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9溅血染作桃花扇
高三 散文 1958字 333人浏览 伊贰叁叁

溅血染作桃花扇

1699年,侯方域和李香君相逢于至纸上,一个叫孔尚任的人感于兴亡,博彩遗闻,撰了一出戏。南明凋零的桃花,盛开在清时素白的扇面。明明是前朝的风景,却那样引人驻足,一世人的悲欢离合,一双人的生离死别,一个朝代的如梦方终,废墟上,一个朝代的如梦方醒。斜阳流水悠悠,片刻兴亡过手。

——————————

———题

金陵,秦淮。

年少轻狂的侯方域在秦淮画舫上对月怀古,拈花带笑的李香君在后院轻唱《牡丹亭》,声线清亮,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声声落在他心上。她垂眸轻唱:“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他怦然心动。

月老牵线,有心结识,相赠诗扇,缘定终身,洞房花烛,一切顺利的令人发指。

婚后第二日,臭名远昭的阉党余孽阮大铖派人送来一副妆奁,用来拉拢收买侯方域,方域初有允意,香君冷眼旁观,后不禁怒斥,义正言辞,拔簪,脱衣掷地,铮铮作响“脱裙衫,穷不妨;布荆人,各自香。”

她瞬间迸发出的璀璨光辉,使周围黯然失色。

殊不知,这清高的光辉太耀眼,会灼伤到周围的人,伤害至深。

崇祯十六年十月,大明国事倾覆。

这一时,侯方域避祸远走,起因自是因那成亲时香君却奁,阮大铖积怨久矣,狭私报复。

祸事四起,家国颓亡,侯方域无法只得远走他乡。他与她作别,强作劝慰:“暂此分别,后会不远。”她却含泪道:“满地烟尘,重来亦未可也。”

离合悲欢分一瞬,后会无期无凭准。

后来的路途颠沛流离,风尘苦旅,所幸侯方域终投奔了督师扬州的史可法。

暂落安定,只留香君一人独自留在金陵,望着波涛暗涌的秦淮水,扼腕长叹,思念成疾。

祸事再一次降临。

侯方域避祸远走后,阮大铖又追随马士英迎立福王,春风得意之时,更再三逼迫香君再嫁他人。

香君宁死不屈,当再嫁的花轿来到楼下,她一头碰个鲜血四溅,溅在了当年侯方域赠她的诗扇,昏死在地上。

后风流名仕杨龙友拾此桃花扇,以血为墨,揉草为汁,将她满心凄清悲戚仔细点染成折枝桃花。

点血染作桃花扇,比起枝头分外鲜。

她将她的坚贞,清峻、义烈、控诉、揉捏成血,描作桃花点染在大明王朝支离破碎的缝隙间,渲染出的浓烈渐迷了世人的眼。深刻,悲壮,令人落泪叹息。

她以诗扇代言,托苏昆生去寻找侯方域。

乙酉三月,侯方域终回金陵,才发现,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这桃花扇在,那人阻春烟。”

故地重游,悲凉凋蔽,凄不胜凄。

他们兜兜转转,终是,没有相遇。

再见,与君绝。

不久之后,清军南下,攻陷南京。那存附在大明江山的断垣残瓦,草木荒芜间的风花雪月,爱恨情仇,终随着清军铮铮铁蹄,遗落在扬起的风尘里,无人寻觅。

故事的最后,再见面时,已是栖霞山,夕阳无限好。

我无法想象当时见面的情景,太壮烈的情感,太泛滥的思念,已侵蚀骨髓,烙印在心底。太盛大的爱情,钳制在国破家亡,烽火连天的战乱中,盛大到了虚无,悲壮到了飘渺,无法再用言语形容。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然而,《桃花扇》里真正感人心魄的是其中对于离合,对于兴亡的感悟、剖析。

那张道人踏破红尘而来,点破红尘而去。“呸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那里,家在那里,君在那里,父在那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翅楞楞鸳鸯梦醒好开交,碎纷纷宝镜不坚牢。羞答答当场弄惹的旁人笑,明荡荡大路劝你早奔逃。”

声音苍老宁静,如同晨钟暮鼓破室而来,斩断世间情愫、牵挂、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片冰凉。

侯方域和李香君闻言,豁然顿悟,抛却尘缘而去,挥别红尘。

这是洞察世事,深明一念之间顿悟的力量。

那点染在素白扇面上的桃花,终随着前朝倾颓,世事变迁而渐渐淡去,最后凝成一颗朱砂,点在明的眉梢,清的发髻,点在世间每一有情有义之人心头。

在桃花扇的结尾,孔尚任写了一出《馀韵》: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哭,凤凰台楼枭鸟。残山梦最真,旧镜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到老。

他这样费心,竭尽所能的倾诉,却有几人能懂这易消易逝的无常?这无处不在的彷徨和无奈? 他真正想讲述的是兴亡无常,可世人眼中只有情爱。

这不禁让我想让我想到那撑一叶扁舟,独往湖心亭看雪的张岱:

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

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帧,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点染在人生扇面上的风尘,情爱,聚散,兴亡,终随着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而渐渐淡去,褪去,了无痕迹。只剩那染在南明弥留之际的桃花,在历史深处暗暗地绽放,笑看那东海扬尘,世事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