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三部曲
初一 散文 3050字 1274人浏览 杨淇显

夏日三部曲

作者:玉龙山人

夏日酷暑

春天的温柔,终究抵挡不住夏天的热烈;鲜艳的花朵,最终诱惑不了绿色的树叶。当鸟儿飞剑一般飞过原野,当天空脱去所有云裳,当瓦蓝瓦蓝的天穹屋顶似地罩在我们头上,我们发现,春天真的远去,夏天悄悄来临。

仅仅过了十天半月,初夏的善良、烂熳与美丽,就被一阵阵热风无情地驱散。走在高原炙热阳光下的人们,竟不知不觉间感到身上有些潮湿。于是,大街上,小巷里,身着夏装甚至赤身露体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而需要潮湿的广袤大地,此刻却在阳光的暴晒下变得日渐干裂。

火辣辣的高原烈日,不但灼伤了人们的眼睛和皮肤,也灼伤了生长在土地上的庄稼、果蔬和花草树木。田野里,一个手持烟斗、头戴斗笠的农民,看着刚刚栽下的秧苗,遥望一丝不挂的蓝色天空,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哎,又是一个干旱年!”

一个酷热难当的午后,我坐在庭院前喝茶乘凉,看到早上还美丽地开放在院子里的颜色各异的月季花,此时却在阳光的炙烤下显得萎靡不振、垂头丧气。正在我万分痛惜之际,一只懵懵懂懂的小鸟“噗”地飞进院子里,又“噗”地飞走了。面对眼前的情景,我的脑海里竟突然冒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著名唐诗来。我奇怪,在我热得跟大地一样发烫的头脑中,怎么会生发不出“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的闲情逸致和美好感觉来呢?

在随后缓慢流逝的日渐滚烫的日子里,任凭蛙叫鸟鸣,任凭花草低头,任凭大地痛苦地呻吟,天空依然像一块巨大生硬的蓝色铁片,丝毫不为大地及大地上的万物所动。它甚至把自己身上可以化作雨水的美丽云裳,毫不吝啬地丢给风儿带走;它残酷无情地用那片硕大无比的蓝铁和一个血色恐怖的太阳,宣誓着它的独裁、强悍和暴力。

没有了云和雨,风成了天地间惟一的联络员。孤独而温柔的风,带着丝丝凉意,穿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它一面吹拂着正在受苦受难的大地,一面轻声地安慰着大地上的万物:别急,别急,我会劝说上苍,让它给你们带来雨水,让它还给你们一个清凉的世界。 夏日喜雨

盼望着,盼望着,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在夏日的黄昏中突然降落在了焦渴似火的大地上。 下雨之前,我正站在一个清爽凉快、游人如织的水库边,跟几个晚饭后出来游完泳刚刚上岸穿衣的熟人聊天。

突然,几道闪电划过天空,头上响起阵阵雷声。我们循着雷声朝西南方向望去,只见朦胧而庞大的雨雾,像一堵顶天立地的墙,遮断了远处高高的山峰,以排山倒海之势往东、往北袭来。

“快走快走,要下雨了。”说着,笑着,道别着,人们纷纷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水库大堤,顿时陷入一片宁静之中。离开水库,我没有马上回家,而是随着温柔的海风,听着清脆的鸟叫声蛙鸣声,慢慢朝旁边的公园里走去。

公园里还有许多人,他们似乎和我一样,好像丝毫也不在乎这场即将到来的夏日喜雨。虽然远处电闪雷鸣、雷声隆隆,但他们依然快乐地行走在公园里,充分享受着夏日傍晚的清凉与

自由。

“滴答滴答———”

没走多远,雨便落了下来,一点一滴,轻轻地飘洒在我身上,似小时候母亲抚摸我的手。

那吹面不寒、温柔凉爽的风雨,让我感觉全身上下一片舒服,心里也顿时装满了说不出的喜悦、高兴和激动。“真是久旱逢甘霖啊!”我这样感叹着,不知不觉放慢了脚步。 “噼啪噼啪———”

雨渐渐大了起来,雨点不停地打落在我身上,渐渐地淋湿了我的头发和衣服,但丝毫也不影响我“雨中散步”的美好心情。“爽啊,真是爽!”我边用手抹着脸上的雨水,边走在雨雾弥漫

的小道上,心里充满了说不出

的快感和悦愉。远处的水库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蛙叫声,真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哗啦哗啦———”

雨下得更大了。此时,被雨水彻底淋透了的我,已经走出郊外的原野,行走在了华灯初上、人声噪杂、雨雾笼罩的城市大街上。我的前头,是模糊的路灯;我的脚下,是流淌的雨水;我的耳边,是车声人声狗叫声„„仿佛在突然间,整个城市都沐浴在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夏日喜雨里,显得那么滋润、那么温柔、那么神清气爽。

夏日风景

一个夏日的上午,我踏着青石板铺成的台阶,沿着弯弯的山道向上爬去。林中的小鸟在不停地欢唱,树丛间不时有可爱的小松鼠在快乐地舞蹈。爬过那段由近百级台阶组成的陡峭笔直的山路后,我喘着气来到了“呼呼亭”。亭子里坐满了登山休息的人,我只好坚持着继续往上爬。

快要爬行到半山腰那个无名门廊下时,我远远看见一个父亲用手指着门廊上一行很小的印刷体字问儿子:“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儿子凑上前去,一字一顿地念道:“每个人是—道风。”父亲听后,“哈哈”大笑起来。儿子奇怪,再看再念:“每个人都是一道风景。”父亲点点头,微笑着重复道:“对,每个人都是一道风景。”说完,拉着儿子的手继续朝山顶走去。

我气喘吁吁地走到门廊下,边休息边盯着门廊上的那排字看。原来,经过常年的风吹日晒,那行字里的“都”字和“景”字已经模糊不清,需仔细看方能读出全句。当然,面对这句曾经耳熟能详、意味无穷的从一道高考作文题演变而来的草根名言,我相信很多大人看一眼就能读出。只是如今,这句话似乎正在被我们淡忘„„边这样想着,我边在心里暗暗给这个可以俯瞰全城、眺望远山近水的无名门廊信手拈来地起了一个名字:风景门。

就在我站在风景门下休息发呆眺望的瞬间,几个小女孩像鸟儿一样叽叽喳喳地吵闹着,喊着“加油”“坚持”的声音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好奇地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调转目光朝山下看去,只见他们的父母,正艰难而顽强地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上气不接下气地远远跟在后面,像一匹匹负重爬坡的老马,低着头有气无力地叫道:“慢一点,等等我们。”一阵山风吹过,他们的声音被无情地截留在了山

腰上。

不一会儿,一群青年男女有说有笑地从山下走来。他们以极快的速度超过那些在山腰上扭动着的肥胖身躯,风一样穿过我把守的风景门,转眼间消失在了弯弯曲曲的山道上。 眺望山下的龙潭,我发现龙潭边有一样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白光轻轻地挪动。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新娘拖着一件洁白庞大的巨型扫帚似的婚纱在龙潭边缓慢行走。

下山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树林中传来“啊呀咿呀咿,啊呀咿呀咿„„. ”的歌声,原来是两个年轻的民歌手在山边练习歌唱。他们天籁般的声音,伴着我一路下山,让我感到无比轻松愉快。

龙潭边人来人往,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去前年,不知什么缘故,龙潭里那些曾经四季甘冽不断、日益泉水叮咚的龙洞,突然间全部停止出水。这不仅给龙潭造成了严重伤害,也给乡人们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有乡人每天都在那里祈祷、烧香,但那些龙洞至今没

有出水。现在龙潭里满潭的黄水,据说是从很远的地方引来的。走在龙潭边,我在心里问道:我们还能喝到纯净清凉的龙洞甘泉吗?我们还能看到清澈如玉、沁人心脾的潭水吗?

龙潭的东面,有一个古老陈旧的古戏台。戏台前面的广场上,有一群身着纳西服装的中老年人在跳著名的舞蹈———勒巴舞。只见男人们左手挥舞着牦牛尾巴做的掸子,右手拿着有石头似的东西在敲打的“咚咚”作响的小鼓;女人们左手高高举鼓,右手拿木棒随着音乐节奏不停地敲打着鼓面。他们边敲边打、边跳边唱,引得乡人和游客纷纷驻足观看、拍照留影。

古戏台的背后,有一个四面环水的著名古楼。在古楼下,我看见一个孤独的白族老人正拉着二胡唱起《天仙配》,潭面上顿时回荡起老人略带沙哑的声音和二胡特有的哀怨声,听起来令人感到有些落寞、有些惆怅。在离老人不远的地方,一对年轻的父母正带着他们的孩子在玩水;水边的石阶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外国人,他们面对着龙潭和远处的雪山,静静地听老人弹唱。

我轻轻地走过去,看到一串花朵,在他们身后悄然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