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屋子
初一 散文 1147字 81人浏览 S灰灰QO34

我的屋子

我一直想得到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那样我便可以在屋里无约无束地高歌欢舞。我将门封住,遮蔽窗户,所有人都看不到我,偷不是我半点快乐。在这屋子里我能尽享人生奢华的舒适、安逸,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干扰。

膨胀的憧憬鞭苔着我,我知道自己一定要拥有这个屋子,我开始自己一砖一瓦地垒造。我利用每一刻被人们忽略的时光很勤奋地文章造自己的“城堡”。我乐此不疲,心里早就像沸腾的水一样翻滚着希望的水花,冒着优柔的水泡。没有人理解,也没有人理睬我,我被周围的世界孤立了。终于有一天,我盖上了最后那一片自己的瓦。虽然没人在意,甚至没人知道,但却让我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钻进眼前这日思夜想的“心房”。我用手抚摸着凸凹不平的墙壁,脚踩着路得生疼的地面。尽管如此,我仍是欣慰。我有了自己的屋子。我快乐地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会儿后再欢歌。梦是那儿完美,美得让我醒来便精神饱满,自以为到了天堂。

但现实还是难以欺骗我,就在我故意没设窗户,关上门后,到现在醒来时茫茫的黑暗扑面而来。突然有一种被强大的力量束缚住的感觉,一切之前的幻想被抹杀了。那欢歌、那乐舞,那舒适自在,终究仍只是幻想。可我仍不相信自己的努力不能使自己如愿,我相依只不过是我还没充分懂得如何去利用这屋子。

我仍在不断蜷缩着探寻如何适应这屋子时,一名女子来到了我的屋子里。我像是找到了捷径般欢迎她的加入。我告诉我这里真像个天堂,这里没有黑暗。我不知道为何眼眶泪奔。

之后我们相握着手做着厮守终生的梦。我发现我真的知道我的屋子是这么得适合自己了。我们说着情话,咒骂外面的世界,我们体味着两个人的快乐。两个人的温存弥漫整个屋子,这个屋子似乎真的变成了我们共同的城堡。我们一同睡去,梦里我却一个人站在一间禅房里,浑沉的“禅”字,金色的佛像,三两盏茶几,几十点烛火,分外通明却又让人感到无法释怀的愧疚。我环绕一周,不敢久留,急忙退步出门,回头一看,站外早己花开春暖,让我生出一种窒息的痛。 梦中再一次醒来后,我惊慌了,她不见了。没有留下支言片语,把我丢弃在她告诉我的天堂。这真是太可恶了,给我的不仅仅是失去伴侣的孤单,至少我感到的不仅仅是这些。我好像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黑洞,越陷越深。外面的世界已经充满了我的愤怒,我给它下一定义,虚伪。

正当我惶惶悲伤度日时,不知什么掀开了我的房顶,墙壁也猛烈地颤动起来,像是要覆灭这里,一柱强光灌入屋内,我吓得叫出声来,我蜷缩着瑟瑟发颤。伴着光夹杂着嘻嘻哈哈的异类的恐怖声音,我害怕极了。

我绝望地抬头望着屋顶上的那个大洞,格外耀眼的光刺得我的眼睛直流泪。一个脑袋伸了进来,我蜷缩得更紧了。可她突然笑起来,我从不看过这么让人惊诧的表情,她问我,你为什么要躲在这呢?我缓和了这些情绪,说,因为这是我的屋子。然而我再也不敢说这是我的城堡,我的天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