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随想
高一 散文 996字 254人浏览 冬梅番薯妹

冬日随笔

隐藏进了阴云背后的阳光开始精疲力尽,暗灰色的视野笼罩着萧条的大地,世间万物渐渐地冷了下来。从十二月开始,气温直线下降,卷进身体里的寒流冰冻着灵魂。孤独的( )在四野寂寞地挥手,一个人的脚步游离在柏油路上,说不尽的冷冷清清。

冬的温度开始衰竭,肆无忌惮的风席卷着大街小巷,寒冷傲然行走在苍茫的大地上。四处飞舞的尘埃,逐渐消瘦的枝叶,徒劳地在萧萧风中作无谓的最后挣扎。

静立或者摇动,那不是一棵树能够自主的。芳草用微弱的气息守住呼吸,不知名的鸟儿呢喃低鸣,岁月的心跳恪守冬季独有的庄严。 下雪呢,白茫茫的一片,窗外映帘的梅也覆上了白沾,轻柔而不失典雅,沁然般,曼舞的身姿,与那飘然的雪交相映错,或是美吧。 干旱的空气,几降的温度,这场雪来的并不出人意料。这不,飘雪了。冷冷的手不停地搓着,短暂的温度,接着冷气便侵占下来。窗外的枝桠都白了,应该里面很空旷吧,又想起来瑞雪兆丰年,或许雪是吉祥的兆头吧。

想着过隙的时间,晃然感慨颇多,嗯,自己是长大了吧,对吧?可看到那些长不大的人都心声可笑,搪塞了好多的理由,掩饰的到底是什么,心里的直意表达就好了,何必呢?看看吧,也就雪做得来朋友了。

家乡雪应该下也大不到哪里,反正可以看到雪花飘,心里也算告慰,填补自己吧。心生寂然:“远方有佳人,更待何时归?”总是情

不自禁看着窗外,似乎快全白了,屋内的室温和屋外早已鲜差,窗面一层白雾,轻盈浮在上面,我倒是误认为是雪停了。

我可不想雪停,我希望她落舞着,可以让我找回原来的记忆,沉淀吧,在心里呢,汩汩的,又滋润着心。

心,开始莫名地惆怅。身体里的水分,秘密风干。走出屋外,呵,真的全白了,天下白的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屋内的空气浑浊的我不敢呼吸。白雪茫茫的天穹下,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一粒随风飘摆的尘埃,不知所措地徘徊在偌大的旷野里。

心绪,陡地沉重。阴云里堆积的感伤暴露在冬日的阳光之下,冷空气中凄凉的思想被岁月的光阴一一丈量。一座铁塔,横亘在冬季的腰间。

前进或者后退?彷徨的脚步僵直在风中的旷野。起落不定的枯叶谱写着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根根紫外线,无法触及最冷的心里。 心事徘徊不定,思想徘徊不定。当我沉睡的思想被冰封,那枚时光的书签就掉落在茫茫的天地间,伴着风声一起淹没在冬季冰冷的气流之中。

“雪欲盖梅香益彰,自古多情少儿郎。并非柔骨多讥笑,只恨白人欺善猖!”

嘿,雪,慢点下,这个冬天你还会再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