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风波
初二 日记 4221字 448人浏览 李二猪

姐姐从2年级起就开始坚持天天写日记了,我则是老师让写的时候写,老师不规定了也就不写了。人家都说写日记是写作文的基础,有了日记就不怕写的作文空洞无意义了。我天天有那么多的事发生,怎么会有空洞的无意义的话题呢。

我上3年级的时候,老虎上2年级,也开始写日记了。他的日记怎么也写不好,是流水账似的。“早上起床刷牙,洗脸吃完饭上学。中午回家吃饭上学。下午放学,吃饭洗脸睡觉。”每次听到他妈妈训他,念他的日记时我哈哈大笑。

老虎的父母决定要我家姐妹教老虎写日记。但是选哪一个呢?老虎的妈妈是老师,由她来选。我和姐姐的日记给她看。我们班是规定写周记的,她看来我的周记说我写的不错就是骂人话太多了,小孩子要讲礼貌不可以骂人的;还是姐姐的好,语句通顺,文字优美,每篇都有健康的思想,让人积极向上,绝对是日记里的典范。老虎的爸爸也来看我的日记,他是边看边笑,说我写的是事实,写得好;而姐姐的都是大道理假的厉害。两人意见不统一,吵了起来。只好让老虎自己选。老虎当然是选我喽!我开始教老虎写日记了。

当天下午,我做完功课,就去老虎家教他写日记。先问他今天班里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不上来,就是上课下课呗。什么呀!我告诉他我们班发生的事。结果他像听故事一样,听的起劲,不停的问,我就不停的说,两个小时候下来,我把当天发生的所有小事都讲了,可是老虎的日记却是一个字也没写。没办法。我就教他先来个百变开头。“瓦蓝瓦蓝的天空,飘着一丝云彩,我走在上学的路上,小鸟在唱歌,微风轻轻吹佛,今天的天气真好呀!”再随便写些学校发生的事,然后结尾就行了。我让老虎明天起一定要注意班级里发生的事,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老虎又是什么也不知道。然后我又开始讲学校的事,今天班里发生的事太多了。我讲呀讲呀。又是好几个小时过去,老虎还是一字未写。算了今天太晚了,还是随便写写吧。写好百变开头,把我们班的事挑一个短的写上去。

第三天,今天我们班要写周记。我把作业本带到老虎家,让老虎好好看我咋写的吧。我刷刷刷的写起来,内容是今天班里打架的事,遇见人物动作的描写,记不太清楚了,我就放下笔,重复当时的情景做一做。老虎可起劲了,冒充我班的同学,配合我表演。写完后,我给老虎看,他是满嘴的佩服,然后拿着就抄起来。

“爱,我可没教你抄呀!”我急了,日记哪里是能抄的呢?每个人遇见的事都不一样呀! “平平姐写的都是我想写的。我天天和你在一起,发生的事也一样呀。再说我还给你做动作了呢。”老虎到时理由充足。

我一想也对,“你就抄吧。以后我天天写日记,你把名字改成你们班的就行了,要是在连队发生的事连改都不要改了。”

以后从此,我就不教老虎写日记了,他只要到我家把我的日记拿出来抄前一天的就行了。我又有时间玩了。

刚开始老虎的进步飞快。他们班的老师经常表扬他,见到他妈妈就夸老虎日记写的好。这全是我教的好呀!我也跟着受表扬。好不得意呀!

有一天,我还在外面玩,被姐姐急冲冲地叫回家。我又犯事了吗?最近好像没啥大事呀!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我到了老虎家里爸爸、妈妈、姐姐,老虎的爸爸妈妈、哥哥都在。“三堂会审”是老虎出了事吗?

老虎妈妈看见我来了就叫老虎念昨天写的日记。姐姐和李勇在偷偷的笑,我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帮老虎说话“这是真的事,那天我也在。是老虎 来帮我的。”

“是真的,我们也没说是假的。” 老虎妈妈说。“这是老虎的日记,和你写的蛮像呀!” “这当然,老虎是我教的呀!”我得意的说。

“这时候老虎来了...... ”老虎念到这里念不下去了,我隐约发现事情的不对。 “老虎在日记写自己是老虎。”李勇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抢过日记一看,老虎这个笨蛋,居然把我的日记一字不漏都抄了下来。“你都不知道改一改吗?”

“我觉得平平姐把我写的那么好,一高兴就......" 老虎喃喃地解释道,我赶紧打断他的讲话。

这个小 傻瓜,笨蛋!哪能这么轻易的就松口呢?

我还准备狡辩“有时候用第三人称写,也可以,这是我和老虎的创新,新式写法。” 李勇和妈妈都说我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就连爸爸和老虎爸爸都笑着说看我今天怎么逃脱。姐姐和老虎妈妈一点也不急说,既然日记本在我手上,就由我来继续念吧。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风格。我拿着日记本,边念边改。本子在我手里,你们听到的还不是我念出来的,只要把老虎改成我,把我改成萍萍姐不就行了吗?我越想越得意,想抓住我们的把柄,没门!

我把日记念完,得意洋洋的看着大家。老虎悄悄地站到我的身后,拉扯的我的衣服”平平姐,我都招了。“这个没出息的家伙。

我白了他一眼:”你们人多势众,逼老虎屈打成招。他说的不算数。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我解释。“

爸爸们都哈哈大笑,说我还很有义气的,不愧是当姐姐的呀!我听到有人表扬更加的得意洋洋了。昂着头,扭着脖子蔑视众人的脸。不对!姐姐和李勇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妈妈们的脸都是板着的。若是妈妈一个人板脸也就算了,可是老虎妈妈的脸板着可就不对了,她可是最喜欢我的呀!现在摆出一副老师的面孔,危险,绝对的危险!也不知道老虎说了些什么? 老虎妈妈板着脸让我再读老虎今天写的日记。不要慌,大不了我来个现场发挥,人家曹植能七步成诗,我现编也可以混过去。

我拿定主意,翻到老虎新写的日记”今天天气晴朗,蓝蓝的天空,飘着白白的云朵......" 百变开头,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今天特别的高兴,早上妈妈给平平姐扎了漂亮的南瓜辫,穿着平平姐最喜欢的的白色有一条小黄鱼的裙子,这条裙子....... ”老虎怎么连这也抄,我越往后念,越来不及改。 “老虎关心我..... 。”我停止念日记,给大家解释起来,想把话题扯远点。

“别打岔,继续念。”大家异口同声地说,看样子他们已经成立了“统一战线”呀!我硬着头皮往下编。

这篇日记是讲我穿着漂亮的裙子,有风吹过,裙摆飘动,然后我转圈,跳跃.. 又去摘花.. 的事。这种事是小姑娘最喜欢做的,可是硬要套在男孩子身上就不对了。我想就是著名作家也编不出男孩子做这样的事吧?没办法,只好坦白从宽了。我和老虎都挨了顿骂。尤其是我,简直可以抵上文革时期的批斗了。

我发誓再不给老虎抄日记了。

我打算不给老虎抄日记了,可是老虎却缠着我,要参考我的日记,没办法那就只参考参考不准抄。

没多久,乔梁找我,问我为什么说他不好,讨厌他。没搞错吧,乔梁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一定是有人在挑拨离间。

接着文文也来问我;然后是海海,建国.... 直到有一天我发火了“你们居然怀疑我?那么我们绝交。”

“你自己说过的话赖不掉。”

“我啥时候说的?”

“老虎说的,你在日记里写着呢!”

“我没写,不信你看日记。我一直说你好的。”我委屈极了,掏出日记本让他们看。 乔梁看了日记就发火了,“还赖,白纸黑字,明明写着最讨厌我。”

我抢过日记本仔细一看,“咦,我啥时候写的?不对呀?”我又忘后看了几页。傻眼了,还有文文是个大傻瓜之类的话。“不是我写的,我发誓真的,我没写过。”

乔梁生气极了“没想到你两面三刀,你假惺惺的。绝交。”

海海,建国... 都说要绝交。现在说什么也完了,我冤枉呀!我委屈的哭了起来。 还是文文心细他把日记本拿去仔细的看着“我不信平平是那种人。看!说我们坏话的句子都是被涂过的,这不是平平的笔迹。”文文这么一说。我们仔细的研究起日记本,果然是被人改过了。有些事都改成了我和李峻做的,好话都说的是李峻。我一下子明白了,肯定是老虎改的,他怕我发现骂他居然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名,太可恶了!

误会解除了,可是乔梁还怪我,“人家改了日记你都不知道吗?”

“我每次都写新的,谁去看前面的呀!”

“那还不如不写呢?只会被人利用。”

我找老虎算账,老虎一点也不承认,妈妈还说我对老虎态度不好。气死我了,“好,以后不许看我的日记。”我气冲冲的跑了。

我越想越气一肚子的火,就在日记本上写着“王八蛋改我的日记。”

第二天,我的日记本上有人回了句“他们活该,就是讨厌。”

岂有此理,我也不写日记了变成了写骂人话“谁偷看我的日记谁是小狗。”你来我往,每天都有回话。

我把日记本藏起来,留个信息让他去找。妈妈会乘我出去玩的时候,叫老虎来偷我的日记,妈妈还帮他放风。

我俩就像特务传递信息一样,天天在日记本上吵来吵去的,乐不疲此。姐姐说这样不好,会出事的,我不信,会出什么事?

乔梁知道了这事,就说一定要现场抓住老虎,好好收拾他才行。说干就干。

我在日记本上写“如果不是老虎在偷看,那么会是猫吗?如果是猫的话,怎么没有猫脚印呢?”

乔梁,文文和我轮流偷偷地盯着我家的后门。这几句话写下来没多久,就看见老虎去我家,又急匆匆地出来,又抱着猫去我家了。

我们抓到老虎时,老虎正在拿猫在我的日记本上印猫脚印。

“抓住了!”我哈哈大笑。本来没打算把老虎咋样的,只是让他承认是他改的日记就好了。 老虎一看见我们吓一跳,他把猫咪一下子摔到我的身上,猫咪把我的手给抓了一下。我气坏了要乔梁好好收拾老虎,文文拦着乔梁,说大家好好说话。我在气头上,就把文文推到床上了。乔梁和老虎打了起来。我一看乔梁打的太狠,老虎有些招架不住,就去拉乔梁不让他打了乔梁气的打我。文文来拉架,老虎乘机厉害起来,我又去拉老虎,结果我们四个变成了混战。

大哥和谦哥哥来了,制止住我们的打架。谦哥哥把乔梁赶走了。我把打架的原因告诉了哥哥。他俩要看我的日记。我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就给他们看了。结果里面有一篇是写两个哥哥的,写了他们各自的优点和缺点,还写了我的烦恼,最后写的是要是有一个炉子把两个哥哥合起来成一个哥哥,那多好呀!

他俩刚开始看的时候还哈哈大笑,说写的对方就是这样的。可是看到最后一段都生气了。互相埋怨说对方对我太宠了,把我惯坏了。然后决定这次一定要惩罚我。

罪名是伙同外人打自己的弟弟。我伸出两只手让他们各打一只。开始时还不怕,哥哥是不会真打的,一点也不疼,我还笑嘻嘻的。两人看我不怕,不觉的同时用上了力,一阵哔哔

啪啪过后,我的手肿的像发酵的面团。我的手残废了,我伤心地大哭了起来。

我的手好几天都是肿的,啥都干不成。在学校作业叫乔梁和文文做,回家是爸爸做。后来肿退下去了变成黑黑的乌青。手指头是能动了,但我还是不想做作业,一看到手就哭。爸爸被我哭的烦透了,就叫来了大哥和谦哥哥,把他们俩好好的批评了一顿。直到他们向我道歉。我才不闹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写日记了。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会被人家看到,更改,秘密还是藏在心里的好。