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离别的年代
高一 散文 619字 463人浏览 糖果曾曾

人们在大海中颠簸,从此地到彼处,静寞起伏出隐藏了生命真相的艰辛,而一切,只是那么热闹的声色

她站立在进站口的大门角落边上,在风中瑟瑟抖动,裹着一条长围巾,似乎刚从时光里走出来。带着鲜亮的狼狈,却与周围的人群,刺眼的大镜反光,以及嘈杂混乱的极其融合,一切出发或者告别的地方,似乎都适合她的出现,故人带着过往逐渐沉堕于暗中,时间覆盖住一切,我亦不喜欢旧事重提。

有无数的陌生人痕迹,他(她)们使记忆变成一张地图,只留下标记,生命的毅力被某种巨大的力量掌控,面目全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很多人在身边经过,双脚急速的掠过,没有人稍作停留,灰尘和尾气交织的污染空气混合着肉体散发出来的汗酸味,每个人都在神情惶恐的赶路,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向不知名的未来

冷风中有海水的腥味···镜头一格一格的凝固,像在药液中渐次浮凸的黑白底片。它仿佛能使身边的现实产生开放性,无限延长,具备一切能力。

独自在房间里对着微微泛滥光的电脑过上一轮一轮24小时,感觉意识渐渐失去了重力,一切都是无所依傍的,空气是重叠的寂静。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自身的分裂能够维持的变化,那么我能感觉的身体和灵魂,像蹄连的重重花瓣逐层打开,想细胞的蠕动和繁殖。唯一能证明活着的方向就只是加速死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身边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会这么随性和悲伤辛辣的笔感?

“也许,自母亲把我生下来之后,我便学会了随波逐流,不对任何变故有忧惧,只是尽力用安静的方法把它表达出来吧。”又是一个简单的回答,足以概括所有疑虑,让事物变的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