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父亲
五年级 其它 1838字 393人浏览 过儿过儿88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午后,一个人躺在房间里休息,尽管空调已经开到了最低,仍然是闷热难耐。烈日无情的炙烤着大地,辗转反侧让人难以入睡。楼房后面一处工地上的机器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声音已经如此沙哑,可是仍拼了命的呼喊着。内心有些烦躁的我站起身,走出房间,准备到后面的工地看一看。

工地上尘土飞扬,轰鸣的搅拌机声,杂乱无章的钢材声碰撞到一起,十分刺耳。汗水开始噼噼啪啪的流个不停,手里的纸巾擦个不停,可是仍然没有用,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太阳出来!

突然,一个身影从我身边飘过,看着我,傻傻的朝着我笑,我吓得一个哆嗦,朝后自然的退了一步。仔细打量一下,一个跟我年纪似乎很相仿的年轻人,可是却又不怎么像。因为他的头发就像打得不可开交的两国士兵一样,东倒西歪着扭缠在一起,只要风儿轻轻一吹,全都会被吹倒。脸上黝黑的皮肤全是水泥灰,眉毛上被石灰染得炫白,已经分不清迷离着的双眼;上身穿着又破又旧的军绿色迷彩服,上衣靠胸口的地方扣子并没有扣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发红的胸口还有那黝黑的皮肤;裤子好像十分的不合身,大大咧咧的,似乎可以塞的下一个婴儿;脚上穿的是一双破旧的军用胶鞋,上面已经被凝固的水泥啶得满满的。他向我微笑着,十分好奇地看着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吓着你吧?”突然又有一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自然地回头看了看,两个人看起来差不多,只是后面这一个脸上多了几道皱纹,写满了更多的是饱经风霜的脸孔,和白的似雪的头发。

“哦,没事,没事。”我赶紧回答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这是我儿子。”这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朝我笑了一下,径直走过去,拉着那个年轻人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儿子?”我有点惊讶的问道。

“是的,我的小儿子,跟我一起在这个工地上干活。”有一阵风吹来,似乎有一丝丝那么的凉意。

简单的聊了一些后,才知道这位老人姓李,在皖西北的一个偏僻农村,家里还有两个儿子,老伴在前两年去世后,就带着小儿子来到这座城市打工,艰难的维持着生活,还要照顾这个儿子。刚来这个工地有两个月了,每个月的工资不是太高,大概两千上下。我仔细打量了还在一旁只会傻笑的老李的儿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指着问道:“他是不是这里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是的,是个傻子,小时候患的。”李老汉看了看儿子说。

我顺势从兜里掏出一盒烟递了过去,李老汉赶紧用手往身上擦了擦接住说道:“谢谢,谢谢。”我又掏出一支准备递给李老汉的儿子,只见他往后退了一步,脑袋摇个不停,手一下子收了回去,脸上还是保持着那种微笑。

“他不会吸,谢谢。”李老汉看了一眼连忙对我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小时候得的,怎么得的?”我还是好奇的忍不住问了问。

“唉,小的时候,那不是‘计划生育’查的严嘛,刚有他的时候正好村长带着镇里的人来查,那时候穷,本来就没钱,他们就硬要牵走我们家的那头母猪,老伴当时一急,丢下儿子就去追。结果,唉,出去了一会,就一会的功夫,还没有一支烟的时间长,我从地里干活回来就要看见他在地上哇哇的哭个不停。”李老汉猛地深抽一口烟,顿了顿接着说。

“等到老伴回来时,喂他吃的也不吃,就是一直哭个不停,当时我跟老伴啥也不懂,慌了神,就带到村里的一个医生家里去看,看了半天也没有查出个究竟,那个医生就开了几包药,让拿回去吃。没想到,当天夜里就不哭了,我们就以为他没事了,后来慢慢的就觉着孩子不对,可是那时候没钱,也没有办法去好一点医院检查,直到五六岁的时候才发现,孩子有问题,学校不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李老汉的烟渐渐熄灭,可是仍不舍得丢,还在继续抽。我看了一下,从兜里再次掏出一支出来递了过去,李老汉看了看,有点不好意思的拒绝着笑了笑说:“算了,算了,不吸了。”

“没事,没事。”我还是递了过去,李老汉接过去,从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盒火柴,轻轻一划的点着,接着吸。

“现在也可以去治一下,国家不有新型农村医疗合作吗?去看病是可以免费的!”我起身伸了一下已经蹲了很久的有点麻木的双腿说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呵呵。”李老汉微微笑了一下,脸上漏出一丝的无奈。

“那个,没有用,医院那么大,我一个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人,进去了连厕所都找不到,别说那个什么挂号了!再说了,那些什么专家还要预约、排队,我一不认识人,二没钱的,就是排上一年也见不了专家一面的。都这么多年了,治不治的都无所谓了!”

“你儿子呢,你不是有两个儿子吗?怎么不让他们带你去?”我有点疑惑的看着李老汉问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唉,别提那两个畜生!自从结了婚,分了家什么都不问了!指望不上了!”李老汉叹了一口气,猛地吸了一口烟,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