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时尚
初一 议论文 4936字 931人浏览 爱的阡陌殇

品味时尚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一首《千里之外》唱遍大江南北,把周杰伦这个演艺界的大众宠儿又一次推向了时尚的最高潮。耳边响起这熟悉的旋律,眼前总会闪过一张充满活力的年轻脸庞。但是你知道吗?还有一个与此形象大相径庭却又家喻户晓的人物,也曾演绎过这首流行音乐——著名的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罗京。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中央电视台„„”每天晚上七点整,那亲切的面容总是准时出现在荧屏上,那熟悉的嗓音总是回响在亿万观众的耳边。他的庄重、大方、不苟言笑的播音风格,牢牢地抓住了无数人们的心。

这个广受人们爱戴的播音员,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08年1月20日,综艺节目《欢乐中国行》中,一贯严谨的罗京一展歌喉,大唱《千里之外》。将这首时尚的歌曲演绎得酣畅淋漓。看着他那投入的表情、醉人的微笑,俨然是一个追赶时尚浪潮的“时尚达人”。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严肃的播音员吗?惊讶之余,我才想到:原来他也和我们一样,拥有一份感知和追逐时尚的热情。

我们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罗京、一个与往日荧屏上截然不同的罗京、一个同样(转载自第一范文网http://www.diyifanwen.com,请保留此标记。)充满活力的时尚的罗京。

但是,他的工作不允许他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一时间,各种各样的批评潮水般涌来。是啊,他是国家形象的代表,华夏之音的传达者。这份沉甸甸的责任,不允许他做出哪怕一丝的改变。于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又变回从前的那个庄重严肃的罗京了。直到08年8月31日,从那天之后,他就彻底从电视上消失了。一道不幸的消息传来:因为身患淋巴癌,罗京不得不离开《新闻联播》的播音室,入院治疗。

10个月后,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播音事业的优秀播音员罗京与世长辞,永远地离开了他所钟爱的播音事业,离开了亿万喜爱他的广大观众。

罗京就像一首巴赫的《十二平均律》,严谨得几近刻板。是真的缺少贝多芬的狂放、肖邦的写意、爵士乐的自由、拉丁音乐的奔放吗?一曲《千里之外》,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

因为工作和公众形象的原因,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今天,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看着浩如烟海的悼念和祝福,我突然意识到:罗京那般的沉稳、严谨、勇于牺牲和隐忍,其实一点也不逊于周董之流。希望这种精神,可以永远成为激励我们积极向上的新的时尚

当人们的血脉中奔流着各色汽水饮料时,似乎再有哦没有一杯香茗高山流水般诗意地流淌的踪迹。

当人们恣意地将头发烫染得卷曲蓬松,五彩斑斓时,似乎大家忘记了自己原本拥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的秀发。

当人们开始将衣服穿薄,甚至“衣不蔽体”、奇形怪状时,似乎特立独行成了时代的标签。老祖宗的含蓄之美渐渐让步于时尚装扮。

当人们以车代步,进入了电动马达四轮的新纪元,似乎很少有人在月亮下闲庭信步,边走边欣赏,感受城市霓虹下最温存的拥揽。似乎没有人用脚步去丈量脚下的土地,感知生命的重量与自然的厚实。

当人们用电邮、用短讯、用视频支起了整个地球村,网住了这个偌大的城市,似乎人们丢失了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的期待与盼望。鸿雁飞过,丝毫没有等待的不安与渴望。咫尺与天涯丢失了那份如同生死别离般的重量。

当人们开始流行在饭店吃年夜饭,一家人聚在喧闹的酒店大厅时,人们似乎没(转载自第一范文网http://www.diyifanwen.com,请保留此标记。)有发现少了一份紧密,少了一份拥挤的温馨。没有了忙忙碌碌的筹备,便少了互相帮上一手的暖暖之语。没有了锅碗瓢盆的铿锵交响,便听了过年的“滋味”。只是吃顿饭,那还何需在外远游的人风尘仆仆地赶回吗?

当人们在电视前津津有味地观看着“快女”、“快男”等一系列选秀节目时,时尚的魔力将戏曲民乐从人们的耳朵里驱逐出境。

当人们的手中只剩下一些浮夸虚假的“青春文学”时,海子的眼泪便成为他们炫耀自己“博学”的家珍。而那些关于生命与爱的性灵,便被巨大的商业浪潮湮没在泛黄的纸上。

当人们再也没有阅读经典的习惯之时,这个由时尚照亮的世界是否会透彻明亮?

我们,义无反顾地沉浸在时尚的大潮中。

我们,也在义无反顾地远离经典传统之美为我们铺设的沙岸。我们,只能无助地挣扎。

品味时尚,却有一丝苦涩,我不知道,那是否是我们日渐空虚的心灵,在未来流下的一滴泪水。

一、

论点:有人喜欢时尚有人推崇经典也体现了这个时代思想的多元化,并且时尚与经典一同行走于时代的大潮中也是必要的,时尚与经典本来并行不悖的。

论据:经典,就是古罗马的建筑,意大利传唱不息的歌剧,老北京的京腔京韵,江南秀美的园林和千百年来人们吟颂的文章诗赋;时尚,就是巴黎灯光闪耀的T 形台,纽约街头的涂鸦和街舞,小酒吧里的摇滚乐和镁光灯下的娱乐圈,身着时尚服饰的人们穿梭于古老的园林中,用手中的数码相机记录下建筑的经典,这就是时代的体现,证明了时尚与经典是能够相互交融的。在各自生存的空间里也能够留下对方存在的空间。就像穿着时尚的人也会爱上经典的诗词歌赋。

结论:所以时尚与经典毋需对立。试想如果我们只能穿着一色的衣饰读古老的文章,生活还会多彩吗?如果不借助于一些时尚的方式,经典也是无法传承的。

二、

论点:物质与精神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

论据:矛盾辩证法告诉我们,矛盾双方是对立统一的,即矛盾双方的不仅具有相异性和区别性,同时矛盾双方又是相互依存、互为存在的前提条件的。物质与精神就是一对矛盾,因此按照矛盾辩证法原则,物质与精神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物质与精神不仅是相互区别的,各自具有自身的相对独立性;而且物质与精神相互依存、互为存在的前提条件,正是在相互依存中物质与精神获得了各自不同的规定性,也就是说物质之所以是物质、精神之所以是精神正是从二者的相互依存中获得了各自不同的规定性。

结论:因此物质与精神作为对立统一的矛盾关系,双方谁也不能离开谁单独存在。物质既不能离开精神单独存在,精神也不能离开物质单独存在。

2、“时尚”:

①当时的风尚; 一时的习尚

②仿照当时宫廷妇女服装的样式和时尚

3、“品味+时尚”

经典素材

时髦解

(时尚溯源)

时髦就是毛发,常常是在失去了以后才能真切地感觉到。

汉字的“髦”,最初指的就是毛发,或毛发中偏长的部分,后来演变成杰出人物的代称,如“士之俊选者譬为髦也”以及“士中之俊,如毛中之髦”——当然,他们全部都是男性。

因此,所谓“时髦”的意思,即某个特定时代或特定语境之下的“成功之士”(髦士) 及其倡导的一种风气。“时髦”与“时贤”几乎可以成为同义词,而陈寅恪先生“不与时贤争短长”之句,“短长”之间似乎隐然有毛发存焉。

此外,“髦”字还是一种俗称“天门冬”的植物的古称。这种百合科的多年蔓生植物,形态极为繁密,能开白色的花,会结绿色的浆果,生命力分外旺盛;宜观赏,可食用,能入药,作用十分广泛。

因此,我觉得“时髦”那样立竿见影地提供一种杂糅着草和毛发的丰富联想,长短,枯荣,繁茂,飘逸,稀疏,杂乱,坚强,轻浮,蔓延,脱落。

这样的一缕毛发,可以是一种思想、行为、语言、句子,也可以是一种装扮、技术、质材、颜色、器具、声音、气味等等。人是地球上惟一懂得制造时髦并且会赶时髦的生物,尽管有毛发的动物不独人类。与动物相比,毛发之于人类的象征性远高于实用性,但是对于人类来说,毛发不仅是必然的,也是必需的。

赫尔岑不听流行音乐

(流行的不一定是高尚的)

俄国著名文学批判家赫尔岑年轻时,被轻佻的音乐弄得非常厌烦,便用双手捂住耳朵。“演奏的是流行音乐乐曲。”主人解释到。“流行的乐曲就一定高尚吗?”主人听了很是吃惊:“不高尚的东西怎么能流行呢?”赫尔岑笑了:“那么,流行性感冒也是高尚的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哈狗帮”肆虐上海校园

(另类时尚有隐忧)

最近,“哈狗帮”的音乐在中学生中流行开来,他们认为是另类、时尚,谁把其中的脏歌唱得最响,谁就是“孩子王”。尽管上海坚决制止这样的色情

暴力文化流进,但“聪明”的盗版音像店老板竟然以此为商机,通过非法渠道积极进货。

“唱得越响越英雄”

,讲起“哈狗帮”,学生们都眉飞色舞,谁不听“哈狗帮”谁就落伍了。据学生说,“哈狗帮”是台湾一支乐队,他们的饶舌音乐特别刺激,歌词满是脏话和色情描写,真过瘾。

教育专家认为,这些所谓另类时尚的文化其实杀伤力很大。学生们在接触色情暴力思想时,会逐渐减弱心理抵抗能力,慢慢接受其中的心理暗示,扭曲正确的世界观,还可能走上犯罪之路。学生喜欢寻找“刺激”是青春期叛逆心理在作怪。“哈狗帮”满足了学生对“另类文化”的好奇心,教师和家长不妨和他们聊聊,引导他们重新回到主流文化。

科特勒换表

(看似时尚,实为实用)

国际营销大师科特勒在上海的一次演讲中,透露了自己3年中4次换表的经历。第一次看中了一款带计算器的日本表,不到半年,这款日本表出了可储存50个电话号码的新款式,他又换了新表;又过了大半年,这款表增加了世界时功能,他又把旧表换下。他说,手表增加新的功能,他还会换。

科特勒换表,不是为了时尚。他是感到新换的手表,可以降低办事成本。他的这种需要,被日本手表生产商敏锐地捕捉到了。当然,并不是他一人有这种需求,而是有无数的消费者潜伏着这种需求。当我们面对一位营销大师也被日本商人引导着消费的时候,不得不对日本企业家善于发现市场需求、引发市场消费的能力表示钦佩。

际上,日本生产商对产品功能重要性的认识,不仅表现在手表、汽车这类高端产品上,也表现在生活中每天使用的日常用品上。几年前,就曾见到一位中国教授从日本带来的一把切菜刀,菜刀的一面贴有一层薄片,防止菜刀粘住食品。这类小改革,打开了一片市场。

因此,无论是什么产品,只要按照消费需求实行新的功能开发,它的市场就存在不断开拓的可能。

酷文化在流行

(酷与时尚)

在日前公布的一项中学生文化调查显示,中学生时尚生活的基本出发点是:我要“酷”。

在北京、保定、上海、苏州、广州、佛山进行的这项中学生文化调查显示,中学生所认为的酷的主要含义是:一种勇气,一种能力,是个性的一种充分张扬,而不是简单的追随与模仿。

调查显示,近7成的学生想酷,但并没有按照酷的标准去实践。

调查列出的前卫活动中,流行程度最高的是上网和染发,边上学边打工也被很多学生认为是“将要尝试”的。

酷的标志:得票率最高的是“刺激”类的极限运动(如攀岩、滑板等) 。其次是“不同凡响的生活质量和形象”

,再往下是“追星”和“扮靓”。接受冷色调流行色:中学生最喜欢的颜色是浅黄、天蓝、白色,而几乎无人喜欢砖红、橘红、土黄、深紫等色调。女生喜欢白色的多,而男生喜欢黑色的居多。男生喜欢冷色调的比例占到了47%,女生则仅为36.9%。调查认为,喜欢冷色调也是中学生酷的一种表现,他们希望以冷傲色调反衬出一种内心向往的格调。

他们卷入电子化生活,中意创意型职业。研究人员认为,尽管很多想法比较幼稚,但中学生的时尚性思维,应该得到大人和社会的更多关注,他们所具备的梦想、创造、前卫、挑战的能力,可能正是现代中国人在快速变化的社会中抓住机会的真正能力和心理素质。

Punk 与Hip-Hop

(反传统成为时尚)

在现代社会中,上流阶层仍然占据着社会时尚潮流的主导地位,而工薪劳动阶层则有着自己的一套认同方式。20世纪70年代末期,Punk 利用自己独特的穿着和装扮方式挑战着上流社会的意识形态,并与传统的社会秩序分庭抗礼。他们穿破烂衣服,佩带金属链子,将头发黏合成尖状并染成鲜艳的颜色。

服饰装束不再是篱笆或桥梁,而成为与主流社会时尚价值观相抗争的武器。这一现象在20世纪90年代流行的Hip -Hop 文化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作为一种街头亚文化,Hip-Hop 首先体现于服装及言行独特的欧美都市年轻人身上,他们模仿摇滚乐手的装扮,喜爱唱快板歌,跳霹雳舞,沿街涂鸦。尽管西方主流媒体和多数人群对此抨击不断,但始终没有能够彻底阻止Punk 与Hip-Hop 一族的大胆示威和公开挑战。Run -D.M.C. 在Rock

Box 中宣称:“Calvin

Klein 从来就不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任何人的名字印在我的衣服后面。”20多年来,在西方乐坛Punk 与Hip -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