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
初一 议论文 966字 263人浏览 陈彬886

宽容

人之谤我也,与其能辩,不如能容。人之侮我也,与其能防,不如能化。——弘一法师 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我们总是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可是,我们又没有想过,“人”之所犯,真的是故意的吗?他们是不是也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我们这样做又是否失掉了我们的初心?

二战期间,曾有过这样一个故事:一支部队在深林中与敌军交战,最后两名战士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两人是来自同一小镇的战友,他们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与敌军周旋,十多天过去了,依旧没能与部队取得联系。好在他们打死了一头鹿,依靠鹿肉又可以苟延残喘几天。这天,他们又遭遇了敌军,两人与敌军进行了激烈的交战,终于死里逃生。就在两人以为安全之际,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战士跑上前来,颤抖的扶起倒下的战士,泪流不止。好在伤口是在肩膀上,并未危及生命。时隔多年,另一位战士已经去世了,那位受伤的战士回忆说:“我知道是谁开的枪。是我的战友。他过来扶我时我碰到了他发热的枪管。但当晚我就原谅了他。我知道他想独吞我身上的鹿肉活下去,但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母亲。此后30年,我装作根本不知道此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没有等到他回来就走了,我和他一起祭奠了她老人家。”

谁都不愿做被背叛的那一个,可有时候,一份宽容,便能将所受的伤害化为浮云,雨过,天晴,于人于己,都是一件好事。

苏东坡在杭州任职的时候,接到过一个状子,说是一个叫吴味道的书生带棉纱到京城里去,为逃避关税,假冒苏东坡为他弟弟苏辙带东西的名义,结果被逮了个正着,送到了苏东坡的公堂上。原来,吴味道是个穷书生,进京赶考却没有钱,乡里人可怜他,就给他捐了两包棉纱。他本想带到京城去卖,可一路上要交关税,带到京城就没有赚头了,于是,吴味道便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苏东坡了解这事的原委后,非但没有责罚吴味道,反而帮他将那二两棉纱换成了钱,还祝他金榜题名。不得不说,这就是伟人的雅量。想平日里,若有人借我们的名义去办事,我们恐怕会气急败坏,跳起来骂人了,可对苏东坡来说,名字只是外物罢了,他若不叫苏东坡,也会有一样的成就,借与旁人,又有何妨?

我们既能来到这世上,便是这世界的宠儿。施予一份宽容,或许多年以后,我们会发现,啊,那一天,我们宽容的那一个人,日后竟会对自己的人生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