衡性:东部较富裕省份和西部相对贫穷省份的经济发展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作为世贸组织的一个新成员,中国面临着从劳动力型经济向知识型经济快速转变的压力,这就将学习推向了中国各项日程的首要位置。

综合中国的发展规模、速度以及需求的迫切性等因素,它有充足的理由成为以灵活的在线学习方式为核心项目的投资首选对象。

但是,这些远大计划却负载着一个重担,那就是对13亿总人口中的大部分人再培训的问题。这些人当中,有当前从事简单的农业作业的劳动力,也有将要管理新的一代知识型工作群体的人,但这些未来的管理者在市场经济方面却很少或者没有受过相关的教育也没有任何的实际经验。另外,在接下来的十年中,高科技和管理领域将会出现3 00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

中国清楚,为适应21世纪的知识型经济必须快速重新装备自己。中国人也意识到在经济不断扩张和全球性竞争加剧的关键时刻他们面临着技术和知识的匮乏。但是 “crisis” 译成汉语,“危机”这个词是由“危”和“机”两个汉字合成的,即危险与机遇并存。中国的机遇是很多的。

在线学习的现状像是量子力学的一个模式,即一个领域在从一种稳定状态转变为另一种稳定状态前必然会进入一段混乱的过渡期。例如,杯中液体状态的水和云中的水蒸气都处于稳定状态。但是,要把水从液态转变为气态就必须将其煮沸,直至水面剧烈翻腾。同理,学习这个领域在数百年中(也有人说是数千年),都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但是现在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方式正在慢慢被一种更稳健、更及时、更个性化的学习方式所取代。然而,现在新老学习方式互相交织在一起,很难明确界定。因此还没有出现一种可持续的学习模式。传统的学习内容有时会“铲”到网上(也就出现了“铲件”这个网络术语,指毫无新意的翻版作品),假冒是新的。其实不然,实际上就是换汤不换药。这并不是可持续的,过去几年里大量的这种尝试都失败了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然而,最近一个新的稳定状态开始出现了,人们越来越趋向于应用更个性化的学习方式。另外,我们的网上学习客户现在要求我们提供能够实现用户定制的将公司内部人力资源信息系统和企业资源统筹系统融合在一起的模式,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一个新的模式渐渐在人们的视线中清晰起来。中国可以通过灵活、可扩展、甚至是革命性的方式快速用知识武装起大批的工人,达到其增长目标。

这样看来,理想的解决方案就是一个灵活的高度个性化的并且融合了人力资源、知识管理和学习技术的绩效支持模式。只要需要,管理者便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他们想要的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