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二哥
初二 其它 4字 421人浏览 能好好玩耍吗3

怀念二哥

二哥如果还在的话,今年应该有56岁了。

二哥如果还在的话,或许应该侍奉在老爸老妈左右,尽着儿子的孝道。

可是,1987年4月的一天,一场车祸无情地夺去二哥的生命,留给老爸老妈的是卧床半年、瘦掉一身肉和一辈子的思念。 又是一年清明节。看到各家各户上坟的情景,很自然的,我又开始怀念二哥。前些年,我们姐妹几个每到清明节都去给二哥上坟,闰年的时候,给二哥的坟头填些土。我们家没有机动车,我们姐妹几个就用装粮食或化肥的袋子抬土。找好一个取土的地方,洒些酒,“谢”过土后,把袋子铺在地上,挖些土,俩人抬起。一般情况下,取土的地方离二哥的坟大约50到100米,我们要走十多个来回,看着坟头逐渐增高,我们几个才停下来,用手把周围的图整理好,点上香,敬上供养,烧纸,磕头,泼散„„

这一系列上坟的事宜完成了,我们真的是一步三回头,看着这孤坟一座,含泪往回走。

又是一年清明节,怀念二哥。

二哥生前是个性格开朗、性情温和的帅小伙,不论是在部队,还是复员后参加工作,人缘都特别好。大家都说,好人命不长。车祸夺走了他年轻的生命,可他的俊朗和好脾气给好多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那时我才十三岁,和二哥不是经常在一起,不是很了解他,可他出事前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永远永远„„

其实,那时可能因为年纪小,还不太懂得失去亲人后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是看着家人悲痛,看着妈妈把土院子刨个大坑痛不欲生的样子,也就跟着哭。后来的好几年中,一次次看见妈妈放声痛哭,喊着“想我的儿子”时,我就一次次更加深刻懂得那种撕心的痛。所以,我和姐姐们每年清明节都给二哥上坟,直到有一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几年前的年三十,我陪老公去荒滩给老先人烧纸。早几天我就想着给二哥也烧点纸钱,于是,做好了准备。年三十那天下午,老公在一边烧纸,我在另一边点了些纸钱,嘴里念叨着,念叨着,忽然就吹过来一阵风,我也没在意,烧完纸钱和老公回家来。接下来的那几天,我就一直昏昏欲睡,精神不振,而且老是心慌意乱,难受至极。姐姐们都说我这是“念叨”二哥来着,然后被二哥“照顾”了。老妈给我“送”了一下,真的轻松了很多。自那以后,我们借着堂兄的三轮车给二哥上过一次坟,就再也没去过。据说这几年大哥还去看一看。但每到清明节,我们总是很自然地想起已故去三十年的二哥。

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一年清明到,怀念二哥,怀念我亲爱的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