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幸福(琴台文艺)
初三 记叙文 1268字 29人浏览 clx207903

2010年的1月25日,是我的好朋友娇娇结婚的日子。这一天阳光明媚,在去她家恭贺的路上,她这些年来经历的点点滴滴浮上我的心头。

娇娇本是我姐姐的大学同学,却成为了我的莫逆之交。也许因为我和她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吧!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僻远的山区做了教师,而她的分配之路则更加艰辛,历经波折的百转千回之后她分到了乡政府工作,在很长的时间里,她领取的都是差额工资,也随时有被解聘的危险。生活的不顺遂使得我与她惺惺相惜、肝胆相照。

不过,她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四年的煎熬等待之后,她终于领到了全工资,她终于看到了希望和光明。谁知道意外的打击接踵而至,也就在那一天,她的父亲意外中风,她急急送往医院救治,忙里忙外,身心俱疲。她虽有母亲,但母亲一直身体不好,不拖累于她就算烧高香了;她虽有兄长,但哥哥一直待业在家,又要养家糊口,在经济上根本就对父亲的病无能为力,所以家里家外就靠她一人苦苦支撑。在那些举债治病的日子里,她尝尽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在父亲出院回家养病期间,她学会了按摩、打针、输液,可由于她的父亲一直惧怕疼痛、不肯锻炼,所以她百般努力之后仍不见父亲的病有任何起色,她的父亲就这样瘫痪在床,饮食起居皆需要人照顾,她肩上的担子的确是太重了。有一段时日,她的外婆也因病住在她家,每日晚上,外婆呼来父亲唤,她几乎无一刻可得安眠,她迅速地老去了,二十几岁的容颜已突显老态,她日日浸泡在苦涩中,把心灵的沧桑化作了眼角的皱纹。她对我说她负债累累,实在没有余钱买化妆品,久而久之,也就不知道化妆与保养为何物了。

我去过她的家,蜗居在一条窄巷中,是两间白天也看不见天日的黑暗小屋,家里除了生活的必备品之外没有任何家具。在屋子的靠墙处,放着一张窄床,上面就躺着她的父亲,这样窘迫的家境自然也影响到了她的婚嫁,她与我都因种种原因而稳步走在了大龄剩女的独木桥上,可她真的很豁达,即使抱怨命运的纠结,也不放弃希望。她起了个网名叫永不言败,足以反映出她的乐观上进之心,她是真的很累很累,也真的是很坚强很坚强!!

前些日子,她来找我商量婚事。她找的伴侣身处流动单位,婚后必要两地分居,她本想找个肩膀卸下重负,如此一来却是无法达成心愿,她的婚后生活必将面临重重考验,所以她的焦虑之情也令我颇为感慨:也许一个女子一旦单身就注定无法获得幸福,这是全世界人类的共识,有时候我自己也这样想,可我这样的人也许与我的另一半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而我恪守的宁缺毋滥的人生态度又让我觉得,这世上总有一些奇特的女子因为自己本身而获得了意义,她们的价值只为自己体现,而不依赖于丈夫和孩子。总之,不管哪一种人生都是充满冒险与挑战的,命运有时是无法解释的,生活就是王八蛋,我早已不知道什么是纯真了!

终于迎来了她的婚礼,进得家门,便见她已妆容妥当的问候于我,那张窄小的床上,外侧躺着她的父亲,里侧坐着笑容满面的她,我终于看见了一个准新娘的幸福微笑。本想当伴娘送她的,可她的周围聚集了不少村官,论身份她现在是副乡长,所以那些女孩儿是很乐意送她的。我很想讲些祝福的话,却终于只是注视着她静静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