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时代之娱乐鸡毛作文
四年级 记叙文 7127字 176人浏览 熊子强370

不说而已

被“替身问题”困扰的李连杰最近拉成龙做垫背:“我和成龙是好朋友,成龙也用替身。只是有些人愿意说出来,有些人不愿意说而已。”

*李连杰是说而已,成龙是不说而已,观众是说说而已。都不必当真。你问我爱慕有多久,我问你付出有多少,爱到尽头可是秋,秋落了冬会久?你待我真诚如知己,我为你痴心不已„„

不为所动

张艺谋首部武侠片《英雄》的前期拍摄已全部完成。一些发行商看过部分样片后希望拿到该片的国外发行权,美国一家发行商的单方叫价为2500万美元,已超过影片的全部投资,而张艺谋却不为所动。

*老谋子已然到了不怕得到更不怕失去的境界。这辈子注定要完整着心灵,留白给舆论,全把世界放一边,只带自己的过去。

不会再犯

香港演员翁虹最近说:“过去拍三级片,对我来说只是个‘小儿科’。张国荣、舒琪等很多演员都有过那样的经历,那只是从艺后的一个很普遍很简单的过程、经历。”翁虹现在接戏的条件是“本子、票子、班子三好,一个都不能少。”不过,她表示不会为了“三好”再去重复曾经的经历。

* 翁虹看重的是结果,忽略的是过程,因为这很普遍很简单。由此想到许多赌咒发誓却一犯再犯的负面明星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们等你,空让黄叶落了满地,你在岸上,脚印却在潮里。

不要客串

王刚离开央视《朋友》栏目已成定局。导演陈岚说:“„„以前王刚做主持人是客串,但是他的继任者必须是专职,必须把全身心的精力都投入到《朋友》中来。”

*王刚忙啊。忙出了个和珅专业户,忙出了个著名主持人,也忙出了疲惫和疾病,忙得老妈心疼,忙得“下岗”,忙得婚也离了„„你的名字在星河里漂着呢,观众想的时候,自会远远地去牵,近近地泊在耳畔;你的笑声在《东芝动物乐园》和《朋友》的花坛里开着呢,想的时候,你可以爬起床来去看„„

腿长至今没男友

李冰去年获世界小姐大赛第四名。这个攒了200多个娃娃、小时候一拍照就腿软的江西姑娘偏偏遇上了生猛的娱乐记者,一再“勾引”下,才勉强说了点感情问题:“是有人追,但真的没有男朋友,不信你问我们同事!”该记者最后的文章题目是《“亚洲美皇后”李冰:因为腿长 至今没有男朋友》。

*李冰缺绯闻,甚至没一个男友。不过,有这样的记者,快了。

孩子你喝没喝汤?

谢霆锋称自己是个很传统的人,就算女友穿条短裙,也会不喜欢。谢霆锋的母亲狄波拉对成名的儿子开心之余也感到心疼,经常问他精神好不好,有没有喝汤,“因为他的女朋友很忙嘛!”

*王菲有没有穿短裙?有没有给霆锋做汤喝?

不甘心做“花瓶”

周涛日前说离开《综艺大观》并不遗憾:“做综艺节目不容易显出主持人的文化底蕴,会留给观众‘花瓶’的印象。”

*是不是“花瓶”是别人的事,当不当“花瓶”是自己的事。周涛勇气可嘉,毕竟放弃的不是一个花瓶。

在寒风中等了1个半小时

一位不屑追星的记者最近在文章中说:“有人说,徐静蕾清淡如菊,芳雅似兰,还有人说她是绿茶,嗅之芳香扑鼻,入口清凉、回味长久„„这些个性使我们这些错过追星年龄的人或者不屑于追星的人,都会深深喜欢她。那天,在寒风中等了1个半小时后见到她,我在心里说:‘徐静蕾比我想像的还要美。’”

*首先,追星不是坏事;其次,真正的追星家首推这位老兄。精神病并不一定裸奔,道学家有时也轻狂。

夫妻好赚钱

陈凯歌终于未能免俗地开起了夫妻店,新片《和你在一起》起用了爱妻陈红出任女主角。某报称影视界夫妻店之风已存在多年,只不过近来愈刮愈甚而已,特“评选”出几大著名夫妻店:最有市场价值店——冯小刚、徐帆;最亲和力店——张国立、邓婕;最失败店——古榕、徐松子;最另类店——路学长、马晓晴;最会炒作店——邓建国、宋妍„„ *夫是妻的夫,妻是夫的妻,谁跟谁呀。比起社会上的“夫妻贪”、“家族贪”,“父子黑”、“一窝子黑”,这点儿“惟亲主义”算得了什么!

择偶好标准

刘德华:首先她一定要漂亮,如果不漂亮,别人会说,她不配和华仔在一起。不需要她很聪明,但要能关心我。甘心做我背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消失。另外除了孝顺、有爱心、善解人意外,还要能接受我的生活方式。

张信哲:我的女友首先必须要成熟,懂得自己照顾自己;必须是直率的女孩,因为我不懂得去猜测别人的心意;不可以太聪明,太聪明了会很麻烦。

周杰伦:我有过八次恋爱经历,因此写了不少好歌。我喜欢的女孩就是漂亮得让人面红、温柔得让人心疼、透明得让人感动、坏坏的让人疯狂的那种。

*被大明星择偶好痛苦耶!他们的“偶”基本上是这样一些人:上帝没出现时可以做万能的上帝,奴隶社会没瓦解时可以做优质奴隶。

误会好澄清

湖南经视施华耕介绍,所谓舒高“驾车撞人事件”的相关报道出来后,给舒高本人及台里造成了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后来经过一些“接触和调解”,现在“此事已经过去了”、“都是朋友嘛”,一些误会也得到了澄清。

*细菌生得快,死得快。误会有也好,无也好。两个字:误会;又两个字:澄清!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无非是人给人找病,钱给钱找辙。

谁人好掀潮

贺岁片《天下无双》主演梁朝伟、王菲等结伴出席该片在北京多家影院举办的首映式和观众见面会,掀起罕见的追星狂潮。以下是某报的“潮水”文字:“王菲率先进入采访室,湖蓝色围巾绕在颈上,轻柔地掬着专属她的一袭独特气韵;梁朝伟神色温和轻快,认真答问

的时候那双著名的电眼就定望着你,让人无端脸红耳热„„”

*追星好偶像,偶像好挣钱,有人好煽风点火掀狂潮。正所谓无源不成流,无风不起浪。臭虫爱咬,苍蝇好叮。

明星合谋涨价?

某报披露了部分明星的片酬后,一位北京的影视制作人则爆出新的猛料:“最近我听说这帮明星春节时除了拜年,也碰头开开会,约好新年把价位涨到什么程度。”

*涨吧,没人买账就不涨了;涨吧,有涨就有落,买方也不是吃素的。倘身价涨了,演技也跟着涨,同时令混水摸鱼者吃不饱,倒也不失为一种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手段。

滨崎步香港捣乱?

滨崎步日前着鲜红色和服,口角涂“血”,有如日本吸血妖姬一样畅游香港弥敦道,引得大批传媒及fans 贴身追踪,所到之处交通大混乱!

*能傲然于公共场合捣乱且全身而退者,惟明星耳。

《流星花园》是猛兽?

《流星花园》制作人柴智屏女士近日说:“为什么偶像剧都讲爱情呢?我想,年轻人在这个阶段除了爱情,还能干吗?我们可以从爱情中教育他们对社会、家庭、朋友应该有的态度。”不过,看了该剧的一些学生却只把它当作消遣,看过就算。他们说,《流星花园》并不像大人想像的那么吃香,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我们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看来,即使经常上网看年轻人想法的柴女士也并未真的看懂年轻人,更何况那些动不动就筑“坝”驱“兽”的家长和教育家。

肉埋在饭里

腾格尔经纪人盛育彬称,天堂文化公司本月将以腾格尔的名义状告全国10多家侵权企业,索赔额高达500多万。经过数月的搜集,他们已统计出侵犯腾格尔肖像、名誉、音乐权的企业数百家。盛育彬表示:“之所以要打这种费力、持久的官司,实在是因为侵权行为性质恶劣,让腾格尔在无形中名誉受损。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腾格尔开了好几家大公司,家产上亿呢。”

*末一句才是关键。应该是我碗里的“肉”,凭什么埋在你的饭里!欺负人还当人是傻子,难怪腾格尔愤怒。

匪兵甲与笼养鸟

《托儿》火了,陈佩斯给自己打三百分:“我一共演过三部话剧。1974年《万水千山》,我演匪兵;然后是1976年的《于无声处》;第三个就是《托儿》。”陈佩斯认为当前话剧的病根儿是“没有真正走向市场机制,有的演员还是在国家笼里养着的鸟,他没有在野外自下而上的能力,就像是濒临灭绝的动物一样。他们不是从观众的角度去拍戏。”

*光说时世造英雄,还不完全。反过来,“造”时世的才能是英雄。比起“笼养鸟”,“匪兵甲”肯定算英雄,因为他自下而上、适应性强。

脱有多种方式

由于莫文蔚在唱片封面上裸背出击,在演唱会上穿得极少地与男舞蹈演员大跳热舞,又亲吻任贤齐,双脚紧夹刘德华腰间„„很多人把她列入“不要脸”女星行列,莫文蔚最近首次为自己辨白:“其实我不是一个刻意去暴露的艺人。我觉得一切只要简单跟自然,就是最

好。”

*脱,也有多种方式,刻意脱,无意脱,含蓄脱,被迫脱,惯性脱„„莫文蔚只说自己没有刻意脱。老实!

台规,汝能持否?

《综艺大观》主持人曹颖应该是接戏最频、“兼职”最多的央视主持人了。不过,曹颖表示:“如果真能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我愿意遵守台规,推掉所有片约。”

*央视这块牌子太重了,多少人为它魂牵梦绕,多少人为之竞折腰;央视这块牌子有时也轻,因为不少人弃它而去,如今混得也不错。

学会感激

赵薇最近在庆祝自己生日时表示:“经常有人在我的名字前加上‘幸运’这个词,可我也是在坎坷中一路走来的。我没有什么抱怨的,以前我得到了许多没怎么想就得到的东西,现在我学会了‘感激’,所有的事都处于一种平衡状态了。”

*被捧被追被骂被封杀被树为反面典型被重新炒热,26岁的赵薇不期然有了“62岁”的经历和数不清的财富,是该学会感激了。

第二志愿

时下炙手可热的明星们假如不做现在的本行会选择什么工作呢?张曼玉想做发型师或者化妆师;刘德华说除了演戏和唱歌外,兴趣和专长就是帮人理发了;张卫健喜欢广告设计;罗大佑肯定做医生;吴镇宇很想当个消防员„„

*明星们这些平凡的志愿会不会给那些第八志愿还是当市长的普通人以启示呢?

疯话?假话?

香港过气富商罗兆辉最近为其在某周刊大曝自己及多位上流社会富豪与娱乐圈女星进行金钱性交易而向所有受牵连的人道歉。

*被有利害关系的人指认的疯话未必就假,刻意说假话则肯定没疯。罗兆辉的揭秘是“精神混乱”后的疯话,那他的道歉呢,会是“神志清醒”吐真言吗?“上流人”做出不“上流”之举,着实令小老百姓齿冷!

抱熊入睡

外表刚强的功夫小生赵文卓每天睡觉前必定穿着泰迪熊的睡衣、搂着两只心爱的泰迪熊入睡。赵文卓还替它们订做了一套父子装。

*有此雅好的男星肯定没那么多绯闻,但愿。

找周润发

前不久,某家大型企业的免费电话在一天之内连续接到了同一男子打来的61次电话,该名男子每次开口皆称“我找周润发”。

*姜昆的相声倘因此而流行,倒也是种讽刺;无聊者倘学会了“搭车”骚扰,倒也是一种警告。

关于流星

电视剧《流星花园》停播,最近成为屡见于各种媒体的热门话题。

*逆反性是青少年的心理特征,对传统文化的某些方面由逆反而颠覆也是其特点。但

这就像孩子在大人身上撒娇、踢打、抹鼻涕,哄哄就好,打骂只会令其走上歧路。

古怪禁忌

不少港台明星在生活中都有各种各样的古怪禁忌,张学友演唱前要烧香;郑秀文不敢坐空凳,怕别人的病传给自己;陈宝莲每次乘飞机前都要查看黄历是否“宜远行”;吕良伟请人吃饭后当晚绝不打赌„„

*想起相声《买佛龛》中那句“亵渎神灵”的包袱:就这么个玩意儿,八毛!星们的禁忌值多少钱?

误闯男厕

网上有篇主持人李霞的访问,标题是“李霞曾经误闯男厕所”,文章直到结尾才交代这一神来之笔,原来是李霞有一次为换服装错把男厕当成了女厕。

*不知李霞看后作何感想?说不定哪一天,又出来个“某某曾经误闯女厕所”的访问。

拒谈尴尬

在某画廊开幕式上,众记者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问赵薇“教科书”的事,问以前只是“一美工”的冯小刚对于美术创作的感受,问窦唯对于王菲近况有什么样的态度„„ *尴尬人偏遇尴尬事,尴尬者拒谈尴尬,制造尴尬的人也尴尬,惟一不尴尬的是画廊。

越描越黑

近日,两位女主持人“辟谣”说,并未请人代笔,确是自己在写书。

*好光彩耶!最近写书了吗?听着像骂人。

天王卖布

面对“接班”天王们日甚一日的冲击,似乎早该退休的老天王刘德华最近表示,自己虽然有些过时了,但还是有自己的存在价值。他表示要“老”有所为,不必刻意让贤。 *嘿,吆喝着卖!去五毛,让五毛,你给多少钱„„

大哥哲学

香港老牌打星洪金宝评价师弟成龙说:“他永远是我小弟,名气比我大也很自然呀!有状元徒弟就没有状元师傅,我曾经跟成龙说,一个人爬到某个地位是不容易的,不管怎样都得努力。”另据报道:成龙成功进军好莱坞,近日却不讲情面,大炒与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卢惠光及段伟伦的鱿鱼。

*此大哥“教训”小弟,彼大哥“开除”小弟,大哥就是大哥,一朝为大哥终生为大哥。此即论资排辈的妙处:人人争做大哥,小的永远倒霉——爬吧;年轻媳妇熬成婆——熬吧。

三句半:

笑“熬”射雕前车鉴,“重拍”再起攻坚战,陆毅周迅饰宝黛?——极难! 春节晚会几十年,星星造了一大摊,老脸“卫冕”怒新人——添乱!

晓庆官司忒频繁,不为名来就为钱,告完丈夫告“经济”——入监!

古仔香江动粗拳,张迈机场吐“炸弹”,胡兵赖帐一百万——宠惯!

天后王菲表真言,歌迷全是陌生人,偶像榜样非我愿——岂敢!

赵薇周迅章子怡,“英雄”“天使”“女杀手”,同门帅男眼睛谗——想“变”!

哈日哈韩为哪般,名导名演好风范,生龙活虎嫁日韩——抢滩?示贱?

此“泻”非彼“谢”

福建东南台《娱乐乐翻天》节目的赞助商是一种名叫“泻停封”的产品,注意:只是和谢霆锋同音而已,是否同义,不得而知。笔者突发奇想,旱冰鞋不如起名“溜得滑”(刘德华);某种食品可叫“骨局鸡”(古巨基);灯泡更名“照威”(赵薇);手工元宵唤做“捏圆”(聂远);痒痒挠宜称“痒抑”(杨溢);某包子注册为“包贱丰”(保剑锋)„„某君谓我:如此商标,如此娱闻,都该“泻停封”! 化妆箱

一部儿童剧在某少年活动中心开发布会,有位女演员一直和助理、化妆箱待在角落里。小观众索要签名时绕着她走,可能是害怕桌子上那个古董似的箱子。记者们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把化妆箱放在面前,是要化妆吗?孤独的化妆箱、四处观望的助理、正襟危坐的女演员,成了那天热闹的会场上一道特殊的“风景”。

故事

刘青云似乎烟瘾很大,发布会一结束,就满处找制片人要烟„„刘青云样子憨,说话也憨,他说内地的记者一多,他就不自在,因为国语讲不好,怕人笑话。同来的老牌港星可以很随便地拍一位素不相识的记者的肩膀,以示亲热,他却始终腼腆。抽了我的烟,刘青云有些放松,问北京为什么没有下雪?他老婆(郭蔼明)很喜欢雪。我告诉他内地有很多他的影迷尤其是女孩子,他说可能是因为他长得黑,“她们可怜我,我好感激。如果会唱歌,一定献歌给她们。”刘青云说香港的歌迷比影迷多,所以天王们又唱又演。“演员是演人物的故事,自己可以没故事;歌手是演自己的故事,台下更有好多故事。你说,观众更喜欢哪一种故事?”

迟到

为自己的戏做宣传,是演员很乐意尽的义务。因此,播出或放映前的发布会,演员一般不会迟到。如果来迟了,不是路上耽搁,就肯定出于故意。故意又分两种,其一是耍大牌,其二是要躲避什么。我见过徐静蕾迟到,那次恰有香港著名男星与会。迟到的徐静蕾避开了入场时的尴尬,后来又躲在电视台的一间办公室吃汉堡,害得忙活完港星的记者楼上楼下四处找她„„而一见那双还“嚼”着汉堡的清纯的大眼睛,记者们多半儿会觉出自己的不是。《我这一辈子》开发布会,刘孜也迟到了,好在张国立从头说到尾,连主持人都“晾”了,早来也是坐着。

两只钩子

特怕同时采访一部剧中的两位年轻女演员,其中一个肯定被围得水泄不通,表情一定是慵懒的;另一个肯定要大讲段子,车轱辘话来回说——“停机那天,本来下雨,我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天突然晴了!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与停机正好是一天!雨天、生日、停机,巧不巧?我想这一定预示着什么!对了,差点忘了,那天还有彩虹!雨天、生日、彩虹、停机,这难道是巧合吗„„”女演员的眼睛好像两只钩子,使劲钩你,令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明星身边的人

还没出校门就大红大紫的赵薇和章子怡都是带着自己的亲人打拼天下。赵薇有嫂子经纪人陈蓉,对外老成稳重,对内(赵薇)无微不至。章子怡有哥哥经纪人章子男,初时稚

嫩,曾向南方某报记者曝料说香港“某大哥”靠制造与小妹绯闻而挽救自己惨败的票房„„好在此事之后,章子男变得异常成熟。

*由经纪人打理一切的明星越来越多,倘经纪人不是亲信、血缘关系,就算明星的父母想见儿女恐怕也要预约的。俗话说,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被经纪人或老成持重或心直口快得五内俱焚的记者们,特希望明星管好自己身边的人。

不多说“国语”

据香港媒体报道,周星驰最近接拍耗资八千万的新一辑生力啤广告,并在片中情“挑”6英尺高江苏名模蒋怡!据内地媒体报道,两位喜剧明星冯小刚、周星驰将首度合作,而合作作品竟是一部广告。

*最近,周星星的广告太多了,幸好他不多说“国语”,尴尬少了几分。只做动作的小丑,远比“说话不腰疼”的皇阿玛们可爱。自然,拍广告比拍电影划算得多。

都该喝点红酒

某媒体说,赵薇最近马不停蹄,大陆、香港两边飞,忙着宣传《天下无双》,上周又到欧洲拍化妆品广告,之后并未立刻返回内地,而是取道香港小休及购物,晚上更与两名亲友到跑马地品尝红酒,为繁忙工作减压。

*赵薇“出事”后,媒体和赵薇一直没闲着,现在终于乌云散尽、正果修成,都该喝点红酒减减压了。不过,“跑马地”之类今后可以不报。

晚会不是万金油

晚会大行其道之时也恰恰开始走向衰微,其实任何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盛极而衰的过程。晚会自有它的位置,这个位置是否恰当决定了它的前途和寿命。一个晚会火爆,一批明星成长,但这表面的繁荣并不能掩盖它的颓势,并不能挽救它在观众中日渐降低的声誉,因为,观众精神和文化需求的多样化、成熟化,使得晚会已不再是最佳的兴奋点和关注点。因此,央视的各种大奖赛或其他大型活动还需不需要借晚会或类似晚会的形式来刻意包装,或者说,各种大赛、活动能不能更纯粹一些,脱去晚会的外衣,变得更有个性和特色,确实值得有关人士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