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曲终人散的故事
初一 记叙文 2888字 381人浏览 护理泡沫

曲终人散的故事

一段阴暗与明媚交织的权谋,一场遍布战场与朝堂的阴谋。刀光

剑影间:七万将士,天地为墓;一代贤王,只成传说;悉数相关,无一善终。星火剩余,唯殊几人耳。白衣重来,江左梅郎,已是恍如隔世。自此江山之策,半生为局。惊天冤案,终得昭雪。削皮锉骨,汤药续命十三年。烽火狼烟之际,冰草续命,马革裹尸,自此天上人间,再无林殊。

最阴深的权谋最清明的理想

梅岭一役,七万赤焰军全军覆没。仅存的一些人,大多流落他乡,

过着隐姓埋名的孤苦的生活。九死一生的赤焰军少帅林殊,身中奇毒,百般艰难幸存下来。身兼七万忠魂的希望,他放弃了本可以忘掉一切,过着闲云野鹤的长寿生活。甘愿深受煎熬,汤药为伴,用仅有的十几年岁月来换一个沉冤昭雪的结果。于是,他瞒着那些深深思念他的亲人朋友,在几个旧部的陪伴下,十二年后,他回来了,面目全变,此时的他不在是醉卧沙场,笑谈金戈铁马的少帅。此时的他是一将功未成,万骨成灰中幸存下来的梅长苏,身体羸弱,却是智谋双绝,天下无双。他是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的苏哲。十二年的时间,太久,久到物是人非,久到见到等了自己十二年的青梅竹马的霓凰,可以笑的云淡风轻。因为他的身上背负的太重了,重到让他心中枯井无波,似是红尘看破。重到让他做出一副为名为利的样子,行的却都是忠义之事。然而他不为名也不为利,为少帅时,从未将封侯拜

相为目的,他的心里放的是家国天下。后经历了家破人亡,脱胎换骨,再次以陌生人的身份重逢故人,他重回金陵时,青衣翩翩,婉若游龙;翻云覆雨之间,朝局变幻。智谋双绝,他有最深的权谋,在太子和誉王相争之间,不动声色地使靖王处处得力。他以谋略惊天下,因为他要实现最清明的理想,甚至不惜以命相拼。他要为七万赤焰军洗涮罪名。冤案沉冤昭雪后,梁朝四面受敌,战火纷飞,他毅然决然走上战场。他是世间琅琊榜首才子梅长苏,他不是归人林殊,他只是过客梅长苏。走过,错过,只是在那些故人的世界路过,犹如短笛里的牧歌,一曲终了后人散尽,天涯海角,天各一方。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

你告诉景琰琅琊阁对你的评价是: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然后表现出一副想要建功立业,万世流芳,列享太庙的样子。这样的烂借口,也只有景琰这个愣头青信得彻头彻尾。鄙视的问你,靖王与太子之间,你会选谁,无论过多少年,景琰会记得那个明媚的午后,你云淡风轻的说着:我想选你,靖王殿下。景琰多次把你当阴狠的谋士,未曾真正信任过你,你依然为他筹谋,光明的事他来做,恶事你来做,不告诉他你是设身处地为他着想的林殊。得友如此,夫复何求。更何况这是一个咬牙硬撑,为景琰铺就一个光明磊落的通向东宫白玉石阶的手足。你担负着所有的阴暗诡术,为景琰造就一个霁月清风的朝堂。即使在昏迷卧榻之时,你心里想的是依然是把所有的真心都留给景琰,权谋之事,血腥之事,都留给自己,为了让罪有应得的人获罪,即使自己下地狱也在所不惜。你的一生,短短数十载,辅佐景琰时间

的更是寥寥几年。即使这仅有的几年时间,中间还有景琰的许多误解,这也足够温暖景琰一生。你们一起并肩成长,你们一起走上战场,一起走上夺嫡之路,一起为冤案平反。这些都会记在景琰的心里。,你把兄弟情看的太重 ,已经是命若游丝灯枯油尽了,还是殚精竭虑,熬尽心血承担着所有的重负,为了亡魂,为了旧友,一点一点凌迟自己的生命,你为别人揪心,怕别人伤心,唯独忘了自己,你从来没有考虑给自己留一条路。但是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呢,必须有人下地狱,你义无反顾。生命的意义之一或许就是死得其所吧。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南海亲自采的鸽子蛋大小的那颗珍珠,放了十几年,送出去又收回来,清冷孤寂地躺着。如今的你已是荣耀万丈,和你比肩的人,已经去向天涯。你一定后悔,在梅长苏说选你的时候,你的怀疑现在想来多么可笑;在夏江三言两语的挑唆下,你问都不问他,那么的厌恶他,执意不顾全大局,他在寒冬大雪中力劝,你一定很自责;你一定常常想起他,捶胸顿足,为什么没有早点认出他。蒙毅一眼就认出他,你是与他一起长大的人,却是最后一个人认出他的人,你一定责怪自己有眼无珠。很多画面会一直萦绕在你的脑海里。那个人在明媚的午后说,你是我选定的君主;那个人自信的说,我一定会救庭生出去;那个人沉思中,会突然拔出你的剑,指点江山,英姿不减;那个人在病中,只看了你一眼,便会迷迷糊糊的叨念着:景琰,别怕。深宫中的母亲只看了游记,就情真意切的告诫你,苏先生至诚,永远不要亏待苏先生,一次一次的叮嘱你不要忘了他的情分。蒙毅,霓凰,都是

完全的信任他,只有你会动辄怀疑他。你的一路从未孤单过,回首顾盼:他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努力的铺设着你走过的每一步路。抄写死者名单时,写到最后你总是一个人哭的很伤心,你想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天你会懂他的用心良苦,他给了你最好的结局,这个结局里却没有他。他想用这个遗憾让你永远保持本心,让你在至高无上的龙椅上永远保持一颗赤诚之心,致死不变。你借他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

此去经年,你我不彼此不在见

金殿之上,你被逼到无退路,除了重申旧案,你别无选择。此时, 面对众人的请求,你想的不是自己最贤良的儿子到底是不是冤死,林氏一族到底有没有谋反,你想到的只是自己皇权被动摇,自己已经无力掌控朝局。当你和林殊单独见面的时候,你早就知道了他是你的外甥。白发散乱,不复威严,狼狈不堪,你这样为自己辩解,这是朕的天下。你的解释是无可厚非的,在你的朝代,你说了算,天下人的天下,在你的年代天下人没有发言权的。你有疑心不怪你,林燮佣兵自重,只重用祁王的人,满朝文武的奏本的都言必称祁王之意。在任何朝代的任何帝王眼里,这是坚决不允许的,人人都说你生性凉薄,不是你本意这样,你也曾经有过出生入死的手足之交。只是龙椅的魔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会让人迷失了心智,失去本心,甚至是残暴。千古帝王,贤君能有几何。你也是一个可怜人,也会有可恨之处。林燮要的朝局,只是现在的社会才有的。在你的那个年代,只有龙椅上的人说了算。你会有怀疑的种子,受到小人的挑拨,是因为你怕,你怕

失去这个高高在上的地位,为了它,你可以杀自己的儿子,可以不顾自己妹妹的死活,旁人无法理解你,是因为他们没有拥有过生杀予夺,任予任取的权利。你的眼里只有自己高高在上的权利,没有芸芸众生的民间疾苦。你对林殊说,抱过他,带他骑过马,放过风筝,问是否还记得,你痛下杀手的时候选择了忘记,他现在也选择忘记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你的一跪,你的眼泪道尽了帝王的悲哀,既想父慈子孝,又时时怀疑提防。坐拥天下的权利,就不会有平常人的其乐融融。荣华富贵,纸醉金迷之间,失去你的至爱。这便是帝王的得失。

风起云涌 缘起缘灭

只要龙椅在金殿上静静坐着,皇权就犹如悬挂在头上的一把利剑,就有无穷无尽的争夺,争夺之间就会出先许多故事。林殊长苏的故事翻到了尾页,还会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些故事,对有些人来说是喜剧,对有些人来说是悲剧,无论悲剧还是喜剧,这里面都是杀戮,都是生灵涂炭。这场风刮了几千年,幸而最后停止,如今我们谱写新的故事,个个都是主角,过着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