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新鸳鸯蝴蝶梦中学生早恋该扼杀抑或疏导
初一 散文 1871字 36人浏览 刘春波888

-心理健康教育

核心提示:将于今年9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的《大学生管理条例》,已不再禁止大学生结婚。那么,中学生是否可以谈恋爱?这在《中学生守则》中虽没有明确禁止,但早恋的存在却是一个令人忧心的事实。家长老师们与其压制扼杀,不如以平等民主的姿态,引导孩子从中走向成熟。一周前的一个傍晚,一对穿着柳州市某初中校服的男女生,躲在八一路一小区偏僻处相拥而吻。他们的举动引来路人侧目,也引起大人们的议论。这仅仅是中学生恋爱的一个缩影。连日来,记者尝试走近这个被视为“另类”学生的“小恋人”群体,发现他们的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长辈”人群,在企图阻止他们过早的情爱行为,但往往方法使尽,恋爱依旧。“请别把我们当坏人”3月31日下午6时,柳州广场路附近的一个鲜花店前,穿着校服的男生小凯,选好了一朵白色的香水玫瑰,用粉色的花纸包装好之后,塞进胸前的校服里,匆匆向马路对面跑去。记者看到,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一位与他穿着同样校服的女孩在等他。走近后,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广场的一条小径。在人少处,小凯从衣服里掏出白玫瑰,笑眯眯地送给女孩:“生日快乐!”然后,拉着她的手亲了一口。“你们算不算谈恋爱?”“你说呢?”个子并不高的小凯反问记者。但他很坦诚:“她是我邻班的同学。我们从来没有把这个问题挑明,没说过‘我爱你’这样的话。”小凯说,他只想多一些时间与这女孩在一起,喜欢听她说话、看她的微笑,喜欢与她讨论包括学习在内的所有问题。不过,小凯说他们的行为是很保密的,除了各自的几个“死党”知道之外,家长和老师是绝对不让知道的。“如果知道了,我们就惨了。”可他也承认,在好友的眼里,他与那女孩的关系是恋人。他的其他同学及好友中,也有谈恋爱的。“这并不奇怪。”小凯说,他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班里就有男生女生像恋人一样相处的现象。现在的同学中,更有直接以恋人相称的。他们周末会一起去娱乐,甚至每天早晨等着一起吃早餐,下午放学同乘一辆自行车,在没有人的地方会手拉手,相拥而行,亲吻。“请别把我们看成是坏人。”陪同小凯接受采访的另一名男生阿力对记者说:中学生恋人也像成年人一样,都会把爱情看得很纯洁,而不是“小偷小摸”等坏事。他以台湾动漫影片《梁祝》来解释: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是同学生情,只要是看过这部影片的,都会被他们的爱情所感动,“如果学堂禁止恋爱,会留下这样的传世之作吗?”阿力说,其实有的同学起初并不是恋爱关系,只是相互倾慕。但这种普通的情感被误解之后,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和他的女友就是这样发展而来的。他是课代表,那女孩的单科成绩并不理想,他就尽力去帮她,但在帮助的过程中,有同学笑他们是“一对”,老师也找他们谈话。他俩都觉得不好意思,后来就改成了电话联系,最后周末相约在一起看书,越走越近„„家长担忧“跟踪”阻挠中学生谈恋爱,这对学生来说已“见惯不怪”,但绝大多数家长对此却竭力反对,无论是对自己的孩子还是别人的孩子,多般持批评态度。“怎么可以呢?他们懂什么?谈恋爱的学生还想不想今后有出息?”家住三中路的王女士满腹不满。她的这种情绪与她的女儿小雅早恋有关。小雅是柳州市一所示范性初中的一年级学生。去年暑假她小学毕业时,喜欢上了奥数培训班里的一位男生。尽管那位男生从来没有与她在过一起,甚至不知道她喜欢他,但小雅一往情深,甚至常常跑去那男生可能出现的地方等候。没有等到他出现时,小雅会十分失望,偷偷流泪;一旦他出现了,她又会情绪激动。王女士说她起初只当女儿有些犯痴,也没在意。可是,去年秋季快开学时,小雅却突然提出不去原来选定的那所重点初中,而要转去另一所离家更远的普通初中去读书。王这才警觉起来,经旁敲侧击,终于发现小雅是想跟另一位女生“较量”——原来,有人告诉小雅,她喜欢的那位男生为了另一个女孩,主动放弃了已考上的重点初中,与那女孩同读一所学校。小雅在日记中写道:“我不相信她会比我好,更不相信他会真心喜欢他,我要把他从她身边夺回来! ”“小小年纪,就产生这样的心理,让她发展下去,不毁了自己才怪!”王说要不是她及时发现,后果难说。她最终将事情挑明,把小雅大骂一通,才让她打消了转学的念头。家住雅儒路的姚女士则一直为自己没有

处理好女儿的恋爱关系,后悔不迭。姚的女儿曾在市区一所初中就读。2003年11月,女儿刚上初一年级,就陷入网恋,对方是一名社会青年,两人坠入爱河,难以自拔。姚为了控制女儿与那男子约会,就与两个妹妹和丈夫,轮流接送女儿上下学。可是,这也没用,女儿会逃学约会。她管不住之后,就悄悄跟踪女儿去找那男的,但那男的却说:“是你女儿找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