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草原的声音
初二 散文 1533字 433人浏览 欣儿goldjoy

从小一首《敕勒歌》,把草原让我心心念念了好多年,现在终于达成所愿。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一趟三家人一起的自驾游,终是以一种滑稽而哭笑不得的快乐方式度过了。

在去的路上,我们几个孩子一直不住的张望着外边,无奈于道路是开山开出来的,两旁的山壁很不配合,大部分时间都把我们的视线保持在了两米远外的地方,只能让我们自己想象着“在山的那一边”。不过,这种状况在进入乌兰察布市之后就迅速的改善,眼前豁然开朗了许多,越接近草原,四周越空旷。我们去的时候正是夏天中旬,绿意蔓延在我们整个视线中,开始的草比较低矮,后来逐渐变高,郁闷的是增速是2厘米每十公里,所以当我们到达传说中的草原的时候,体会到了“草低”和“见牛羊”,只是诗中的低是动词,我们看到的,是形容词。

话虽如此,草原的辽阔还是很让我欢呼雀跃的,只要你的眼睛够好,方圆一里以内哪里有蒙古包,哪里有路,哪里有羊群牛群都可以收入眼底,开车也没有了城市里那么多的小心和顾忌。大老远的我们就看到了我们要去的蒙古包,主人早早的候在了外边,烤全羊的香味也若有若无的飘入鼻中,安顿下来之后,我们的草原体验之旅算是正式开始了。

因为新奇,我们穿着主人特意为客人准备的当地衣服,又唱又跳的围着蒙古包笑闹了半天。除了自己的亲友和蒙古包的主人,附近再没有其他人,再感受着草原的辽阔,主人的热情好客,所以我们也都格外的放得开。连一概不擅歌舞的我们都忍不住自high 了起来,也难怪老说草原人民能歌善舞了,果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种放松的氛围下,能练就出好歌喉好舞技自然不足为怪了。

傍晚时分,终于看到了自到了之后的第一个陌生人,是个牧羊人,我们几个孩子早已计划了半天要悄悄去骑马,难得看到了个熟悉地方的人,所以立马都高兴的冲过去问他附近哪里有可以骑马的地方,在我们连问了两遍之后,他明白了过来,结果出乎意料,他带着浓重的方言口音回答我们“你们几个女娃子骑马干啥,看到时把马惊到了怎么办,”之后给我们讲了好一会儿和马有关的事情,也不管我们能不能听懂,而几个孩子则在一旁叽叽喳喳地努力辩解自己一定不会大声喊叫使马受惊,那个牧羊人也不知道是否分辨出了我们的话,就这样鸡同鸭讲了半天,后来牧羊人忙着赶羊去了,他离开之后,我回头问身边的朋友,“牧羊人刚说了什么啊,你们那么欢快的对了半天话,”结果她一愣,“啊?难道你也没懂?我看你一直没怎么说话还以为你在认真听咧,我还想问问你他到底告没告诉我们马场在哪儿呢。”面面相觑了几秒之后,我们捂着肚子笑了半天,好可爱的牧羊人。

等我们回到蒙古包里的时候,饭已经做好了,那硕大的饭桌让我们目瞪口呆,清一色的荤菜更把我们雷了个外交里嫩,烤全羊,啤酒蒸羊,羊血,羊肠,羊汤,烤羊肉串,要再算上屁股下的羊毛垫子,我们可真算是把羊里里外外感受了个遍啊。在我们还在左手刀右手叉的和那整只端上的羊肉进行拉锯战的时候,左边篷子里传出了颇具蒙古特色的歌曲和马头琴声,我们放下碗筷快速的冲了过去,一桌男人们已经被大碗酒灌的开始激情澎湃的随着主人的调调唱起歌来了。晚饭过后,天已经全黑了,仅靠着月光和篝火照亮,在夜幕的笼罩之下,我看到了现在想起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的一幕——三个平时一本正经的大男人,居然借着酒劲围着篝火跳起舞来了,嘴里还都大声哼哼着听不出调子的歌,诡异的舞步配上诡异的曲子,三个人还真是诡异的协调着,只是笑瘫了我们这群看官,也可惜当时天色太黑没法拍下这难得的一幕了。第二天,我用这个调笑老爸,虽然脸上挂不住老爸还是嘴硬的反驳,你们怎么都不跳,多好的放松和发泄情绪的机会,我心里一扭,哈哈,是发泄了,可也太囧了。 当然,还有很多小插曲,就没法一一记录了,不过,可爱的草原,我还会再来的,因为我还没有骑到那飞奔的马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