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柳树的秋谣
初二 记叙文 891字 64人浏览 立德立功立言00

在我家门口,有一排丫枝叠落的朴柳。每当夜晚来临,树下便投出一片梦幻般的星影。而又影影相织、叠叠相缀,连成一片星海。而我,总爱躺在那柔软的海上;闭上双眼,放松触感,用心去品析这天地间的静谧与巧然。

偶尔有风游过,便会听见那风佛柳叶时不断做揖的响声,似是那杯中咖啡被水冲开时和着的簌簌般的声音。不过再细而言说,前者不仅仅宏阔了后者那低沉的旋律,又对它所曼妙出的音色更微妙化了些,使之听来更加细腻,更加润泽。

当然,就此可言这决不仅是那风的本领,也不单是那古朴柳树们的本事——只因它们相叹相歌,才完成这伟大的杰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诚然,这“风花柳月曲”是不常得的,不过庆幸的是,总会见到那排忠情于音乐的杨柳在与他者演凑着,忘情演凑着——或是与雨相泣,或是与雪载歌,或是与光相伴,或是与暗同鸣。但无论怎样,在每一个令人期盼的秋之月夜,我总是甘之如饴般听着、想着。听着古朴而悠扬的旋律,总使我幻想那辽远而深沉的大地。不时,发现全身早被这悠妙所麻痹,以于久而久之,竞以为自己与它们之间已是相濡以沫了。

当然,逢人游经此处,仰而望之,必着实看出些奇特来:只见那张开巨大弧度的两根主杆上,竞全被些青藓所粉饰过;即是在那曲折嶙峋的枝干中央,也不期全是那夏日里也难得一见的红花。

对于那些红花,我从未见过,自然是叫不上它的全名。但我始终记得那一番熠熠生辉得生命颜色,那一抹火红的生命赤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实说,我已记不起它们的形状,只记得是嫣红一片点缀在青藓的下面。再想想看,便晓得那花的个数是无法枚举的,而又不紊的结在同一根枝上。远而望之,似是一簇红豆娘。再说那串花的枝条,也可谓之多样。莫说是数清,即是信手一杆穷根溯源,恐怕也很难找到它的根滕。

记得起初,我还以为那花、那藓、那藤也是与柳树一起的合唱者。之后做足了它们多年的听众,才晓得过来那是它们时髦乐队中树树必有的潮服。

唉!这便是我的笑话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岂知红花伴青藓,青藓探幽滕——原是为了装点——恰似一水芙蓉、一抹红吻在青色的荷塘相恋。

如今,寒来暑往、物换星移,又是一个秋天。此刻,天穹暗影,星冥斑驳,又觉得那份巧然。听,那辽远的歌声,为何是如此的熟悉?——原是那风花柳月重现,激浊愁断肠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