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去的日历
六年级 记叙文 969字 296人浏览 mubbox195

撕去的日历

“外婆,外婆,你看这日历,怎么不对呀?”我站在日历边,故作奇怪的大声问道,嘴角有掩饰不住的笑意。紧接着,便听到外婆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外婆朝日历看了一眼,马上明白了,伸出手来,轻轻捏捏我的脸,说:“你这个小东西,又偷偷撕日历啦!”我的笑再也忍不住,偷偷捂着嘴逃走。

记忆回到快乐的小时候,我总是天真的每天都偷偷撕掉一页日历,然后快乐地期待外婆发现时略微生气假装责怪我的样子。那时候,日历轻轻被撕开的声音如同夏日的冰激凌一样美妙。

而现在,这快乐似乎好久都没有过了。学业像是一条深邃的马里亚纳海沟,横在我与外婆之间,总之已经好久没见过那木质的方桌,雕花的梳妆台和青色的蚊帐。 伴随着汽车的轰鸣声,车停在了外婆家门口。还没走下车,就看见外婆急急忙忙从里屋赶出来,双手不住地再围裙上来回搓

去烧菜时的污渍,亲昵地捏捏我的脸“小东西,回来啦!”她大声地叫我,脸上溢满了幸福与满足。

我拿起几袋水果下了车,外婆一下子接了过去,一袋不留,也一点看不出她手中袋子的沉重,嘴里直说:“乖乖,快坐下里面有水喝。肚子饿不饿啊,饭马上好了”说着就把水果放到桌子上,要去给我弄吃的。

也许是太久没回过外婆家了,我竟有些拘束,不知要说点什么,就站在屋子里,漫无目的地到处看。方桌还是那方桌,梳妆台还是那梳妆台,蚊帐还是那蚊帐。

忽然我的目光落到了日历上,咦,怎么回事,日历上还是前天的日子。“外婆,你看这日历,怎么不对呀?”还是这句话,但此时,我是真的感到很奇怪。

踢踏踢踏„„踢踏踢踏 外婆的脚步显得十分缓慢,好不容易来到日历前,她看了半天,忽然一抬头,“嗨,看我这记性,这几天,都忘了撕了。”

我呆在原地,心猛地一沉,似乎忽然被人抽去了什么,痛一阵一阵地涌来。我从未

如此真切感受过外婆的衰老,时光的无情,当年那个手脚灵便记性好的外婆哪儿去了?如今物还是那些物,人已非那个人了。 “来,乖囡,菜好咯!”外婆端着一盆盆的菜从厨房走出来,呵,就在我愣住那会,她已经将菜准备好了呀,一缕缕香味直窜而来,油光发亮的菜们躺在干净的盘子里向我招手。

看着外婆用围裙擦着额角的汗水,我不禁驳回了之前的结论:人还是那个人,外婆依然是那个深深爱着我的外婆啊。

时间可以改变人的身体,人的记忆,而改变不了人世间最真挚的感情——爱。

我一下子握住了外婆的手,紧紧的,望着日历,感慨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