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花开
初二 记叙文 2116字 336人浏览 王1339724806

等待花开

提交者: 胡玉娥 (提交时间: 2012-4-9 17:10:10)

“你他妈的为什么没收人家的书,快给我„„”,随着一声大吼,正在放学向外走的全体同学都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我实在不相信这是一个学生在向我骂着大吼,我真想一拳头打到这个小个子的脸上,从教了二十多年,我还从未骂过学生,更不要说打学生了,但现在竞有学生骂老师,而且没有多大的理由,但不知是气愤过度还是怎么的,我的手一直没举起来,只是愤怒地注视着这个学生——无语。

这事还得从2008年5月中旬的一个上午说起,这是第四节我的生物课刚下课时发生的一幕,上课中间有个女生(坐在小个子同桌)看起了课外书,我用眼睛提醒了她多次,她也没有收起来,然后我就给拿走了,当时那个小子——丁凡(为了方便就给他起个化名)就喊着要,我没理他,下课后他又追着我要,我说这事和你无关,让看书的同学来要,再后来就发生了上面的事。本来我还以为这书是丁凡的,后来了解不是他的,也就是说这事从头就和他没关系。 提起这个学生,很多带过他课的老师都很头痛,刚初一的时侯表现还算可以,到了初二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节生物课都要花一些时间在他身上,为他没少惹气,上课不带课本,看课外书、突然大喊接话,做无关课堂的小制作、使劲嚼泡泡糖,甚至发出“吱吱”的响声。课堂上他和你顶着牛是寸步不让。 每一次因为林林总总的问题课后找这个男生的时候,他总是态度诚恳,承认错误并承诺会改正, 课堂上完全是判若两人。每每火急火燎地找他却看到他的胆怯的眼神时,心中竟都有不忍。为此也找过他的班主任,班主任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效果还是不明显。

可是不出两天,准又得找他。譬如因为上课嚼泡泡糖、上课睡觉、和别人说话打架等,我感觉我的耐性几乎被他磨光了,我非常气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答应过我很多,但几乎不兑现。我常常怀疑他当着我的面认错时的那种状态是否是真实的,不然怎么会一边许诺一边犯错。

我干的这些事有意义吗?对他松手不管其实很容易,每班 有60多双眼睛,我没有能力让每双眼睛都写满微笑。突然之间,失望从心底浮起。我可以拿什么感动你,我的学生?内心里,觉得自己好累好累。这些孩子,只听得表扬赞美,完全见不得容不下一点惩戒。发展到现在竞然公开骂你。对于这件事我既没找班

主任也没有找家长,因为当时那么多学生在那儿看着他,我看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脸面,我一句话也没说,有的同学直接对他说:快给老师道歉,此时我看他从没有过的不知所措和顺从,急急地说:“老师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不知重复了几遍,我站起身无声地走了,而他紧紧跟在我的身后一直重复着刚才的话,我转过身伤心地对着他大声喊道:“从此后我不是你的老师,你也不是我的学生,请你离开我”。然后我就回家了

伤心、委屈、无奈、等待„„一天、两天过去了,我在办公室仍然没看到这个小丁凡的身影,难道他完全忘记了这事,到了下一节的生物课,我还没走到他班的门口,就看到他站在门口,看到我他扶着墙向我走了几步就站住了,然后低低地说:“老师我错了,你能原谅吗?今后我一定好好表现”。对于他的话,我已听不进去了,心想我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个班的学生,然后没好气地说:“我不听你的话,你去你们班说给你们同学听吧”。也奇怪,往日进到他们班好长时间也安静不下来,今天出奇地安静,只见丁凡从书包里拿出了两张纸自动走向讲台开始读起检讨书来,检讨书中措词很诚恳,态度很认真,说实话他尽管这样我心里也不舒服,但他毕竟是孩子,还能怎样呢?曾听过一场报告听过那样一句记忆犹新的话:学校是学生犯错的地方。

说来也挺奇怪,后来的生物课上丁凡很少再犯以前的错误,有时偶而犯点小错误只要你用眼睛提醒他,他马上做好。

一转眼他们都上初三了,初三没有了生物课,所以很少遇见他们,一次,他们在操场上体育课,我正好路过,只听很多同学喊“生物老师好”,我抬头一看,正是丁凡他们班,而这时我又看到有几个好事者,边喊老师好,边拉着丁凡,而此时的丁凡正不好意思一个劲地向大个子同学的身后躲,还听初三的老师讲丁凡在课堂上表现比以前好多了,我想丁凡长大了。

我想,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都不可能会一蹴而就,都是不断犯错不断改正的过程 。每每在学生工作上遭遇教育困境的时候,我常常告诉自己要学会等待,用等待花开的耐心去等待那些孩子长大,用爱子之心去对待他们等待他们。

这个男生,今后,他也必然会犯错,必然会反弹,但他总会成长。 有时候我们简直没有办法使一个人学得更多、学得更好,也没有办法让他迅速形成所谓“良好的”习惯,我们也经常无法对自己的教育行为作出恰当的判断,

也无法洞悉一个成长中的儿童少年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我们怎样才能恰到好处地保护和帮助他。教育其实就是一种互相寻找、发现,彼此增进理解的过程。经常,我们要等待一个儿童的成长:他智慧的觉醒,力量的增强,某种人生信念与价值的确定;他需要你对他这个具体的人而给予的帮助,即温情的理解,真挚的同情,诚意的鼓励,恰当的提醒。也许教师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耐心、敏感、克制、清醒的边界意识,同时要有乐观的态度,积极恰当的行动能力(一种临场智慧)。教育是慢的艺术。——张文质。让我们用张文质的这段话共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