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瑰宝的前世今生
初三 散文 3320字 229人浏览 谁家的宝儿6

钱俶《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 》解读

浙江省博物馆有一件五代十国吴越王钱镠、钱俶《批牍合卷》①,是稀世国宝,它与流散的后段钱俶《草书手简》被历史上称之为《二王手泽》。5月17日,中国嘉德2015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大观夜场,长1066厘米、宽36.5厘米的钱俶《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 》纸本手卷惊艳登场,内容包括唐昭宗赐第一代吴越王钱镠金书铁券②的明代木刻拓印图式,以及末代吴越王钱俶的草书,南宋朱熹手札和宋、元、明、清、民国时期共49位文人士大夫的题跋、观款,弥足珍贵。手卷以6800万元起拍,9900万元落槌,却与保留价一亿元仅一步之遥而流拍,引起文物界、收藏界的轰动。

这件国宝的图片随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我市书画收藏家们一眼认出, 它毫无疑问出自台州,传承有绪。其中,最为醒目的是黄岩籍清代光绪乙未科榜眼喻长霖篆书题引首钱武肃王镠铁券图式;上款文六居士,即收藏过这件国宝的临海籍辛亥革命元老屈映光。

金书铁券图式的来历

五代十国第一代吴越王钱镠早在唐朝末年,因讨伐军阀董昌叛乱有功被授予镇海镇东军节度使,得唐昭宗颁发金书铁券,长52厘米、宽29.8厘米、厚0.4厘米,上嵌金字诏书333字。诏书内容包括钱镠的爵衔、官职、邑地和据以受封的功绩, 还特别说明对钱镠本人可以免除9次死罪, 其子孙后代可以免除3次死罪,若触犯国家其他法律, 有关官员也不得过问。从此,铁券为钱氏世代珍藏,南宋时随钱氏家族迁往台州。新中国成立后,临海钱氏后裔将铁券献给国家,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明朝初年,朱元璋想效仿前朝赏赐功臣金书铁劵,但论及式样,无人见过,束手无策。在元朝做过礼部尚书的翰林学士危素见多识广,进言说:唐昭宗赐给钱鏐铁券,在浙江台州的吴越王第十五世孙钱尚德处宝藏。钱尚德应诏把铁券和钱氏五王画像送到京城,朱元璋会同丞相李善长、礼部尚书牛亮、礼部主事王肃等大臣一道观赏了铁券,命礼部照样木刻模子,留作格式。而后,朝廷设宴招待钱尚德,并将铁券等归还。铁券的进京,使朝臣们大开眼界,他们争相吟咏,唱和不迭,文坛领袖宋濂特地为之撰写了一篇诗序来纪念。而手卷开头的铁券图式,便是当时的木刻拓印本。

宋代书法重宝的组合

钱俶,本手卷的男主角,末代吴越王,在政治上的重要功绩是纳土归宋,使百姓免遭兵戈之苦。在艺术上,钱俶擅草书,宋太祖称其笔法可入神品一级,《宣和书谱》称其斡旋盘结,不减古人,并载内府仅存有钱俶草书《国子监直讲补牒》和《手简》各一件。吴越王三十世孙、清代学者钱泳认为,本《草书手简》正是《宣和书谱》著录的《手简》。释文如下:

报叔候。适领来状。却忽不安。忧轸亦多。瞩须弥切。且宜妙为将摄。速俟康车。又不

能令医。近来兴烦。律遣公务。且委亦向指挥,甚未妨事。切好将息将息。已令内景磅到。少药物等。此不多述。不具。押付叔候。十月七日早。

据考证,手简应作于公元978年或983年,是钱俶写给亲近叔辈家属的回信,其内容表露出纳土归宋后,在汴梁城屡次风疾复发,烦躁、病痛的生活状态。

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最早收藏《二王手泽》,并有题跋,后转赠钱氏六世侄孙钱景迪收藏,景迪也跋于卷后,可惜两人题跋都在明初兵乱中失落。本手卷现存宋人题跋观款23则,其中北宋人多数与米芾有交往,如北宋大臣、文学家元绛,文学家、史地学家、龙图阁直学士宋敏求,政治家、诗人王安国,资政殿大学士梁焘,与米芾齐名的书法家薛绍彭,文学家晁端彦等。另外,书法与蔡襄齐名的北宋名臣王广渊、钱氏诸孙钱直孺题跋及南宋宰相贾似道观款等均为存世孤品。其中,台州籍一代奸相贾似道虽然声名狼藉,但在中国书画收藏史上却是重量级人物。

本卷中,还有南宋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朱熹行书信札一通,作于1195年,书付台州进士滕仲宜,内容与吴越王无关,但是朱熹书法真迹存世仅四件,因此其价值不可估量。信札释文如下:

六月五日熹顿首奉告。审开口况为慰。讯後庚暑侍履。当益佳。庙额闻已得之。足见朝延表劝忠义之意。记文久已奉诺。岂敢食言。然以病冗因循。遂成稽缓。今又大病累月,几死。近日方有向安意。若以先正之灵。未即瞑目。少宽数月。当为草定父归日。必可寄呈矣。匆匆布复,余惟自爱。令祖母太夫人康宁。眷集一一佳庆。不宣。熹再拜。滕君承务。

元明时期的传承信息

明初翰林学士危素的题跋,记载了《二王手泽》在元代的收藏过程:经元代开国功臣木华黎七世孙多尔直班、元末博学之士黄殷士递藏,黄殷士为元殉节后,又复归临海钱氏十五世孙钱尚德收藏。

钱尚德在卷上留下了一段重要的题跋,记载明洪武元年(1368)九月,明军破台州(击溃浙东方国珍农民起义军),钱氏避乱于郊外,《二王手泽》在离乱中一度遗失,后于营寨中重得此卷,装潢首尾却被撕毁,许多宋代名贤题识不知去向。经重新装裱,复请当时诸贤续题。

本卷有明初吏部主事林弼,礼部尚书李克正,翰林修撰杨觏等题写的咏金书铁券诗;明初藏书家、修元史总裁官曾鲁,翰林徐尊生等长跋,应是铁券随钱尚德进京期间的留墨。此后还有明代台州籍官员、文学家、理学家谢铎,台州籍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黄绾,官员、藏书家张寰,榜眼、诗人孔天胤,四川按察使张治具,台州知府黎民表,临海令刘子兴,以及来自余姚的钱王十九世孙、大儒王阳明学生钱德洪等人均留下观跋。

清代《二王手泽》的分离

吴越王三十世孙、清代学者钱泳在笔记《履园丛话》里记载,曾两次前往台州拜观铁券。第一次在乾隆五十六年(1791),借观《二王手泽》,双钩描摹,刻入《小清秘阁帖》中。但

是本卷中的钱泳跋文,记录道光三年(1823)二月廿七日,第二次拜观铁券时,称《批牍合卷》不见了。

实际上,清嘉庆年间,钱氏家族因变故将《二王手泽》分为两卷,分藏于象山、临海两支。其中,前卷《批牍合卷》由象山一支宝藏,后来族人恐其失传,私质给了象山收藏家陈德善。不久,陈家遭火灾,名贵字画连同宅院悉数被毁,《批牍合卷》却存于瓦砾之间,内部完好无损,犹如神灵庇护。1909年,钱王三十一世孙象山钱渭昌出资将其赎回,重又装裱,悉心呵护;1955年,捐献给浙江省博物馆。

民国时期流落海外

民国时期,钱俶《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 》经临海钱氏后裔流出,当地望族、辛亥革命元老屈映光成为新的收藏者。屈映光曾与秋瑾、徐锡麟参加革命,历任浙江民政长、山东都督、省长等要职;北伐以后,退出政坛,专志学佛及慈善事业。

在本卷卷尾,题诗跋者有清末民初著名画家王一亭,政治家陈其采,哲学家、教育家、佛学家蒋维乔,台州籍前清遗老、榜眼喻长霖及其女婿、中国现代史上名扬中外的学者、万能教授张圣奘。喻长霖书法大度厚实,丰腴圆润,雍容华贵,为世所重,除了篆书题引首外,行书题诗一首,落款时间是丁丑孟陬月,即1937年农历正月,时年81岁。1949年,屈映光迁往台湾,本手卷随屈氏流落海外。

当代成为回流文物

1973年10月,屈映光在台湾病逝。此后,本卷由台北知名收藏家王蔼云收藏;1990年代,被世界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征集。

钱俶《草书手简(并铁券图式及宋元明清名贤题跋) 》1998年第一次在纽约拍卖,以44.25万美元成交,买家是一位美籍华人, 未料受金融危机影响,迟迟未付款,最终撤销成交;第二次是2001年4月佳士得香港春拍,底价300万港元,以流拍告终;第三次是2003年4月佳士得香港春拍,底价仍是300万港元,北京一位买家以387.175万港元竞得。至此,这件千年沧桑,身世坎坷,几经聚散的翰墨瑰宝终于回流。

美中不足的是,最适合的买主浙江博物馆屡次无力竞拍,错过了《二王手泽》合卷的最佳时机。

目前,嘉德拍卖公司透露,已有多方买家前来私洽,争取以更合适的价格购买本卷,其中包括浙江藏家&&

注释:

①《批牍合卷》,是由五代十国吴越王钱镠发给崇吴禅院长老僧嗣匡的牒文、钱俶批回宝庆禅院僧崇定的奏表两件文书,合装成的手卷。

②金书铁券,又名丹书铁劵,简称铁券。西汉首创,用朱砂填字在铁板上,熔铁铸瓦制

法,状如蒸笼,断而为二,形如覆瓦,是古代帝王赐给功臣世代享受优遇或免罪的凭证,民间俗称免死牌。隋代起,丹砂填字改为用金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