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痛,我心中的暖
六年级 记叙文 972字 174人浏览 凤嘴组

痛,往往使人苦不堪言,没有人会喜欢它。然而,那一痛,我的心却十分温暖。

去年冬天,一场鹅毛大雪在人们还在酣睡时悄无声息地来临了。它就像一张铺天盖地的、散发着冷气的巨大羊毛毯,严严实实地把我们包裹了起来。雪不仅仅下在了操场,也覆盖了我们的卫生区!许多枯枝败叶都被深深地冻在了雪底下。怎么办?今天打扫卫生区的人很少,肯定扫不过来。扫不好会给我们班扣积分的!没办法,只能全班上阵了。只见我们每人都拿一把扫帚,一些人拿着麻袋,在覆雪的卫生区里拼命干着。可是风雪像一位冷酷无情的女王,吹着寒气袭人的风,折磨着我们。

我也在扫雪队伍中。我没带手套,赤着手拼命干。我拿的大扫帚不太好用。手拿的地方都有一点散了,捆住它的铁丝有一些松了,铁丝有的地方直接弯曲了。我不管,继续努力地扫,扫到我的内衣都被汗浸的有些湿了才停下来。我扶着大扫帚以求短暂的休息。忽然,我感到左手的中指有一点钻心的痛。我举起左手一看,吓了我一跳。接近中指指甲的右下方被划出,血丝布满了大半个中指。靠近伤口的地方,一条接近半圆的弧线血丝,血已经干了。我的一声惊叫惊动了旁边的同学和班主任,班主任老师让我放下扫帚去找语文老师。我当时十分疼痛,来不及多想,立即跑去了老师的办公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呵了几口气,捂住伤口奔去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安静得很,只有几个在准备上课的老师还在。我像见了救命稻草似的,迫不及待地走到了语文老师的桌前。我还没有考虑好怎么说,手疼的也越来越厉害。面对老师关心的眼神,我边结结巴巴地对老师说着边把受伤的手指伸了过去:“老师……嗯……我那个……手……”我发现老师和蔼的面孔上忽然掠过了一丝惊讶。但老师立刻冷静地朝我一笑,又轻柔地抚摸了一下了我的头,和蔼地说:“没事的。”老师熟练地拿出创可贴,揭下膜,小心翼翼地把有药的地方贴到伤口上,耐心地粘好了胶布,还轻轻地点了一下有伤口的地方,似乎在安慰我。又仔细地摁了摁胶布,检查了一遍有没有粘好。我感谢似的向老师笑了一笑。我小声的说了句:“谢……谢,老……师……”老师轻轻拍拍我的肩,和蔼的说:“你先回去吧,这几天都不要再干了,”老师说的时候看了看我的手指,“我去叫全班上来,你回班里吧!”老师微微笑了笑,扶着我的肩膀走了出去。回到班里,轻轻抚摸着老师给我贴上的创可贴,我微微地笑了。

这一痛,只是手指上的痛,但是,我的心却是暖和和热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