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抺记忆深处豆豉的香味胡子文
初三 记叙文 1061字 344人浏览 wenkeerzu

记忆深处那一抺豆豉的香味

八六班 胡子文

偶尔出没于一些餐馆饭店,无论哪家,舌尖上尝到的食味刺激大多都是陌生的,约摸菜肴都是味精味儿,吃后嘴里寡淡的味道,便又倏地想起家乡的豆豉味儿了。

每每踏上回老家的路途,格外远而难走。那儿,几乎家家户户都自制豆豉,所以吃豆豉对他们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因为没有什么特别的考究,豆豉制作起源于何时,便不得而知。不过,倒是每次回老家都可以吃到可口的豆豉。

做豆豉一般都是在立冬以后,只有这时的气温适宜制作和保存。将黄豆煮熟煮软,如不煮软则豆豉发硬,影响口感。煮好豆子,捞出,凉干水,将豆子装入干净的布口袋,用稿草之类的东西围住,自然发酵几天,霉菌与菌丝在上面显现,有酱香味弥漫则标志发酵成功。这里,将食盐、辣椒面、香料、生姜等搅拌均匀放入坛子、封缸,接下来就是时间的馈赠了。将它放在阳光下曝晒成干硬的颗粒,便成豆豉的味道了。抓一把闻闻,果都是阳光般温暖的味道呢。

虽然我不知道豆豉的味道在缸内发生了怎样奇妙的化学反应,但我知道的是,启缸时,那一抹清香绕梁的味道萦绕鼻尖。心头,虽然表皮略显皱褶,颜色却一律的黑,如油脂如膏般,但口感却上等的好。

然后豆豉始终不是主菜,只是一个餐桌上的配角,家乡人喜欢用豆豉炒腊肉,豆豉吸收了腊肉的肥厚味道更醇厚,而腊肉则添香,二者相得益彰,次菜肴的身影常常出现在家乡的饭桌上。或者用蒜苗和豆豉简单炒一炒,蒜苗的清香更使这道极为简单的饭菜添色,清香爽口,是一道极为特色的开胃菜。看来,作好配角,也能出彩。

做豆豉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并非人人都能做好。旬阳人诸熟这一理论,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影响豆豉的最后口感。因此他们很遵循这一守则,小心翼翼地。甚至一些县城里生活的人不息跑在几十里路回老家只为一罐发酵好的豆豉也不愿意在超市买。超市里的豆豉有多种多样的,各地运来的倒也各有千秋,但那清冷的货架上似乎无人问津,因为此刻,人们为一罐豆豉而奔波的,是家乡的专属味道。

豆豉的分布有很强的地域性,譬如像我们这个地方喜欢叫豆矢,也许换了一个地方味道与做法都大刀阔斧的改变,有人可能避不而不及吧。但始终不会变的,是代代的对

故土的一份坚守与热爱吧。

说起豆豉,很多地方的人都未必知晓,中药里有淡豆豉,日本的纳豆其实也是豆豉的半成品。近年传入中国,而宣传云云,早先是否是日本学习中国的也未必知晓。

每每见到各种各样别处的豆豉,我都会想起家乡的豆豉,勾起了思乡的心绪。那浓厚悠久的回味,对于每一个漂泊在外的异乡人都是一种莫名的归属感吧。包括很久时间没尝豆豉的我,再想到那味道时,却也成为一种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