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否是浮夸
初二 散文 972字 38人浏览 小和田碍未

写一段流年往事,记录终将离去的青春,生活中蔓延出许多轨迹,我只愿为理想执着,我只愿为落花写意,我只愿为流水哭泣;当岁月不断交织些过去,掀起回忆的涟漪,无数片熟悉的桥段,在脑海中悉数放映,或许有不愿提起的伤痛,或许有难以启齿的失落,或许有不可抹去的愁思,又或许过去是一个无法解释的命题。

红尘里,流年似水,一个不经意间,擦肩而过的是缘分,一个不可思议般,从陌生到熟悉;穿行在人来人往的人生旅途中,时间是一片枯燥的风景,它见证了落花流水,它倾听了曲终人散,它过滤了风花雪月,它凋谢了沧海桑田;行文在历史的底蕴中,时间又是一片浓厚的文化,它浓缩了千百年来中华文化的精髓,它沉淀了古老文明的零碎,它收录了古往今来或悲或喜的传记,它包容了唐诗宋词的平仄,它婉了闭月羞花的美貌,它倾听了流传千年的歌谣;时间也是一首吟不完的诗,它包罗万象的点开言辞的多样,它层次分明的演绎了文字的绝妙,它不可思议的划分了文化中隐含的论点;和一行古句,题一笔残词,泼墨泼不尽时光叙事,行文写不完岁月流诗,最怕心不静而回首往事,最怕情不禁而编织流年,最怕泪难留而公然决堤,回眸里,过目不忘的是过去的彼此。

红尘里,岁月如歌,听一曲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歌词,生活里辛酸作陪,未必不是成人之美,岁月是人生舞台的一场演出,必要的是彩排,不必的是无奈,当成败在你来我往中逐渐占据着舞台,有多少信念被击退,有多少理想被包围;于是,在取舍中,演出的是一场又一场的意外,结局是一幕又一幕的悲哀,对于岁月来说,我们的前行任重而道远;或许现实有些苍白无力,但并非遥不可及,毕竟是一场交情游戏,毕竟还有深房闺蜜,无所谓迷失,无所谓固执,红尘里,流逝了多少故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红尘里,岁月相依。古往今来,既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美事,也有人生若只如初见的传说;或许你还惦记着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两全,或许你还流连于血染江山不敌朱砂的可惜;悲喜总是交错着考验,一瞬间,一曲华胥,乱世成殇;一瞬间,一世长安,一世迷离;一瞬间,玲珑红豆,相思入骨;一瞬间,倾尽天下,乱世浮华;逆来顺受的是勇气,萎靡不振的放弃,大好红尘,我听闻,谁应了谁的劫谁变成谁的执念,我深知,缘分写在三生石上,我不愿,曼陀罗开在彼岸变成永远,我不懂,三途河上梧桐燃忆经过多少个五百年。

一段岁月蹉跎了三千红尘,万丈豪情也需十年寒窗,红尘里,梦旧归陈,终需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