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绽放
初三 散文 621字 355人浏览 XQ1018521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大片大片的胡杨林在风中簌簌摇摆。遥远地,忽听一阵琵琶古曲,乱如桃花落红,流水不消,怎奈何,偏有种凄楚的落寞。是谁,行于阳关古道?是谁,乱拨琵琶泣如雨?翻开泛黄的历史篇章,见一枝芙蕖临水,二次绽放。

初始,她是汉宫的新妃。黛眉如远山,眸凝似春水。如此的娇颜,哪肯让那毛延寿用金银来描绘?于是,她独倚菱花镜,凭栏远望,不见君王的身影,恰似一朵芙蕖刚绽放便凋零于水上,如胭脂洇水。

终于,她迎来了希望。那场遥远而艰苦的和亲,她义无反顾地答应。披上红毡衣,跨上白马,怀抱烧槽琵琶,远使塞外。在汉皇懊悔的目光里,在匈奴王惊艳的神色里,她轻勾朱唇,宛若芙蕖涉水而上,第二次绽放出明媚的篇章。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阳关道,玉门关。断崖荒漠,暮霭狼烟。寒月悲笳,粉泪琵琶。这一路风沙,一道险阻,使她心生悲凉。第二次的绽放愈加困难,她叹息、扼腕、落泪、悲切,却坚定着绽放的决心。第一次已凋零,第二次的绽放便要愈加艳丽,愈加夺目!她要让世间之人都看到她第二次绽入,如花绚丽,比花坚强!那凋零的第一次只不过是相伴君王的靡香,这第二次绽放却是定国安邦的华章!

沙草萧索,青冢独伫。千年过去,那绝代佳人的身影早已淹没历史,可千秋万代的人们都忘不掉那场惊绝满座,为国游离的和亲。那个女子,用她的第二次绽放换来了汉匈两方数十年的和平,再不会有人提起她的第一次,第二次已在绽放中获得新生。

于是,汉书中自此留下了一个女子的姓名:王昭君,只为她为国远嫁,华音四射的第二次绽放。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