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榄树之梦 王依然
初一 散文 1175字 387人浏览 hyi088

橄榄树之梦

——读《撒哈拉的故事》《温柔的夜》有感

蜿蜒的路,伸向荒凉的沙漠,残阳如血,在古道上,瑟瑟的西风,吹走了沙漠上最后一阵阵驼铃声,唯有清冷和孤独在傻笑……

从高中开始,我就喜欢三毛,喜欢他的桀骜不驯,喜欢他痛痛快快地爱,风风火火地闯,无牵无挂地玩,无遮无碍地哭。那时的我们,都像禁锢在牢笼里的孤鸟,任凭挣扎,也始终挣脱不了无形的牢笼。于是,我爱上了三毛,随着她踏遍撒哈拉悲凉的沙漠,听寂寂的干风常年累月地吹,随着她踏遍南美59个国家,踏遍常年静寂的无风的石城,寻找自己的绿野仙踪……

我也想像三毛一样潇洒地活着,因为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看到了绝美的撒哈拉沙漠,便毅然决然背起行囊,奔赴他乡。她在沙漠中边走边唱, 一个人在一个远离文明的地方唱着一支年深月久的曲子,任凭大风呼呼的刮,任凭黄沙迷蒙了双眼,也阻止不了她追寻自由的脚步……

她逃离了全世界,却逃离不了荷西的深邃的眼眸。我也想拥有一个荷西一样的爱人。三毛和荷西之间隔了六年、一场大雪、千万座城和一片沙漠。六年后,三毛重回马德里。荷西在背后紧紧抱她,三毛问他:“现在,如果我跟你说我要嫁给你,是不是太晚了?”荷西满眼泪水望着她:“一点也不晚。”……这个世界上也许会有很多人爱你,可是真正愿意等你的人很少很少,荷西等了三毛六年,三毛等了荷西一辈子……

因为就算全世界都不要她,她还有荷西。

然而,三毛的爱情远远不如想象的那么美好,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荷西永远地离开了三毛,纵使有万般的不舍,他还是永远长眠在大海的深处,只留下三毛和她无尽的眼泪……

或许我们永远无法想象三毛的孤独,也永远无法触摸到她的悲伤——那是常人不可承受之重,好像一座大山轰然倒塌,天地瞬间消失不见 。那个年少时喜欢躲在衣柜里并且曾经割腕三次自闭症女孩,她以为荷西的出现给她带来了阳光。可是这一次,她彻底走到了生死边缘,无边的黑暗瞬间涌来——眼睛哭肿了,嗓子吼哑了,心也随着荷西一起死了……

埋葬了爱人,三毛离开了小岛,她想逃避这个悲惨的世界,于是三毛带着荷西的灵魂,开始踏上走遍万水千山的旅程……

三毛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她没有中国传统女性的保守,却有一种大气的美,一种波西米亚女郎所独有的气质,年轻的坚强而又孤独的三毛,志行高洁,不肯随波逐流 顽强地驾驭不羁的生命之舟,主动地去寻找欢乐、坎坷、动荡,寻找痛苦,寻找爱,寻找死,一生充满了许多奇行奇迹,使生命成为一首浪漫奇丽的诗。

。如果生命是一朵云,它的绚丽,它的光灿,它的变幻和飘流,都是很自然的,只因为它是一朵云。三毛就是这样,用她云一般的生命,舒展成随心所欲的形象,无论生命的感受,是甜蜜或是悲凄,她都无意矫饰,行间字里,处处是无声的歌吟,我们用心灵可以听见那种歌声,美如天籁。被文明捆绑着的人,多惯于世俗的繁琐,迷失而不自知。读三毛的作品,发现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像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