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丛之游
初三 散文 1022字 22人浏览 乐道最厚

又一个人走进一簇寂寥的林丛,把人群的喧嚣都一一抛在身后,静默的意境,我已身陷其中。脚步,有些趔趄。

黄狗藤缠上高高的树干,绿意败尽的季节,萧条是树枝的表情,沉默是大地的永恒。我却不甘一个人的荒凉,走进这簇丛中,目光流,东张西望,泥土尽心尽职地坚守,肯定着我的脚步。

嘴里吐着热气的我,背心里已冒出热汗。我这闲游取暖的用意,早已被整片林木的幽深洞穿。我呼唤鸟,鸟儿却应声而惊飞走,带着对人类的惶恐,微飔也局促不安地,将落叶刮得一片一片窸窸窣窣作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知道,我无法道清我此行的目的,也无法表达我靠在一棵树杆底下沉默半天的用心。在林丛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思考,缅怀着这样一片生机凋敝后的伤感,还有我脑海里一幕一幕唯美婉的想象。

鸟声婉啭,流水在陡峭的山崖下,将轻音细细拨响。顿时,我的心里浮现着一种离殇,在清响的明澈里低吟浅唱。

枯枝是大地遗落的时光,是大树被时光无情斩落的肢角,痛苦的呻吟在夜晚伴随西风大肆地叫嚣。我明白,那时已昏昏欲睡的耳朵,啥也听不到,因此,夜晚便不再有辗难眠的人独倚阑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阕心事,耗完了一支笔墨。雨纷飞,也生长,成为一幕没有观众的戏。戏台上的狂风骤雨、潋滟时光,一一被大地收录,也许有一天,会被一两个人收藏,到生命最后,还是选择遗忘。

于万千树中,我唯喜白杉多一点。白杉,一袭墨蓝的身妆,挺拔于一年四季。东风吹,西风灭,它仍不改如初面容。身高丽俏,或立边疆,或伫悬崖,随风摇曳,屹立不倒。

喜欢白杉的矜持,绝不妖娆,慕倾半团云彩。纵然被一阵狂风,一声电锯拿下,也只是一声咔嚓,巨响充斥山脉,得以唤醒每一个沉睡的灵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林丛是生命的摇篮,掌握着呼吸的节奏,供给着沙漠的干渴,也支撑着整个蓝天的幽梦。

陈默,用来祭奠远去后,就不再归来的脚步;沉默,用来倾诉闲走时,结伴而行的愿望落空。

泥沙细碎的话语,被路过的落叶偷听。得以感动一个灵魂,落叶下定决心,将其一生全部交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只是一个游人,再美的风景都会错过。寻找,成了我生命的诉求,成了我生活的目的,倾其一生,我都在追求,追寻。

锲而不舍地,我像是成了一只幽灵,四处寻找安身之所,寻找安放灵魂的栖息地。然而,这又该是怎样的一种渴望与贪婪的荒诞呢?

林木之境,少人行,缺了几分牵伴的乐趣。坐暖寒石,褶皱青衣,拂手一指烟云。需要一个心境,携一份心情,与残枝对话,与碎叶私语。不亵渎一块腐木的霉菌,不践踏一棵小草的柔软,不折响一枚细枝的疼痛,带着“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心思,来丛林中走一走,看一看自然的风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