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
初一 记叙文 2507字 81人浏览 linylanshan

夕阳似搅浑了的蛋浆,涂抹在夏日的黛山上,一方晴空打开了烟云的缺口,猛地在天边砸出一方湖泊来,眼皮底下那年久失修的安居房倔强地竖在地上,像是几经蜕皮的的活物,与不远处的几幢别墅争抢着夏日的风情。附近的菜市场永远是沸腾的,乞讨者用脚肢书写的沉痛史从菜市场的东门直绵延到道路的西口,我们完全可以相信,这些文字可以绵延到他的故里。

一声叫喊过后,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便在那条叫长兴路的街上狂奔,两片盾牌支起了他的身体,瘦小黝黑的手在空中纵横摇摆,他的鞋不再受脚的指使,像受惊的鸟飞向空中,啪地落在商业棚上,四围的人被惊得散开来,五个肉案上的屠手在后穷追不舍,空气中顿时充满了猪肉的油味,东边躲在角落里的人伸长脖子在高声呐喊,贼,贼,堵啊!堵啊!弗要让伊逃脱!西边商用棚里的,抓住伊!抓住伊!抓伊,偷车贼,人潮顿时随着那个瘦黑的男子在长兴路上涌动,空气中的旋涡把所有的活物都卷到了一起,连带许多的灰尘。跑在最后的是一个八九岁光景的孩子,那双让脚指都颠狂地露在外面的破鞋明显让孩子拉不起速度来,他拖着两条长长的鼻涕在人流的尾巴上,在落日的余晖里,这样的风景只有在漫画里才见得到。

路口发廊无精打采的门里闯出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他飞跨上阿米尼鲁莽地冲到马路中央,偷车者不幸撞到了他的车轮上,一下子就匍匐在了地上,那油头粉面者敏捷地从地上爬起,便迅捷揪住那个鲁莽的小偷,责骂其瞎了眼,走路眼珠子藏到了裤裆里了。他们还来不及吵起来,人流便涌了上来,五个屠户拨开人群,拔步上前,一个捉住其前襟,一个摁住其脊背,一个揪住其头发,两个各执一臂,那瘦黑的男人像一头山羊只异样地叫喊着,人群中有人冲上去,扇了他两个耳光,有人遁后用尖角皮鞋猛踢他的屁股,有人当胸给了他沉闷的一拳,那个先前躲在角落里高声呐喊的走上前来在他脸上喷了一脸的唾沫。五个屠户都是丢过车的,他们扬言这回是要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放在肉案上剁了他。那个遛狗的女人,从新村里出来,涂的粉像立邦涂料,还是掩盖不住满脸的疲倦,分明是下午觉不足,牵着一条杂种狗拔步上前连抽了两个耳光,尔后无事般离开人群,人群里顿时飞出一片笑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笑声里夹杂着长鸣的警笛声,警察便呼啸而来,下来的两个警察照样用尖角皮鞋朝那偷车的屁股上踢,几声呦喝,人流便随着小偷流向新村的传达室门口。

小偷被绑着了,耷拉着脑袋,眼里满是黄昏时的阴云。他被逮住了,他无话可说,他载倒了,载倒在满是人的长兴路上,他自认为理所当然该低着头,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可以打他骂他。他们长兴路上的人也因此而充实了起来,如此长兴路上的店铺也终于有个共同的话题。

新村传达室门口已是拥满了人,长兴路上的人还在蜂拥而至,像是从某个地下通道里面流出来的一般。昏黄的太阳把白天推到了山的边缘,地底下的热气在拼命往上冒,所有人的额头上,脖颈里,胸前,每一个毛孔里都在冒着热气,传达室那台破吊扇在众人头顶咯吱咯吱叫着。小偷跪在地上,他的手已被反剪着,绑了上粗粗的麻绳。有人说,哪,这样看来,伊是逃弗脱哉。小偷像浸泡在腊月的冰水里,浑身打着颤,牙齿咯咯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人群里有人在叫,嗯,这世道,他妈的,没有王法了,他已经换了第五辆车哉,都是阿米尼。有人说,你都是在皮市街买的吧。你瞎三话四,都是在专卖店卖的,皮市街的车我从不买的。贼车,我能买吗,我是守法公民。

啥人在昏说乱话,都静一点,没看到我们在了解情况吗?

你,哪里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海安的。

啥名字。

金富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是第几次了?

就这一次。

就这一次。你以为我们会信吗?你眼珠子睁大一点,看着我说话,看着我说话,看着我,会不会!叫你看着我,你没听见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个耳光,清脆而响亮。小偷把埋在裤裆里的头抬起来,头发蓬松,脸色由白而发了紫,脖子里那粗而暴凸的动脉急促地跳动着。周围十分静,静的几乎听得见地下热气滋滋冒出的声音,这一巴掌像是打在了所有人的脸上,蜂拥的人群变得规矩起来,警察像是在杀了鸡给那些活蹦乱跳的猴看。可猴们一个个把脖子伸得更长了,他们全然不顾太阳沉了下去,再不回去,保鲜袋里的熟食都要馊了,遭老婆骂了。几家店铺的老板站在马路中央,两只眼珠子把不得一分为二,一只看好店铺,一只关注热闹。

人群里,那个拖着长长的鼻涕的孩子钻进了传达室,光着瘦黑的脚,眼睛大且亮,与整张脸极不谐调,他终于奋力挤到前面,用胳膊把鼻涕擦了再擦,可一擦还是一抹,一抹还得再擦,他终于张开了嘴巴,跪在了地上。

“阿大,饶了我阿大。”他把腿挪到了警察面前。满脸的泪水来不及蒸发已把衣服沾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偷的头突然倔强地抬了起来,但满眼充溢着愤怒。孩子跪在他跟前,泪如雨下,父亲也泪如雨下。

生活对于这样一对父子就这样的失败,他们好像天生要偷别人的东西,天生要别离自己的家园,天生的不觉悟,天生就是要被别人抓住一般,总之像这样邋遢的生命,在南方的城市的围观者眼里一切都是天生的。

警察并没有因此而手软,这样的场面他们也许见得太多了,他们的职业早就让血液凝固起来。他们还是狠狠地揪着父亲的头发,父亲的脸因此而涨得通红,他当着孩子的面像狮子一样怒吼着,面对警察,面对所有的围观者,面对他自己的儿子。这时他再也不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警察还是狠狠地抽父亲的嘴巴,孩子还是跪在边上。

警察还是狠狠地抽父亲的嘴巴,孩子还是跪在边上。

警察狠狠地踢父亲的屁股,孩子死命抱住警察的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警察的腿被孩子抱住了,警察还是狠狠抽父亲的嘴巴。

就这样摁下葫芦起了瓢,摁下瓢起了葫芦。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亲朝墙那边猛冲,撞得脑袋立马耷拉了下去。

孩子拼命用瘦黑的拳头打警察。警察这下终于停了手。

父亲的生命力无比倔强,他立马就醒了过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个老太终于上前了,他对警察说,弟弟哪,这样下去是要出人命的,把他们放了去吧,看人家也可怜哪,出门在外的,家里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活着不容易啊。

父子俩在新村的传达室里面就抱作一团,警察终于也无从下手了,作为一个傍观者,我看到的只是父子俩满面的泪水和着汗液,我还看到了他们遥远的老人守望在村口,等他们背着沉重的行囊归家的倔强的身影。

我想假如真有上帝,那么就给一切人都赐福,无论是何种身份都一样的赐福,就像阳光洒在你我每一个人的身上一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