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哑巴的声音
初二 其它 1514字 247人浏览 goonnuli88

“滚开!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这个哑巴,不能陪我说话就算了,还时时刻刻让我遭受耻辱,你怎么不去死啊你……”季子一脸嫌恶的表情,眼神里的鄙夷利剑般地射穿了眼前憔悴的女人心。他烦躁地挥开了她想要抚摸他打架后留下的尚未清理的伤口的手,大步地迈向房间,用力地甩上了门。一道门,呈现了两个世界。门内,儿子,心中充满了恨,恨父亲的早逝,恨母亲的哑巴。门外,母亲,怔怔的表情,稍带血红的双眼氤氲。终于,眼睛承载不了那晶莹的泪珠,一颗一颗的,用力地砸了下来,砸在那洗得发白的毛衣上,砸在地上,四下溅开,成了一朵小花。

季子颓然地倒在了床上。他父亲早逝,在他六岁的时候,而母亲,当年不过二十七岁,毅然决然地在众多人的惋惜声中决定,不再改嫁。父亲留给了娘儿俩还有半亩地,一间仅仅能遮风避雨的小平房。半亩地养不活俩个人,倘若还有天灾的话就更不必说了。于是,母亲在农忙时像别家的男人一样,赤脚立于泥土中,插秧除草,日出而落,日落而归,任凭午时的阳光在她年轻的脸上细细地涂染,像是在慢慢地描摹,就这样描摹了九年。迫于经济问题,母亲不得不在稍稍得空时,埋头在那泛着一股霉味的光线昏黄的客厅里弹棉花。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季子并没有,不断地闯祸,惹麻烦,永远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尽管他已经十五岁,尽管他已经比母亲高了。

半晌,门外又响起了弹棉花的声音。季子心想:这个家,勉强称为家的家,是不是永远只有这种声音和我对话呢?可是,这声音又能懂得了什么呢?何时,自己才能听到母亲的声音?何时,母亲才不会只顾着那三分薄地和一客厅的棉花,自己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感受到母亲的爱?蓦地,季子想起了摔门前母亲怔怔的表情,洗得发白的毛衣上粘连的棉。他烦躁地扯上了被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窗上的天空逐渐黑起来,变得浓稠,一颗孤星在天窗上若隐若现,低矮潮湿的平房里,弹棉花的声音在昏黄的灯光中,渐渐地旋,升腾,融合,最后消逝在深不可测的夜色中……

又是天明,季子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安静地在教室里坐了一上午,终于熬到了放学。走着这段很多年不变的泥土铺成的路,季子浮躁的心,怎么也静止不下来,他漫不经心地踢着脚下细碎的沙尘,沙尘像一颗破碎后散落的心,纷纷扬扬,晃得季子眼睛朦胧。

“大白菜,小白菜,哑巴的孩子没人爱……哈哈哈……”季子恼怒地看着眼前这群挑衅的男孩子,足足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四个人。那狂妄的笑声,像一把火,点燃了季子心中的炸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爆炸了——

他猛地挥出拳头,带着一股狠戾的风,向面前的人呼啸而去。短促的吃痛声只空气猛地停滞两秒,剩下的便是漫天挥舞的拳头,骤雨般落下,砸在季子身上,他忘了一切,只记得伸手,缩手,伸手,缩手。

拳头朦胧了季子的双眼,他似乎看见了那个刚从田地里回来的脚上还沾着泥巴的女人,她没命地朝自己跑来,脸上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他描述不出来。他看见她被路上的小石子绊倒了,可还是爬了起来。季子被扬起的沙子熏红了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踉踉跄跄赶来的母亲愤怒地推开了那些毫不设防的人,血红的眼睛透着熊熊的怒火,额头上渗出的血有着奋不顾身的力,发白的毛衣隐含着无比坚定的力量……那四个比母亲高出很多的人,终于身,骂骂咧咧地走了。可是母亲在瞬间却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轰然倒地……“娘!”已经长大的季子一边号叫一边背起母亲往医院赶。

背上的哑巴母亲,轻盈的身子宛若秋天枝头的叶子,随时都可能栽倒。季子却听到了强而有力的心跳。他想,等母亲醒来时,他要告诉她他听到了母亲的声音,他终于不孤单了。那是爱的声音,季子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