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祭
初二 散文 569字 37人浏览 huyuebin0304

姥姥说,我夜晚睡觉时,眼珠总是个不停,那是在做梦。

天生一个幻想家,自然少不了梦。

儿时爱做梦,不梦其它,只梦玩与吃。每天醒来时,总能在枕边找到梦中的口水濡湿枕巾的痕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稍大些,上小学了。背上一尺见方的书包,系上红领巾,就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整天想的事也就多了起来:昨天捉的蚂蚱放在盒子里可别跑了;明明还拿着我的纸飞机呢;音乐课上新学了一首歌《我们的祖国是花园》……常常是在梦里说话或大笑,把妈妈吵醒,可自己还在梦中乐呢!

又长大了,上了六年级,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自己的梦里少了笑声,妈妈也不再被我吵醒,只是在为我叠被时发现枕边有一片咽湿的痕迹。她知道那不再是馋猫的口水,是什么呢?我是不知道的。梦里总是自由的,该不会是泪吧!

接着,又上了初中。我终于盼来了自己的花季,幻想着被鲜花簇拥的美妙。无意间瞥了一眼日历,方突然发现明天就要英语单元测验,本周的星期五又要回顾性测试。于是,所有的鲜活的花瓣与幻想在一起瞬间变黄,枯萎,来不及缝补它又匆匆上路了。只顾披星戴月地赶路,自然是无暇做梦的,偶尔倒头小憩,也是无梦的,即便有,也是苍白的。没有了吃与玩,没有了欢声笑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没有了先前枕边那一片湿漉漉的口水。

黑夜中,燃起篝火,祭奠我逝去的梦。

一缕青烟习习,我恍惚看到梦,便伸手去抓,却一手扑空,飘忽着远去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