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花开了
初三 记叙文 592字 211人浏览 岩呵呵time

不知不觉,寒雪红梅的冬天已经归拢衣袖,轻拂而过。枝间的点点已露出些许春意,嫩色的小苞合拢着玲珑乖巧地蹲在枝尖上。 那细腻柔美的迎春花,一片片交叠、铺卷。嫩黄色的花瓣仿佛含着不易轻触的脆弱,细腻轻巧的纹理,仿佛铭上了道道水雾的印记。别有一番清新雅致之感。 簇拥着的繁华,好似朵朵明艳的笑脸。你挤着我,我靠着你。细细长长的花芯吞吐出点点芳香,如梦如幻地缠绕在鼻翼间,萦绕在心头。 明亮的黄色即令人惊艳,又含柔美典雅,无丝毫揉捏造作之意。 远观,那密密麻麻的明黄,如古代的泼墨画,淡淡的墨色纸条,豪放奔洒的挥笔,将满枝桠间那推搡着的迎春花们,淋漓尽致地一同呈现在泛白的宣纸,连落地的花朵,都含而不露地缀有一番残缺朦胧之美。 破碎的阳光透过枝间,在翠色的草间反射出斑斑的金色光芒,映衬着躲在草间的零星的花,更显娇艳。交错的枝桠间,仿佛一下模糊了视线,隐约可见飘飘忽忽地,飘飘忽忽地又零落了几朵,易无声息地,静静仰望这湛蓝的天空,柔软如丝的白云。和煦的风轻掠了又过,,殊不知花朵如同折了翼的蝶,跌落进那褐色湿润的土地。 静静地,轻轻地,仿佛天地间什么声音都停止了,停滞了。耳边只萦绕这那花如同呓语般满足的长叹。 枝桠间,不知不觉间又冒出了几朵嫩黄的小脑袋,安静祥和地捻开柔软的花瓣,自由沐浴在阳光下,一声满足的轻叹。 霎间,双重的叹息声,仿佛交织融合在了一起,随着清风,一同飘到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