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经济”者
初二 其它 518字 128人浏览 织田旷

城市里打拼的日子不好过,有这么一个人,我们姑且称为甲先生,他在社会的波流中被打磨成一块‘鹅卵石’。习惯了逆来顺受,人前人后一张脸,更能见缝插针的占些小便宜,总之普通至极的路人角色非他莫属。

处于n环开外的房子,足矣令甲先生近几十年顶着‘房奴’的头衔。在大量生活开销和工资‘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双重重压下,甲先生选择了将自己的屋子租,做到所谓的‘钱生钱’计划。小广告是发不得的,城管如今的‘高配置’不是自己的‘象腿’能挑战的。登报太费钱。

只好用人际网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冲了一大壶昨夜的热水,小小的镊子反复的从塑料袋中夹出两三片蜷在一起的茶叶——甲先生从饭店里拿来的茶叶,至今他还没有忘记服务员那‘了然’的神色。今天他邀请的是一些同事,希望能够得到‘惊喜’。经过一夜‘洽谈’,甲先生得到了自己的回报,同事也一齐露出了他曾经看见的神色——又是那’了然‘的神色。

三天后,一个拎着公文包的中年人来到甲先生的家中,商定了入住日期和房租。

离开家的最后,甲先生带走了床,桌椅,就连墙上灰蒙蒙的镜子都被打包带走,他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而高兴,同时也为单位分配的床铺而沾沾自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当甲先生在到期收回房子的时候……房屋四面透风——玻璃窗被带走了,还有……那可怜的防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