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的过往
六年级 散文 741字 139人浏览 花花纸邮币卡网

流逝的日子像落下的枯叶与花瓣,渐去渐远的是你那红润的容颜,不曾记得有多少雨漂在眼前,响在耳畔,忧伤的风拂过面颊上的清泪,身离去,落魄神伤。犹如当年葬花的林黛玉。你那本应灿烂的年华为何染上了这么多暗淡的光华?你那本应甜蜜的生活为何掺入了这么多蔚蓝的苦涩?我去收集那一阵记忆的雨……

记忆中,她和我是好朋友,她一直叫我姐姐,她只是一个住在我楼下的小姑娘。她长的不算很好看,肤色红润,额头扁平,嘴唇厚厚的,但她的声音却异常的亮,不带一点奶气。

她是热情的,也是任性的。我也不懂事,会当面和她吵起来,她会“哇”地一声哭起来,我立刻会夺门而逃。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她却莫名其妙的得了白血病。那几年间,她一直在吃药,输液,输血,化疗,一直在发烧,疼痛,或无力走路,有精神的时候,也会吵着让我陪她玩,而要强调一句:“姐姐,我的病不传染”。再后来,她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医院里,她的稚拙的言语,她的吵闹,她的眼泪,一切一切,都离我太远。当她被带到病情加重的隔离区时,我去看过她,给她带了一大盒香草冰淇淋,可惜我不能进去,只能趴在窗子上远远地看着她被裹在各种仪器中,走廊里很热,香草冰淇淋和我一起默默流泪。激素和化疗使她完全变了模样,我那时才八岁,我宁愿她霸道不讲理,宁愿让她坐起来冲我大呼小叫,宁愿自己趴在地上被她当马骑,只要她能立刻坐起来,亲切地叫我一声“姐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的病情愈来愈重,最后,她到北京一所大医院去治疗,走得毫无征兆,所有关于她的记忆都戛然而止,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我这个当时并不懂事的小姐姐?

蓦然,我的周围下起了毛毛细雨。我顿时想起了刘长卿的《别严士元》的两句:“细雨沾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我缓缓身,去收集那一阵阵细雨,拾回那一朵朵飞舞旋的梦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