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葱葱家族
高一 散文 2089字 125人浏览 ok光辉岁月54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不过,我不会透露任何真实信息给你们的!看,我这个人就是如此坦率。

正如我的题目——《我们的葱葱家族》,我要讲的,就是我至爱的三根葱——大哥,大葱;二哥,即我,小葱;小弟,小小葱。不过不要就这样误会了,我可不是男生。相反,我是柔柔弱弱多愁善感的小女生。至于为什么被尊为二哥,嘿嘿,反串你信吗?当然不需要我打扮成男生的模样,只是要和葱葱们互称兄弟而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就说说葱葱家族的来源吧,我们大哥的名字中,带一个“聪”字,如果用整蛊意味来称呼,那便是“葱”了。谁叫他是大哥,谁叫古代有“长兄为父”一说?叹天叹地,我们稀里糊涂就成“葱”了。记得初音未来的《甩葱歌》曾风靡一时,而现在,每每听到这个字眼,都忍俊不禁地想起我的葱葱我的家。

大葱和小小葱,是我高中生涯中最鲜亮、最不可或缺、最刻骨铭心的一道别样风景——若是规定人生轨迹可以拥有色彩,那么我想,他们是我小小句点后如影相随的炽烈火红色。

大葱在我们的457班,是受人“尊敬”的体育委员,喊口号有气无力又没个速度观念;我在我们班,担任“老师冬天的小棉袄、夏天的小内裤、同学的小混蛋”之政治科代表,我一开口,准没好事(不是收作业,就是收答案);小小葱在我们班,是悠哉悠哉的化学科代表,还顺手干干帮人偷答案的损事儿。起初,我们是毫无交集的平行线,在风起云涌轰轰烈烈的分组及大调座位之后,三天平行线阴差阳错地汇聚一地,谱出了一支个性的小步舞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时,我们赶上双休的好日子,对应地,老师们纷纷投靠了电子版作业。于是乎,每天的星期五最后一节课,多媒体前绝对会围上个里三圈外三圈,排着长队复制作业。

我们三根葱中,大概只有我一个人是有U盘的。所以,我的大哥和我的小弟,理直气壮地要求我搭伙完成做作业这一神圣也无奈的任务。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还不是每周都勤勤恳恳拷贝来作业、认认真真发在那两只大懒猪的QQ邮箱里?哼,最最该死的是,他们在周日的晚自习上反应,根本没收到我的邮件!!怎么可能啊?我当时就脱线了,毫无忌讳地破口大骂:“你们知道我弄那些作业费了多大工夫吗?!我为了调成正确的格式,好发给你们,连晚饭都没吃!当我什么?驴肝肺啊!我呸!”

“怎么了这是?”班长走过来,一头雾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嗨,俺们家务事。哪用得着劳烦您老?”小小葱一脸讨好又一脸敷衍地驱走了班长然后,他朝大葱一挥手,“大哥,你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大葱不屑,“我们根本就没有QQ邮箱,怎么了吧?”

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当时就晕了。所以大晚上的,都是我在无理取闹?都是我这个二货秀逗了?我突然红了脸。是啊,无缘无故发脾气什么的最惹人讨厌了,更何况,我的大葱,我的小小葱,都曾经帮过我——是这样,我和班里的长舌妇拌了嘴,她气不过就扔了小纸条质问我一些事情。我傻到真的去回应她,我的左邻右舍们都争着抢那张纸条以销毁,最后落到小小葱手里,他想也没想,揉作一团,接着组长拿到,“ 咝咝”两下就撕碎了。小小葱在那“咝咝”声中骂我:“二傻子,这种人你也当回事?!”另外,大葱帮我,是在不久后(不过,这次与长舌妇无关),小小葱有个小癖好,无论午读内容,无论代课教师,他只要一来,就从兜里掏啊掏,掏出一杯香芋味“香飘飘”,然后像老太太似的慢条斯理地倒奶茶粉、果冻条、白砂糖,这顺序从来没颠倒过!一切就绪之后,就差白水了;教室里的暖壶,在我们斜下方45°左右,要顺利打到水,需要跨过三四条警戒线,躲过刷刷刷的探照灯,还要以最后一排同学们的积极配合,方可功德圆满。对,就是这次,小小葱非要我去积功德,你说,我能答应?当然不能,我是谁啊,正气凛然坚决不在早午读自习课满地乱跑的好孩纸!这样一来,戏剧冲突就出现了——

小小葱:“我要喝奶茶你不给我倒水我怎么喝啊你说说!”

小葱:“我要午读你占我学习时间情何以堪啊你说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小葱:“万一我不喝奶茶这一下午连个化学课都上不好怎么办?你负责?”

小葱:“你现在打扰我害得我这一个学期都没个好心情怎么办?你负责?”

小小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葱

“行啦!”大葱捂着脑袋,“我去,我去,你们两个疯子快住嘴!”

说来这些的确小事,还很喜剧。不过,它们是我最宝贝最宝贝的珍贵财富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U盘和QQ邮箱事件终究过眼云烟,清风一吹就天高云朗心绪大好。该有多相亲相爱,就有多相亲相爱。

后来,我们分了文理科。

大葱,理科;小葱,文科;小小葱,理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被分隔异地至流离颠沛的貌似只有我一个嘛。开学那天我都没再见过我的大哥小弟,心里怪怪的。我其实一直瞎想:分科之后,他们就不要我了吧?或者,我们三个的关系都会崩溃了吧?我们见面会不会尴尬?我如果叫大葱“大哥”叫小小葱“小弟”他们会不会生气呢?

不会的不会的……我摇着头。大哥说过,我们才不是玩玩就作罢,我们会是一辈子——最短半辈子的好哥们儿;小弟呢,虽然脸上不露声色,但心里也绝不会盼着我们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

那么,我见面就要问问他们,我是你们的谁?一个说“二弟”另一个说“二哥”的就是好汉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两男一女、两高一低、两理一文的组合在大交中算得上奇怪吗?怪就怪吧。无论怎样,大哥小弟,你们给本尊记住了:退出葱葱家族,臣妾做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