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改写
初一 散文 625字 301人浏览 alex83323

冬天,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鹅毛般的大雪覆盖了大地,到处粉装玉砌,银装素裹。一间破旧的小屋中,微弱的灯光下,只见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坐在灰暗的灯光下,正为即将离家的孩子缝补衣服,母亲眯缝着眼,左手拿着针,右手拿着线,在这一针一线中,包含着母亲对儿子的多少牵挂与担心,家中贫困潦倒,没钱买绫罗绸缎给孩子,只能为孩子缝些粗衣麻布,但在这些粗衣麻布中,溶进了母亲的千般情与千般爱。

夜深了,刺骨的寒风透过一快破布侵入屋内,使母亲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站起身,垂了垂酸痛的被背,端起一杯热腾腾的茶,走进了儿子的房间,为儿子披上衣裳,担忧地说:“儿呀,天冷了,早些歇息,明还要起程呢!”孟郊放下手里的书,看着憔悴的身影,思绪万千,母亲一丝不苟地为将要离家的儿子缝补衣裳,生怕在外地没有人给他缝衣,树枝般枯黄的手上长满了老茧,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为儿子穿针引线,不时揉了揉眼睛,理了理头发,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憔悴与担忧,“你出门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孟郊望着母亲布满皱纹的脸上,热泪盈眶,握着母亲长满老茧的手,感动不已,想留下来陪着母亲,但是又不想辜负母亲的希望,扬名于世,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考上了个小官,欣喜若狂,但这比天高、比地厚、比海深的恩情,却无法报答。这不禁使孟郊感慨万千。明日就要离开慈爱的母亲,离开生他养他的故土了,母亲的怎能报答?这小草的心怎能报答春天的温暖呢?儿子又怎能报答母亲的恩惠呢?

窗外依然寒风凛冽,但屋内却依旧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