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班红色作文模板
六年级 日记 6391字 98人浏览 耐操的女博士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1 爱使我展翅高飞

慈吉中学 二(7) 岑伊贝妮 秋风飒飒,落叶飘飘,转眼又到秋天了。

带着妈妈的殷切希望,我独自一人来到了陌生的校园。因为家离学校远,来回需要一个多小时,所以看着同寝室的女孩子相继过生日,相继收到她们爸爸妈妈精美的礼物和温暖的拥抱,我就坐在自己的床位上,麻木的看着她们的笑脸,因为我知道我的妈妈根本不可能来,路---实在是太远了。

“我的生日是几月几日?”有时候我会突然问问我自己,我的生日经常被忘记,连我自己有时候也会忘记。

我坐在学校的图书馆看书,秋日穿过树叶的细隙,从关不严的窗户里漏进来。阳光碎成一块一块,飘落在地上。这时的秋天依旧是那么有生气。

我漫无目的的翻着杂志,突然回想起来,今天不就是我的生日吗?十三年前的今天,也是金秋飒爽的天气,有一个新的生命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继续翻着杂志,仿佛今天与昨天没什么区别,本来就没什么区别,不过生日很正常。

吃完晚饭往回走时,我乜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啊,是妈妈。

她不住地搓着手,脚边放着一个蛋糕盒子和一只购物袋。我麻木地走了过去,站在她的面前。

她一抬头显得又惊又喜:“贝,妈妈知道你今天生日,来,这个蛋糕给你,还有这一袋新衣服,妈妈今天刚买的,呆会试试合不合身!”我颤抖着拎起了蛋糕,觉得有些重。头一斜,看见妈妈手上好像有一块伤口,青一块紫一块的,我的心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2 一酸。

我仿佛看到妈妈从乡下匆匆赶来,左手拎着一袋衣服,右手拎着一个蛋糕从拥挤的公交车上挤上挤下,为了不让拥挤的人群把蛋糕挤坏,她努力用手撑出一个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被东西划伤了,但她依然护着蛋糕,仿佛那个伤口跟她无关。

“贝,妈妈要走了,晚了就赶不上回镇上的公交车了!”妈妈有点焦急的看了看表,我无声的点了点头,目送着她的身影被渐暗的天色吞没。

我把蛋糕拎回寝室,马上有人大叫:“呀,今天你生日?”我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她们都围上来为我庆祝,由于没有先前通知,所以她们也没准备礼物,一个个都显得很难为情。

但我却感觉到了浓浓的幸福

爱使我展翅高飞。从那天起,我鼓足了信心,开足了马力向前冲去。因为我明白,我生活在一个充满着爱的世界里。

一根热狗

慈吉中学 二(7) 郑楠

“卖热狗啦,卖热狗啦!”听到学校门口卖热狗阿姨的吆喝声,思绪又飞到了那个下午„„

那天,我从培训班刚补习完出来就闻到了热狗的香味,听到了卖热狗阿姨的喝声。咕~~揉了揉有些扁的肚子,我攥着手里的三块钱,快步向热狗摊走去。因为恰逢放学的时间,不少同学都和我一样,觉得有些饿了,便来热狗摊买热狗吃,所以热狗摊前早已人山人海。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大声地对卖热狗的阿姨说: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3 “阿姨,来一根热狗!”说着,便将手中的三块钱递了过去,我看见阿姨接过了我的钱,便等待着她给我热狗。可是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阿姨还是没有给我热狗,看着四周的同学一个一个拿着热狗走了,我有些焦急起来,便对阿姨说:“阿姨?我的热狗呢?”“你没付钱哪来的热狗!”阿姨瞪着眼睛对我说。这时,我十分委屈,用极小的声音辩解着:“我付了钱的„„”虽然我的声音很小,但是卖热狗的阿姨还是听到了,这下她可不依了,扯着嗓子对周围的路人说:“大家来评评理啊!这小姑娘没付钱还想拿热狗,自己没付钱还说我冤枉她了,你们说这叫个什么事啊!”已经有不少路人围了过来,对着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我再也受不了了,泪,溢出了眼眶。这时,有一道稚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阿姨,你错怪这位姐姐了,其实没付钱的人是我。”我听到这个声音,猛地一下转过头去。是一个小姑娘,扎着两角辫,但这如此天真美好的样子在我看来却是如此排斥。这时,阿姨也反应过来了,对那个小孩说:“原来是你没付钱就拿了热狗啊,下次可不许再这样了,害的阿姨差点错怪了这位姐姐。”随后,又转过身来笑着对我说:“对不起啊,小姑娘,是我错怪你了,这是你的热狗,你拿好啰。”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看到那个小孩走了,便匆匆地去追他。这时,我看到一个年轻女子走了过去,对那个小孩说:“甜甜,你去哪了?妈妈都找不到你了呢!”“没什么,我只是去付了根热狗的钱。”年轻女子疑惑地问那个小孩:“你不是已经付过了热狗钱,为什么还要付呢?”“嘻嘻,因为„„”听到这儿,我犹如被雷劈了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原来„„

“郑楠,郑楠!”我恍惚中听到有人叫了我好几声,原来是其深。“你怎么啦?”她奇怪地看着我。“没,没什么。”说完,我回头看了那个热狗摊一眼,便拉着其深走了。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4 天,很蓝,恰似那天。耳边又回响着卖热狗阿姨的叫卖声和那个小姑娘银铃般的笑声„„

有音乐真好

慈吉中学 二(7) 焦彤童

“快乐的时候,你听的是音乐;悲伤的时候,你懂得了歌词。”那时候,懵懂的我还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是那件事,那首歌,那个人,使我透彻的体会了这句话,那首歌……

在那个栀子花开的季节——6月29日,我知道了自己的语文成绩——85分!瞬间,暮然,傻傻地不知所措着。

……“童,语文老师叫你…. ”老师叫我?哎……

风,似乎有些大了,树叶开始沙沙作响着,栀子花的花香像是被稀释了一样,香味顿时减小了许多。

“砰砰砰…”我站在门口开始敲门,伴随着一声“请进”,我走进老师的办公室。老师待我走到跟前,对我说:“彤童,这次考试你没考好,老师知道你难过,但你不能太伤心……”“可是老师,毕业考只有一次!”我打断老师的话。“这个老师知道,但是一次失利又不能…”“够了!”我跑出办公室。

独自一人来到学校的小树林,坐在树旁边,抬头发现竟然全都是栀子树,但是花香,早已所剩无几…..

貌似要下雨了,夕阳沉受不住黑暗的诱惑,消失在天际了,栀子花似乎要蔫儿了。将暮未暮的天空里,穿越云层的阳光几乎是一种奢侈,然而在黑暗到来之前,它依然顽强地存在——这一切看了都使人感动。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5 猛然听见一首歌:“这一天,我开始仰望星空,发现,星并不远,梦并不远,只要你踮起脚尖,我从此,不再彷徨也不再腼腆,张开双臂,和你一起,飞得更高,看的,更远……”抬头,只见颖向我走来:“童,你知道吗?音乐它可以没有歌词,但是必须要有旋律,没有旋律的音乐,它不是音乐,更不叫音乐。”她说,“走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包括你。也包括,刚才的那首音乐。”“我,真的可以吗?”“嗯!相信我,你可以的!”片刻,我站起来,拉着颖的手,走出树林,与刚才不同的是,我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这笑如屏风一般,把风和将要下的雨都隔绝了。天空变得静谧,和谐,树叶被温柔的风拥抱得安静而羞涩了,空气中溢满了香气,栀子花笑得有些“花枝招展”了,

“快乐的时候,你听的是音乐;悲伤的时候,你懂得了歌词。”是啊!只有在悲伤的时候,我们才能明白,音乐带给我们的,永远不只是享受那样简单,更多的,是在悲伤时的励志。

音乐是钢琴上的一个个音符,弹奏出动人的旋律;音乐是一杯清香浓郁的茶,品出境界;音乐是一幅美丽的画,描绘出精彩的人生。有音乐——真好!

樱花树下的友谊

慈吉中学 初二(7)班 郑楠

望着系在床头的那条已经有些褪色的红领巾,思绪飘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郑楠,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对吗?”“嗯!”

那一年,我十二岁。

记得那天,大雁从天空中飞过,飞向那遥远的南方。我和其深手拉手站在樱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6 花树下,我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条红领巾。这时,其深转过头来问我:“郑楠,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对吗?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其深拿过我手中的红领巾,在上面郑重地写上几个字。我似乎听见了她轻轻地抽泣声。这时,其深转过头来,再次问我:“郑楠,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对吗?”“嗯!”再次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她再也忍不住了,紧紧地抱住我,对我说:“郑楠,再过几个星期,我父母就要我去国外读书了,我这一走,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们之间,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我希望,我们彼此之间都能好好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友谊,并且一直能够保持下去„„”说到最后,她早已泣不成声,而我的泪也早已溢出了眼眶。一阵风吹过,吹落了樱花树的花瓣,淡粉色的花瓣有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粉色蝴蝶,舞着一曲不知名的送别舞蹈„„

其深这一走,真的就再也没有回来。

记得就在前几天,我回母校看望老师是,路过了那棵樱花树,那条红领巾依旧系在那儿。一阵风吹过,恰似当年,只是,终究还是少了一人„„这时,那条有些黯淡了的红领巾被风吹了下来,我弯腰拾起一看,那上面的黑体大字却依旧清晰可见:

郑楠、喻其深,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的泪,又不自觉地落了下来。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空留!这景、这物,依旧如当年那般,只是你,其深,是否„„

尽管其深已经走了,纵使我和她依然分离,但我和她之间的情谊却始终都不会变,我们樱花树下的友谊永远都不会变:

郑楠、喻其深,一辈子的好朋友。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7 明天,我在哪儿

慈吉中学 初二(7)班 焦童童

昨天是历史,是用来回顾的;今天是现实,是用来面对的;明天是未来,是用来畅想的。那么明天我在哪里呢?我将要去何方呢?如何找寻心中的那一言净土呢?

明天,我来到歌乐山,与冰心一起促膝谈心,聆听她“爱的哲学”里最值得歌颂的——母爱。喜欢她那“母亲啊!天上的风雨来了,鸟儿躲到它的巢里;心中的风雨来了,我只能躲在你的怀里。”温柔的忧愁中所含的内在美,又何怪写出“母亲啊!撇开你的忧愁。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的柔情之句呢?冰心啊!在岁月轮回中,时间是无法将你的母爱淹没的,你在生命途中采撷的爱的朝花,拾起那慈怜的教诲,使我们又拾起了多少甜蜜呀!你知道吗?那个孕育万物源泉的母爱,早已被你演绎得栩栩如生了!明天的你,也许还在同一个地方,还是心有所求的点缀着那如光一般温暖的母爱……

历史是遗憾的,现实是残酷的,未来是美好的。所以,要尽情的憧憬着你的明天。人的一生就像一场旅行,每天都是不一样的风景,只有明天,才能让你有美好的向往。

明天的我们应在湖边,看那溶溶的湖水使心趋于平静;明天的我们应在山顶,可以尽情的俯视大海,听着大海为我们喧腾;明天的我们应在草原,可以纵情地仰望天空,这时的我们会发现,云并不远,梦并不远,只要你踮起脚尖,从此以后,我们不再彷徨也不再腼腆,张开双臂,飞得更高…..

我愿化作一叶扁舟,随风飘荡,飘到美妙的未来去,随风落下,飘到的地方,就是我明天去的地方……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8 正如歌里唱到:“唱出你的热情,伸出你的双手,让我拥抱着你的梦,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让我们期待着明天会更好……”

成 长 的 自 豪

初二(7)岑伊贝妮

人生几度风雨,有几次曾为自己骄傲?有人说,他因为自己那一次成功而自豪;也有人形容说,因为自己胜利而自豪。而我不得不说,我因成长而自豪。

成长是每个人都享有的,你自豪什么?

让我来告诉你——

手捧十三岁的礼物,心绪却飞回三年前的同一天。

我的十岁生日在一个栀子花微笑的夏天,这天家里忙坏了。做菜的做菜,买礼物的买礼物。爸爸在家里摆上了几盆开得正艳的栀子花,阳光投在地板上,花香溢满了整个房子。

我高兴地哼着歌,把自己精心挑选的蛋糕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同时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妈,我在这里插蜡烛,你看着点!”妈妈似乎没有听到,依旧和阿姨聊着天。

我数出十根蜡烛,美滋滋地一根又一根地插在蛋糕上面。当插到第九根时,妈妈的胳膊突然扭过来。“妈——”我才叫了半声,妈妈的胳膊便结结实实地落在我的蛋糕上。蛋糕被压扁了,九根蜡烛也折的折,断的断。我手上的最后一根蜡烛落到了地上——我愣住了。

栀子花的味道似乎被狠狠打了一下,没那么香了。

妈妈早已停止了谈话,和我一起,呆呆地望着惨状。她也顾不得擦去胳膊上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9 的奶油,结结巴巴地说:“乖„„女儿,对,对不起„„”眼眶中的银豆豆似乎也在帮我遮掩毁容的蛋糕,涌了出来。我冲回房间,“咣”地摔上门。

“银豆豆”一滴又一滴。我咬着嘴唇,坐在床上。

放在我房间里的栀子花似乎被吓到了,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无力的花香弥漫着我的心。

“妈妈呀妈妈,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我早和你提醒过了,我就在边上,而你呢?就知道聊天聊天,这下好了,蛋糕破相了,十岁生日呢?连蛋糕都没有还过什么过?”

夕阳把最后的光辉传递给我,我擦着泪水,与夕阳遗憾的对视。十岁,十岁,难道就要这么称呼两年吗?我低着头,将它埋在双膝之间。

“咚咚”,有人敲门:“姐姐,妈妈把蛋糕用勺子弄好了,还加了点东西,挺好看的,快出来吧!别生气了!”哦,原来是妹妹。我忽然醒悟了,太阳早已下山,刚才一时激动流的一身汗,早就变凉了。头脑也冷静下来,又重新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

算了吧,蛋糕坏了就坏了,没什么好哭的,终究也是要吃进肚子的啦。再说,妈妈也不是故意的。我觉得自己有些可笑。站起身,梳梳头发,洗了把脸,出去了,来到餐厅里。

第一眼,就看到了被精心“修”过的蛋糕。虽然,大半的花边不见了,但多了一块我最爱吃的巧克力,这个蛋糕真是漂亮呢。妈妈看到我出来,有些惊讶,但她很快又把目光放到蛋糕上,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妈,都过去了,我们开始吧!”她微微地点点头。我再次数出十根蜡烛,细心地插在蛋糕上,把它们点燃。爸爸把灯给关了。餐厅里响起一片欢笑声。我被包围在一片花香和祝福中,同大家一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10 起微笑。

那一夜,我独自躺在床上,栀子花依旧非常香。月光轻柔地拥抱着这整个房间。

漠 言

初二(7)岑伊贝妮

有一个女人,她几乎没有走近过我的世界。她,就是生我的母亲。

当我磕磕碰碰摔倒时,立刻有父亲扶起我,奶奶给我腿上的伤口消毒,爷爷帮我擦去委屈的泪花,拿糖哄我开心。只有她,我摔倒时,随我哭到气噎着,随我在地上哭喊„„

至少,在那之前,“世上只有妈妈好”这个曲调这个歌词,从来没有在家里响起过。也就是“那一次”,让我真正看透了她的心!

——那是我在念五年级时的事了。快期末考了,已经连续坐了一天了,腿又酸又疼。我把腿搁在走廊上,一边哼小曲,一边写作业。才写了一半,就觉得什么东西被我绊了一下。我低头一看。天哪!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呐!一个同学被我绊了一跤,正在桌子边哭泣,满手满脸的鼻血糊了一地。我急忙扶起这位同学,把他送去了医务室,又报告了老师。老师去医务室看了看同学的伤势。同学的鼻子可能多少有些事,老师掏出电话,打了一通电话给她。

过了一会儿,她匆匆赶来,和老师耳语几句就把我带走了

在车上,一如既往地安静和冷漠。

我如一只受惊的兔子,蜷缩在车的角落里。

她会怎么说我?会不会打我?会不会对我更加冷漠?我不安地在心中做着种种猜测。

慈 吉 中 学 红 色 作 文 之 佳 作 展 播

11 “孩子,”她就这么突然开口了,把我吓了一大跳:“你没事就好,妈在电话里听老师说什么血呀伤呀,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不过谢天谢地„„对了,衣服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伤着了?”我低头一看,是当时扶同学时一不小心沾上的。我心头一酸,一股说不明道不白的滋味涌上心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的啦。妈„„”

这简直是这十几年来的第一声真真切切的称呼。

她愣了一下,随即给车加速,一边自己嘀咕着,我从镜子里看到,她的脸红彤彤的,写满了高兴。

水晶球上蒙着灰尘,使你看不到她的美丽;然而当你拭擦干净后,你将看到那一份隐藏的美。

没错,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明白,在人生路上,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