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过年时
六年级 记叙文 622字 250人浏览 感觉有点嘿

又到过年时

“低等,高等,过了明儿起五更”。儿时,即将过年的前几天,总是每天和小伙伴唱着儿歌,蹦蹦跳跳的在大街上疯玩:蹁碗,推圈,打跷儿,扳面包,藏藏猫„在那既无电视更无网络的年月,我们常常要玩到昏天黑地,小巷里常飘荡着父母吆喝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还有祭祀的香火味,浓浓的肉饺子的香味,交织在一起,深深烙在了记忆里。

一进腊月,我每天临睡前,总是缠着娘的胳膊,“娘,还有几天过年啊?”娘总是笑着摸着我的头:“快了,快了”。然后笑着进入甜甜的梦乡。

腊月初八,一大早起来要喝腊八粥,往枣树上抹腊八粥,祭灶,吃芝麻糖,蒸年糕,贴对联„年的气氛像酿酒一般,越来越浓,越来越酽。

终于到了除夕之夜,啪啪的爆竹声此起彼伏,空气中迷漫着浓浓的好闻的火药味。娘包了好多好多的肉馅饺子,在除夕夜终于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了!直到吃的再也不能再吃,还看着锅里的饺子眼馋。天黑透了,噼噼啪啪的爆竹声渐次响起,院子里照的通明,正面的案几上布满香烛祭祀品,门圪旯供上了祖宗,大门口贴了门神,各路神仙各各归位,安享人间香火。

大人们偎着火谈笑着,小孩们兴奋的抚摸着簇新的粗布衣服,数着口袋里粒粒可数的糖果,格格的打闹着玩笑着,没有春晚,没有短

信,只有祥和,只有温馨!

又到过年时,家里的年货不用专门打了,孩子们平日里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真不知道长大后的他们对年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反正现在的女儿和儿子每天慵懒着:“过年好无聊啊!”我无语了,他们何尝能理解我骨子里深深的年的情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