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写作中渗透的情感美
五年级 记叙文 2386字 591人浏览 蜻蜻潺潺

现代散文写作中渗透的情感美

艺术作品往往都是情感的产物、情感的结晶。不少对散文写作深有体会的作家,都对散文中情的作用,作过生动肯定的描述:文学的特征之一是以情感人,鉴赏者在进行文学鉴赏的过程中,往往感情非常投入地参与其中,与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一起,共同感受着喜怒哀乐。①散文作为文学体裁的一种,自然具有这个特征。情感可称得上是散文的灵魂,在此,本文选取现代散文的部分作品,试图以美学的眼光来分析情感美在散文作品中的体现。

一、现代散文的抒情具有一种人性美

在散文中,作者一般是作为抒情的主体而出现的,不像小说戏剧,作者的爱憎要通过塑造正反人物曲折地表达。因此,作者的个性与价质观在散文中总是突出与鲜明的。作品中抒发的情感往往与作者个人是分不开的,情感中或多或少地体现着人性美。

现代散文作家朱自清的名作《背影》的叙述是简单的,描写是平实的,却能打动千万个读者的心。父亲几句再简单不过的话语却让人印象深刻:祖母去世时,本该受安慰的父亲竟安慰我说事已至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待业在家的父亲这一句普通的话,扣紧了每一个读者的心,父子之间的真挚情感跃然纸上。也正是因为父亲对儿子的一片深情才使这篇散文像一首优美的乐曲,沁人心脾,动人心扉,这就是人类最简单最原始的亲情。这种情感就是人性美的一种具体体现!正如曾写过不少美文的谢冰心所说:当一个人物,一桩事迹,一幅画面具体体现出的人性美向你袭来时,它就像一根扎到心尖上的长针,一阵卷到你面前的怒潮,你只能用最真切最简练的文字,才能描绘出你心尖上的那一阵剧痛或那一抹幸福。

沈从文的散文,对于人性美的挖掘就体现得更为直接。他的著名散文《鸭窠围的夜》通过深刻而又鲜明地描写,表现了湘西人民的原始生命强力和对自然的热爱与契合,以及天然纯真、乐知天命的性格。正如他自己所说,这是人生的形式,是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②是人性的本真,观念的单纯。心地卑劣的人,固然不会写出千古传诵的美文,而平庸或矫饰的情感也会使散文受到致命的伤害。相反,只有心中有爱、有善的作家才会写出具有人性美的散文。

当代著名散文家刘白羽的散文,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战斗气息,意境阔大、粗犷、豪迈,具有浪漫主义抒情风格。他的作品也时时流露着一种人性美。如《白蝴蝶之恋》中,作者为了求助一只受伤的小蝴蝶时说:忽然有一滴圣洁的水滴落在灵魂深处。正是作者心存爱、善与同情等美好的情愫才得以求助了一只受伤的小生命,也正是作品中这种情感的人性美才得以打动读者。

现代散文作家中的一朵奇葩琦君,以一个女作家特有的细腻、柔婉向读者倾诉着她对人性的领悟与理解。她的散文中往往透着淡淡的忧伤,在惆怅、迷惘、低沉之中蕴涵着深情。《金盒子》一文中作者以金盒子为线索叙述了自己与两位兄弟的情感经历,岁月沧桑,时日不再,但作者倾吐在字里行间的手足情历历在目。金盒子是我寂寞中唯一的良伴,我纵有一万个金盒子,也抵不过一个亲爱的哥哥!情感的炽热,人性的纯美如同冰心的散文。她用爱去征服憎,用人性去和谐世界,使一切趋于平和。这种人性美是散文中的情感主线。

二、现代散文的情感还具有一种真情美

在某种意义上说,小说所写的是身外事,而散文写的却大都是作家心中的事。从本质上说,散文真正是心灵的袒露,因此,真实是散文的根基。③真情美在散文中是显而易见的,从表达方式上看,它主要有以下几种体现的途径:

直抒胸臆。直抒胸臆表现在现代散文的抒情散文中,作家们往往直接抒情,显示出不同的情感倾向,但真挚感人。现代作家郭沫若先生,他在抒情散文中体现出爱憎分明的情感倾向。例如《银杏》一文中,作者写道:你是真应该称为中国的国树呀,我是喜欢你,我特别喜欢你,表达出作者对银杏树的喜爱之情。我是怎样的思念你呀,银杏,我可希望你不要把中国忘记吧!文中也直接抒发出了作者对银杏的思念。这种直接抒情的方式,在散文中很常见。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的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这是郁达夫的散文《故都的秋》中的句子。通过这几句,作者直接抒发出了一种沉郁之美和震撼人心的壮美,对北国的秋的眷念抒发得淋漓尽致!

美的事物唤起人的美感都是直接有完美的形式引起的,而完美的形式的产生离不开艺术的技巧。④现代散文的真情美,除了直接抒情来体现外,更多的情况下是通过手法的运用来抒情,比如借景抒情、托物言情等。

借景抒情。所谓借景抒情是指借助具体的自然景物来抒发作者当时的心情的一种写作手法。情随景迁景随情移的说法自古有之。心情不同,看景物的感受就不一样,相反,不同的景物在不同的境况下,也可代表不同的心情。

现代著名女作家张洁的散文《挖荠菜》中,作者回忆了童年的苦难生活,当馋丫头的故事。有一次偷地主家的玉米,被地主家的管家发现了追着跑而不敢回家时,写道:远处,庙里的钟声在薄暮中响起,羊儿咩咩地叫着,由放羊的孩子赶着回圈了,乌鸦也呱呱地叫着回巢了,夜色越来越浓,村落啦,林子啦,坑洼啦,沟渠啦,好像一下子全都掉进了神秘的沉寂里。作者当时孤独、恐惧、无奈的心理就借此情此景抒发出来了。

现代文学史上写抒情散文的作家朱自清先生是一位好手。他善于描写,在描写中做到情景交融,在诗与画的交融上,达到高度的成就,给读者不仅仅是情的共鸣,还给人一种图画美的享受。如名篇《荷塘月色》、《绿》、《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都融情于景之中。这里来分析一下《荷塘月色》。文章先写心境的不宁,我于是在夜间散步,领略荷塘月色下的美景,经过这美景的洗礼,使主观情绪得以超越、升华、竟使心境达到了宁静。这是作者心情的变化,写景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