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作文
初三 记叙文 2357字 120人浏览 xiaomaotiao

亡国之伤

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

——题记

也许是宿命,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似乎已经意味了整个南唐的覆亡与消逝,我愤概,惆怅,然而却束手无策,面对着萧条,凄凉,只有怅然,我——李煜,堂堂南唐后主,满腹经纶,对诗,对歌情有独钟,然而命运却注定我不能拥有。面对万千百姓,面对大唐江山。面对自己的最爱,我茫然。

风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满彻。

不喜欢朝政的勾心斗角,只愿陶醉于情意绵绵的诗境,不喜欢朝政的尔虞我诈,只向往田园诗的清幽与淡然。不喜欢的太多太多,然而他们却接踵而至,喜欢的极少极少,然而他们却遥不可及,渐渐地学会了逃避,学会了沉湎,沉湎于酒色沉湎于诗乐,金銮殿上不再有我的身影,“奸臣贼子”都告老还乡,“忠诚志士”帮我打理着朝政,我欣然。我用大唐江山,用黎民百姓换来了我的最爱,诗情一天天的浓郁,江山却一天天的衰败。 玉树后庭花 丽宇芳木树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大军,兵戈,覆亡,一日,我成了亡国之君,面对萧条,衰败,自问“江山在那里,我的诗又在那里?”不堪回首。没有昔日的诗情,没有以往的画意,东风吹乱了我的发髻,也吹乱了我的思绪,不知身在何处,国又在何方。没有了清风吹拂发丝轻舞飞扬的洒脱,昔日穹楼玉宇,低转楼阁的意境,拿起久违的爱笔:

多少恨,昨晚梦中,还似旧时游上苑。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没有了子民,没有了江山,只有那倾国倾城的最爱,又沉湎了,沉湎于写诗,写志,写痛,沉湎于写自己最爱的诗,写自己注定无法实现的志,写自己丧国处异的痛,真的有些累,喝了一杯酒,一杯对自己一个诠释的酒,我的诗、志、痛以及江山子民都随着这杯酒消逝了,再了没有什么南唐,什么亡国之君了,剩下的只是历史的风拂过的一丝痕迹罢了。 风雨哭泣,心也滴泪。亡国之君,去而不回。 悲哉《后庭花》…… 忧哉《望江南》…… 这节课,不只45分钟 下课铃响了,七班全体同学蜂蛹而出,只留下一间空荡荡的教室。这时,一贯以严厉着称的数学老师返回教室拿尺子,发现这个教室已经空无一人,两道眉毛顿时拧成两条麻花。

七班一贯以好动、学习不认真着称,虽然全班同学的入学时成绩并不比别班差,但由于过于贪玩,如今七班的平均分已掉到

全级倒数第二。班主任Mr 丁今年刚大学毕业,虽说想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却对眼前的“捣蛋鬼门”无能为力。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成绩全级是倒数的?都长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Mr丁用他独树一格的腔调演绎着从天堂到地狱的情状,此时,教室的一角有几个男生“叽叽喳喳”讲悄悄话;头上四只大扇叶也“嘎吱嘎吱”附和着,扇叶上粘连着灰尘也正在扇叶的边缘抖动着。Mr 丁抹了抹讲台,用并不十分严厉的声音说:“再过一年半后就高考了,不知道你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吗?”,教室里一片寂静。

说实在话,作为90后的我们一直都在追求个性。特别是坐在这教室里的学生,都是中考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这所重点中学的,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在高考中考出好成绩,怀着这样的理想,我们每天晚上挑灯夜战努力拼搏,白天却在所有人面前装出无所事事的样子。 Mr 丁的目光在教室扫了一遍又一遍,叹着气说“你们都是勤奋认真的好孩子,老师只是想跟大家说,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好好奋斗,不要想我一样等到与理想擦肩而过才……。”他的眼眶溢出了泪花,Mr 丁连忙低下头,手里胡乱着翻着讲台上的座位表。不着为什么?平时不甚威严的他此时显得特别高大,仿佛踮起脚尖就能够得着墙上那面红旗。 一会儿,Mr 丁重新仰起头,说:“我相信大家都能够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只希望大家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人。”

“叮铃、叮铃”,下课铃响了,伴着老师的一声下课,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站起来。整齐地喊:“谢谢老师。”Mr丁可能还不知道,当他走出教室后,所有的人都还站着

在忘记与铭记的两岸

在忘记与铭记的两岸

席慕容说:“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我们乘坐着各自独有的船在左岸与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

行走在人生路上,我们笑看窗外花开花落、叶枯叶落,静观天外云卷云舒、风停风起。在路上,我们经历着太多太多悲喜交集的事,在生命之河的航行过程之中,我们学会了忘记该忘记的悲欢之事,学会了铭记该铭记的点点滴滴。 东坡披发仰天大呼“大江东去”,他面临的那些烦心琐事顷刻之间沉入滚滚波涛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壮阔的滔滔江水让东坡选择忘记,忘记那些失意、悲伤,忘记那些仕途的不得意。陶潜伴着“庄生晓梦迷蝴蝶”中的翩翩起舞的蝴蝶在东蓠之下悠然采菊。面对南山,渊明选择忘记,忘记那些官场的丑恶,忘记自己遇到的所有不快,这是心灵的选择,这是过河人在“河”的两岸所做出的明智的选择,这更是明智的“摆渡”。 人们在河的左岸停留着,在这之外,同样又有在右岸快乐生活着的人们。

坐在池边亭下泪流满面的独酌的易安居士,用她的文字告诉我她永远铭记着这一生之中所经历的点点滴滴,那是她在“争渡”途中所做出的选择。海子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告诉我“从明天起”他将记住所有的人生之“水”,因为那是他用于“浇灌”他的“花儿”的“玉露”。三毛用她的文字永远地记住了撒哈拉的灵魂。凡·高用《向日葵》永远记住了他的“船”……

这些是生命之河两岸的人生,这是忘记与记忆的选择。风吹起花瓣如同阵阵破碎的童年,决荒的古乐诠释灵魂的落差,躲在梦与记忆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由分明的笑和谁也不知道的不分明的泪来忘记该忘记的不快和琐碎,来铭记该铭记的深刻与永恒。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航行于“生命之河”中,坐在自己独有的船上,知道——忘记在左,铭记在右,中间是无尽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