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书缘
初三 散文 2031字 154人浏览 热雪818

42书缘

陈质中

妈妈是个爱读书之人,平时里手边自是离不了书,也因如此,家中书柜中的“藏品”繁多。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我,对书便有了别样的情感。

从童年开始,我的生活就少不了书。记得当我还是四五岁时,虽然会背些“鹅,鹅,鹅”和“锄禾日当午”,但那也只限于会背,基本上是不识字的。看着院子里那些大姐姐捧着书读得津津有味时,心生羡慕,竟天真地拿出一本书模仿她们的样子,其实什么也看不懂,现在想起不免发笑。终于在上学之后多学些字,可以看些简单的小文章,心中欣喜,有种我长大了的感觉,妈妈便给我买了些配拼音文字的连环画,大都是通俗版的名著。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最喜欢的是《西游记》和《聊斋忘异》,大概是因为里面是一个全新神秘的世界,让小孩子的好奇得到满足,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只是单纯喜欢,但爸妈却会选里面的小片段告诉我现实的道理。后来又添了《益智故事》和《伊索寓言》,那两本书包含一些简短却富有哲理的小故事,如阿凡提,阿里巴巴等等。读着这些书,我知道了要尊老爱幼,做人要诚信,对人要有礼貌,它们虽然基本浅显,但也一样重要,因为它们让我有了初步的道德观,让我的心灵在人生的清晨有了一个正确的定位。用读书来启蒙,着实是一个不错的方式。 随着年龄的增长,所看之书多样起来,司马迁、欧亨利、海明威、鲁迅渐渐走进我的世界,我也开始学会咀嚼那些蕴含深意的文字,让心在字里行间的跌宕起伏中飞扬跋扈回转。偶然觅得一段引起共鸣的话,便要兴奋许久,有种书中觅知音之感,拿着反复研读。于是我爱上了泡书市,特别是那种宁静简朴的大书店,因为它的书种繁多,并且一走进去就有静心之感。我有时愿意花一下午或是一整天呆在里面,发现自己喜爱的书便立即席地而坐。靠着木香与墨香来杂的书架,品着珠玑文字,沉静面不愿自拔。虽说真正爱阅读的人不论身处何时何地都能享读,我也能够做到,但每次读书都免不了想给自己创造性一个意境,且最好是一个人,这样我的思绪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满世界飘落而不被打断,那时便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是那种霸气的君临天下,而是认为世间万物却能在我的方寸心界中容下,或许只是一个字眼,也能引起我满满的联想,如伍尔芙所说的莎士比亚的思绪就像骤雨从天国奔流而下倾涌入脑海中一般,只是须臾,也可获益良多。也就是这样的阅读,让我在轻逸惬意中来了场名家访谈,亦是心灵盛宴。

我一直就这样阅读着,珍惜我与书的情缘。岁月静淌间,我发觉我对中国文学的喜爱愈发深了,可能与对历史的喜爱有关吧。虽然我是理科生,但我对历史的喜欢却一直不减。可它离我太遥远,我既碰不到文物,也访不了专家,因此,我便学会了从书中读史,品史。 时光沧桑积淀下来的典雅,玉般温润仁厚,流转千年的指导与共鸣,让心有了信托,读起踏实厚重。那些诗词歌赋,那些一直以来我认为伟大的东西——只是那样几个字,竟可有如此绮丽的组合,无论是那温婉缠绵的“豆蔻词王”、“帘卷西风”,还是豪放磅礴的“黄河之水天上来”与“气吞万里如虎”,都带着各人物独特的魅力,于无穷意蕴中给人欢享,如一位朋友所说,不懂中文的人怕永远都领略不到其中的美吧。那些史书列传,它们记录着历史的步辙,流传下一个又一个不朽的佳话,炎黄汉武,唐宗宋祖,帝王霸业的成就之路与给后世带来的深远影响令人折服;庄周孔孟,屈子孔明,圣人忠臣的气节与品格形成了一片天然的竹林,劲绿与正直永不褪色;还有那些名家著作,从三国厮杀,红楼惊梦,到孔乙已阿Q ,荷塘康桥,再到如今的《品三国》、《霸冷长河》,古文与白话文,都传达着不同时代背景下同样令人深思的哲学,最真实的呈现了历史与现在。读着这字字琳琅,心中的沉淀之感越来越厚。渐渐这样读着,竟发现了些禅意,发现了那些亘古不变的旷达,也似是有些明白达摩静坐的乐趣,在文字之间我试着去学会淡然与乐观,在一次次与文学的交融中体会着“心远地自偏”的盎然情趣。

这样的阅读,让我有了对作品风格的偏爱,也养成了我自身的个性。由于欣赏豁达超脱,也同时喜爱着豪迈大气,我喜欢上了苏轼,特别是看了余秋雨的《苏东坡突围》后,这种喜欢更深了。一个如此不幸的人,怎会活出这样的气场!“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雄浑意境,“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这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目而长终”的霸气淡泊,透出了金庸古龙笔下江湖义侠的豪气爽快,但也多了份他自己的儒雅风度。看着他的文字,心中便有快意,那万丈豪情来血液中千回百转,令人沸腾。余秋雨先生说是黄州的困境或就了他,我认为与此同时,也是他自己或就了自己。也因为喜欢他,我努力朝着他的方向靠近,让自己学会淡然面对一切坎坷,在自己的世界里仗剑天涯,活出那份属于自己洒脱。

再次回首,发觉我与书已有16年情缘,从最初的咿呀学语,到如今会用从书中读到的文字启迪自身,不由得愉悦。它教会了我道德,给了我一次次身心的震撼。它淡如流水,却不是平淡的那种淡,而是那“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的平凡中的伟大,在如今与未来的时光中,我将继续与它的缘,在墨韵氤氲中,静静享受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