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在秋天的故事
初一 记叙文 2030字 127人浏览 光阴的趣事

我一遍遍地听着我们曾经一起听过的歌, 心里明白那些往事如一片秋叶, 经历了春的青涩、夏的繁华、秋的成熟,默看着身旁的伙伴一个个消失在秋风、秋雨中,从此后没了消息。忽然明白这一切终是如南柯一梦。怀着几分不舍,几分不甘,几分迷茫,无限惆怅地悠悠坠落在悄无声息的秋夜&&

老家的田、土里种满了烤烟,春天泥泞的田埂上、山坡上到处可见赤脚的村民在忙碌着------忙着为那些刚移栽的烤烟壅土。你正在写告示牌:某某责任田等字样。休假回家的我看见了你一手漂亮的毛笔字。闲聊中知道你是我们村上的烤烟技师。因为叔叔是村主任,所以你下村来的伙食就被安排在他家。而我是婶婶的死党。彼此对对方的了解全缘于她的描述。她的心目中我们都是有文化素养的人。所以对我们特别的热情,甚至有点崇拜。以至于我们有时会不由自主地同时说:听你婶说,你&&,听我婶说,你&&然后相视而笑。是啊,不知不觉中对彼此多了一份牵挂和期盼,你工作中的喜和乐,忧虑与深思会信息告诉我,我心里上的烦和恼,欢快和开心也会情不自禁地告诉你。

你说:孤独寂寥时很想和你聊天,聊那年轻时的梦想和那永不退色的记忆,聊那滚滚红尘中的喜怒哀乐。聊那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韶华易逝,青春不再,纵有万丈雄心,怎不灰飞烟灭?鬓角的鱼尾溅湿你不再圆润的脸颊,新年的祝福声里又为青春悄悄地掘墓。蓦然回首,你真正拥有什么?当我们读懂这人生哲学时,又已是日落西山,万家灯火了。你看这扰扰人生,想爱的无缘,想分的难弃,想做的缺才,想要的空望。在道德伦理的粉饰下,不同的角色粉墨登场,为亲所累,为情所困,为已所求。又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我说:太多的感慨同样郁积我心头。常无端地对世俗进行拷问,莫名地对人心满腹疑问,无助地对真爱反复逼问&&我们的所累、所困、所求,何其相似。为什么各类事物,总是在我们失去时才懂得珍贵,在我们没有得到前,倍觉美好。而一旦拥有便会索然无味,大失所望。喜新厌旧也好,移情别恋也罢。同样为情所困。自古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甚至连古时刑罚都要诛连九族,不愁你不为亲所累。现代人的眼光,看的不是你肚中货,而是你袋中米。你财大便可气粗,你有钱鬼能推磨。所以人只能无止境并拼命去挣钱,甚至连牌桌上的机会都不放过,这就是我们的所求?

我们就这样聊着,是自慰也是互慰,感叹着彼此对生活的领悟,体会着彼此对现实的认知。

在你面前,我无所顾忌地倾诉着自己的所谓忧伤:小狗卖力地在桌下啃着骨头。我点燃一根烟,吸入口中,感觉又麻又呛,慢慢腾腾吐出烟圈,看它飘飘缈缈在我眼前消失。虽然每天我把自己弄得忙忙的,但我明白心里其实空空的。倒满一杯酒,我皱着眉头喝下,任凭它麻辣着我的舌头和喉咙,但是它依然无法排遣我内心的寂寞和无聊。一排大雁一路叫着从我头顶飞过,我一直目送它们,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它告诉我季节正在交替,而我依然体会不到收获的喜悦。小狗绕膝求宠,我只能避而躲之。此刻的我如同那失群的大雁,凄惨而孤独地叫着,不知何处是归宿,何时遇见同伴,心如同这秋天的傍晚,不冷但凉!

有时久久没有你的回复,我不担心也不盼望,只因有了倾诉对象,我心中滋生的种种不快早已随着我编辑的文字消失在电波经过的路上,被风吹散,即便到了你那里,我也只愿你看到的是我心在不经意时的那份寂寞和孤独。或是让你明白,远方有人在向你诉说着那些陈年旧事,也是对你的一份若隐若现的依恋。

在某一没有预知的日子里,突然就有了来自你那里的惊喜:今天给你回信,相信你的心情也象天气一样开始加温了。当时啊,在浓浓的秋意里,我也无法走出那哀怨的氛围,有一种冷落清秋节之感,谁不想取悦骄狂人世?谁不希望博得朋友的欣赏?人啊活着有多少绿色的希望,便有多少艰难的负荷,人的心境既有俚俗,也不乏高吟,既半带偏见又半带感伤,在自愉或失眠中难免不抽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收到你的回复,其时心情早已放晴,笑意中多了一份共鸣。也多了一份坦然,原来多愁善感不止我一人!

岁月匆匆,匆匆岁月,相遇、相识、相知,日子的累积,改变不了我对秋的年年复年年的质问:秋夜是虫族的世界。长长短短、高高低低,起起落落,不知是蛰伏前的悲鸣,还是欢唱? 深夜,这并不美妙的和曲,谁人在听?也许是我太过于敏感:无论是南飞的大雁,还是啁啾的虫蚁,抑或是飘落的树叶,都令我惋惜、伤感、痛心。不曾想,洒脱开朗的我,却常被一种无由的情感所困扰,留下几多秘密在心中。

深夜,我与你进行着心灵的对话,遥望那窗外的星空,猜想着此刻你是否也在仰望头顶那一轮明月,是否也在感叹着季节的变更,岁月的流逝,理想的蜕变, 人事的淡漠,情感的易碎, 世事的多变&&你告诉我:很想很想给你打一个电话,问声朋友你好吗?悠悠地琴声总在耳边缭绕,勾起我无边的遐思,纵然在唐诗宋词里也难释一种莫名的情怀,每一个短信,每一次问候,每一回重逢,都会令心潮荡漾,诚信和理智中我视你为红颜知己,如果可以穿越时空隧道,我想天会不会忧伤得很蓝?欣慰的是今夜和他年一样的星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