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诗意地栖居
初二 散文 1724字 686人浏览 太上皇fly

在生活中诗意地栖居

荷尔德林曾经说过:人生充满了劳徒,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是啊,我们为何不将生活变成一首美好的曲子,诗意地生活。

名利正如那绑在驴子脖子前的萝卜,我们苦苦追录却耗尽了精力,得到的不过是空洞的财富,失去的却是一颗优雅闲适的心。一个本该精彩的生活,正如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放弃了官场的污浊,却收获了一个永恒的桃花源。我们为何不学习陶潜的叩山为钟,抚水为琴的闲适,偏要让我们诗意的人生挂在无止境的金钱上,最终不过是“得”一朝风月,舍弃了万古长空。 佛门修为的境界:勘破、放下、自在,唯有放得下自我,舍得下虚无的名利,方得无拘无束的自在,收获诗意人生。在那愁云惨淡的天幕下,他们轻袭缓带、不鞋而履,他们不愿为了功利而诗意地栖居,一路狂饮,一路舞剑,纵使天子也难寻,好一个魏晋名士,他们饮酒赋诗,看飞花逐流水,让生命随心绽放得无比绚烂,光耀千古,土乃竹林七贤,当洛阳东市刑场上响起《广陵响》之绝响,嵇康依然狂放豪迈赋诗,“此身虽大殒。此心无愿尤。”是啊,真名士自然不会为了名利而放弃诗意地栖居,就像林逋隐于西湖之畔,以梅为妻,以鹤为子,终享晚年,就像沈复没有“人间百姓仰头看”的鸿轱之志,而是宁静自在的生活,记录生活的小事,终写成《浮生六记》„„

诗意地栖居能洗净人身上的浮华,虚荣,使人内心宁静,成为生活的智者,羽扇纶巾,不用谈笑间,便能使樯橹灰飞烟灭,让自己内心的愁忧幻化成诗词,千古流芳,王维抛弃官场生活,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留下“渡头余落日,墟呈上孤烟”的辽远之美,朱敦儒丢弃名利,齐居终南山,诗意写下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的优美诗句;郁达夫也拟一破屋,在院中细数一丝丝的阳光,让闲情变成随风起舞的韵律,活得自在;梭罗栖息九尔登湖,他自由自在地生活令无数追求功名的人哀叹生活的艰辛„„这些人将生活变成一串串妙语,令我们这些“功世俗”之人欣羡,他们的生活无波无澜,却成就了他们多彩不一样的人生。我多么想像弘一法师那样舍下尘缘,斩尽青丝,遁入空门成为一代弘一法师,演绎“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生活,但我不能,因为学习中亦有绿蕾诗意,何必一味去效仿别人而丢失了自己的诗意人生。

生活如酒,美味甘甜,用心去品味,诗意地栖居,我们也能拥有熠熠生辉,精彩绝伦的人生。

盛世喧嚣 心怀浪漫

这是一个物质极为繁华的时代,这也是人心最为萧条的时代,山中的兰菊不再孤芳自赏,他们斗奇斗艳只为等待游人来访。盛世喧嚣,人心浮躁,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凌晨四点,川端康成正赏海棠花未眠,这是一种浪漫,瓦尔澄湖畔,梭罗正在静静垂钓,这也是一种浪漫,还有五尔德在阴沟里仰望星空,汪曾祺摆弄的瓶瓶罐罐,这何尝不是人世间最浪漫的一笔。盛世喧嚣,寻求心间的一丝慰藉,点一点浪漫情怀。你会在春日里踏着青涩的芳草,顺着依稀的眠柳,沿着曲折的路上,去静心赏一赏那樱飘成雪,花落成冢时的姿态。否则,古人怎么对妻子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跟着自己的心,暂且放下繁忙的工作,去赏赏花,踏踏青,这是浪漫,它所带给你的并不比把珍禽变成山珍,把山林变成别墅所获得的少。他给你的是心灵的放松,心神的宁静,那是金钱所无法比拟的。盛世喧嚣,请心怀浪漫,捧一把最美的野菊。

现实生活中,总是有那么多人放不下,不肯将心隐于宁静。功利已经占据了他们的眼球,吞噬了他们的初心。还记得曾经那个青涩的少年站在新概念的领奖台上,谈起梦想时的神采飞扬。而如今,摇身一变,是镜头前的西装革履,老气横秋的精明商人,他的一举手一投足皆为利益而生。郭敬明,因文学而生,而终究化文学为功利。于是有了在网上与人对骂的事。而这是有失文学的脸面。文学的背后,应是清香满面,而不是功利社会。这一切都是因为尘世喧嚣,许多经不住诱惑,在繁华中过失了自己。盛世喧嚣,心怀浪漫,少挣一分钱,少耍一些手段,心会轻松得多。

白雪皑皑时,依稀听到的是仓央嘉措在吟“住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行走在拉萨的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这是何等的浪漫心境,就像沙翁的飞鸟与海涛相遇时的惬意,喧嚣尘世,不管外界如何杂乱,请记得心怀浪漫。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呢!带着一份恬然惬意的心境,走过此情何尝不是一件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