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点滴2
高一 散文 1008字 170人浏览 神韵oyd

轻与重

一(1)砌

又是一个凛冽的冬季,回首与展望在枝梢深沉,高一高二那最后的天真烂漫消释无迹,空余心中一座寂寥的楼,即使现在新的一届又在此生气盎然,但每每瞥到它在月光、灯光辉映中的魅影,却还是弥漫着零度孤单,又透出些许暖意。

还记得初中那棵至今仍令我黯然神伤的樱花树,素雅、高洁,在阳光下那么飘渺,纷纷坠花飘香砌。显得太轻,心也随着它的浪漫飘飘忽忽。如今,矗立在那儿似亘古不变的楼许是不了樱花树的后尘,因我的执念而披上了迷离的外衣。离别初中时,明明哭得最厉害的同学对我说:“瞧你,看那棵树的眼神像生死离别,又不是回不来了。”我呆呆地看着已花归根的樱树,喃喃地问:“如果真的回不来了呢?就算回来了,大概也物是人非。”气氛刹那间冷了不少,大家都噤了声,失措地面面相觑。一个月后,为庆祝全班考上高中,那位同学送了我一份叫人潸然泪下的礼物——手抄版《葬花词》,终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份凝在轻扬翩跹中的深重情谊一直都在,纵使物是人非也难易。

梦中樱瓣又舞,闪过的片段已只是记忆,然而,那又如何呢?现在同我一起摩拳擦掌的同学们也终将成为记忆,成为回忆时的莞尔一笑,这也便足够了,这也便成了个人生命中永恒的东西。

不过,我真的讨厌自己,讨厌对往昔的执着。我知道,人生路上老是回头是走不远的。于是我尽量怀起坦然的心进入了高三。

在最后的抉择到来时,我便亲自在身后划了一条不摧的长城,我的手颤抖着造就了这座长城的连绵起伏,险峻地不可逾越。坦然便不复存在。离开高二时,我轻抚着平日里觉得单调死板的楼墙,静默,静默,而桂花香依旧悠悠,伴着银杏叶落地浅吟。其实,显而易见的,沉溺带给我的只有静止与悲伤。决绝地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走向不可知的“前方”,我仿佛听见楼在饮泣吞声,如我的心一样。我只知道我不能停驻脚步,我所有的努力都倾注给了那几日的笔尖舞曲。

“重、必然与价值是三个有着内在联系的概念:必然者为重,重才有价值”。为了一切的价值,将永恒的莞尔延伸进无意识,收拾散落成一片的哀伤。纵使面对的为“重”。我必将坚定地在阳光、目光辉映中,迎接我的“演出”盛大开场!

后记:这篇高三视角的随笔型散文献给正在高三前线的学长学姐们。校园里有太多点点滴滴,或轻或重,却大多难从记忆中磨灭,有着或大或小的影响。因此,请铭记这点点滴滴的温度,面对“必然”的“重”,越过“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去达到“价值”吧。我们支持并期待着,你们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