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 忆
初三 散文 1295字 87人浏览 米饭黑黑

拾 忆

孟欣然

想把你写进我的故事里,趁现在年少如花。

-----题记

走廊上,他和她就这么毫无预兆的遇见了,他盯着她,她慌忙地移开眼神,咬着嘴唇快歩跑上楼梯,消失在转角处。

她跑回教室,背靠着墙,拼命地平复自己的心情,眼角有些干涩,心神飘忽到了那一年盛夏。

“同学们大家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初一这第一年大家要努力啊!”

刚升入初中的他们有着是了纯真的笑容,最单纯的心,他们怀着希冀,他们还是没有任何人生经历的孩子。

“咳咳,接下来我来介绍一下我自己,来人陈刚,往届同学都爱“帅哥”“帅哥”地叫我,好吧,我承认我是很帅这个事实,但做人太过张扬,还是叫我“帅爹”吧!”

“卟哧”一声,同学们被这番自我介绍逗乐了,都哄笑起来,夸张的甚至还猛捶桌子,教室里瞬间欢笑不断。

九月,这是他和她的遇见。

“好了,请同学们拿出练习册,我们今天来讲题目。”他背身在黑板上写下“a*b=a+2ab,那么2*3=?”同学们疑惑地记着“*”,大脑飞速运转也没忆起有这人符号,她站起身问道:“我说帅爹,这中间是什么东西啊!”他狡黠一笑,“来,同学们跟我念,a 毛主席万岁

b 。”同学们张大嘴,准备大声朗读时,听见这硬逼得咽了咽了口水,而后“鬼哭狼嚎”地“仰天长嘯”“毛主席万岁!”而后哄笑起来,伸出大拇指说:“帅爹,你牛你牛!”他搔了搔头,憨厚地说:“一般一般,谢谢广大人民群众地夸赞。”

那一年,是他和她度过的最好的时光。

九月,同去年不同的是,这第一节课,没有笑声,死一般的寂静,他站起身,手里拿着两位同学的死亡证明书,那是和他,和她一起度过了整整一年的人,如今教室里出现了她的嘤嘤哭泣声,他的眼眶泛红,声音也有些哽咽,但他摸摸她的头,展出了笑容,那笑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说:“他们就像是我们身边的空气, 是我们的一部分,要相信,他们一直在看着我们啊!懂吗?”她胡乱用手擦眼泪,重重地点头,心中温暖一片。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她的成绩开始下滑,她开始判逆地做一些令他匪夷所思的举动,面对他,她开始隐藏起自己所有的情绪与思想,她一次又一次触及他的底线,后来终于,她的父母被请进他家,作一次“深谈”。

她的父母回家后没收了她一切的娱乐工具,开始禁止她出去“鬼混”,她知道都是因为她,她开始无比地讨厌他,她开始处处跟他作对,当他与她谈话时,她会吊儿郎当地左耳进右耳出,她的名次停留在了十名开外,他在年末只与她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如果这次没进前十,我也没话跟你说了。”

她没进前十。

九年级,如她所愿,她终于摆脱了他,但不知怎的,她无法快乐起来,她开始想方设法地在这不大的校园里避开他,她在自己班看别的老师讲课时,她会想起憨态可掬,幽默风趣,搞怪的他,她开始越来越想念他的好。

她开始后悔之前的所作所为了。

她还记得那一年,他是的她的“帅爹”,她是他的骄傲,他给了她父亲般的温暖,她这才知道,他已经是深深烙印在她的故事里了。

“我的帅爹,你还好吗?”

后来,她终于让他看到了她的进步,即使他不是她的老师,但一层楼的距离挡不住他们的师生情。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我想把他写进我的故事里,趁现在年少如花,岁月静好。老师,谢谢。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