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父母——写在龙应台《目送》后
高中 其它 1465字 988人浏览 __最后一刻

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她的《目送》一书里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缘分这个词,被千万个人说过千万遍,却总能带给人一种美好的感觉,在刹那间勾起心底飘渺如烟的情愫。因为缘分,因为命中注定,所以诸多啼笑因缘、离合聚散都有了解释,所以才能在兵荒马乱的红尘中为苍凉的内心寻得一丝安慰与开脱。缘分,来时如露,去时如电,美丽如烟花,却并不凉薄;清甜如花露,却并不易逝;古朴如浓茶,却并不苦涩。冥冥之中,缘分将一对对恋人牵在一起,将一个个孩子送至父母身边,让鱼儿亲吻大海,让飞鸟拥抱天空……

可既有相遇,便有别离,任凭缘分再怎么美好,也无法阻挡自然规律的轮回。父母牵着孩子的小手一步步从时光深处走来,一个身影渐渐挺拔,两个身影渐渐弯曲,最后,无论谁先放手,已长大的孩子都躲不过一个人前进的命运。有些必要之路只准一个人走,有些风景只能独自欣赏。龙应台说:“所谓父母,就是那些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伸张的人。”远足的孩子们离开时的步伐是轻快的,因此他们没有想到过再回头看一眼父母,也只要再多看一眼,他们便能轻易发现,不苟言笑的父亲泪湿眼底,多愁善感的母亲已将晶莹挥洒于离别的路上。只是,不约而同的,他们的嘴角都有一抹欢欣的笑意,轻浅却如此清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划地成河,将孩子与父母生生隔于两岸,河中波涛汹涌,遮天蔽日。孩子顾不了许多,背上行囊,毅然动身,如蝶一般开始蜕变,只是再痛再苦,也将独自承担;父母无奈,只能在河的这岸以目相送,直至漫天波涛阻隔了视线。

于是,我想到随缘,是的,随缘。万物皆有定法。人自出世那一刻起,便成为人生棋局上的一颗棋子。有时,看似一步无意的棋,却能扭转乾坤,使整盘棋局绝处逢生;有时,貌似轻松的一步棋,实则笑里藏刀、暗含杀机。但这一切都早有定数,叫做缘。随缘,所以内心舒畅,不纠结,不犹豫,不迷茫,花开花落,月圆月缺,顺随自然,心境安定,自有一番细水长流的景致。

于此,自然地,我开始思考并细细打量这位身为两个孩子母亲的作家——龙应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能写出如此富有生活气息且通透的文字的龙应台,胸怀定是开阔的,因此能够洞察全局,能够在人生的戏剧中心无旁骛地向前走,从而挥笔泼墨,用文字在灵魂深处铭刻这湛湛日光留下的箴言。可是,想来她也应是一个内心细腻的人,性格上的粗粝与激昂使她如野火般燃烧,但这与她温情似水的内心并不矛盾。柔和的她好像一位在溪边浣衣的姑娘,有瓦蓝的天、清泠的水、明丽的心;清雅的她又好像一位撑着紫竹为柄的八十四骨油纸伞的女子,脚步悄然,行走在江南雨巷,恍若梦境。

她,如烟花一样寂寞,似月光一般骄傲,像花瓣一样柔美。读她的文字,常有“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的感觉。她用笔杆轻轻揭开人生的层层帘幕,从而呈现给人们如此温情却也现实、丰富却也冷峻的情感世界。

我终于明白,将有那么一天(或许那一天并不遥远),我也会如亲爱的安德烈一般伸展出知识与思想的翅膀,驾着长风,乘着飞云,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这途中,也许会有彷徨,也许会迷失前进的方向,也许会被狂风暴雨折断翅膀,但,人生是一条不归路,时光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注定了再疲乏,也不能停滞步伐;再困顿,也不能丧失希望。有些时候,只能一个人流浪,一个人天涯。只是一个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任风雨来袭,我只坐拥王城。前进途中,我仿佛感受到身后有两双眼睛,热切,充满希冀。

高一:赵晓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